烧饼里的爱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7-04 09:30:46 | 评论:0 | 点击:0
  

  徐光惠

  不知从啥时候起,巷口多了一个烧饼摊。除了恶劣天气,烧饼摊几乎天天都在。

  摊主是一对年近不惑的夫妻,男人面容和善。女人坐在一旁,目光呆滞,咬着手指傻笑,口水不时从嘴角流出来,颈部有一道难看的疤痕。男人一边烙饼,一边看看女人,眼神温柔。女人虽傻,穿着却干净整齐,头发一丝不乱挽在脑后,还别着一只漂亮的发卡。忙碌的间隙,男人会和女人说话,帮她擦去口水。他像是在照顾不谙世事的孩子,没半点儿不耐烦。

  男人对顾客很客气,总笑着说:“谢谢!请慢走。”烧饼两元钱一个,酥脆可口。附近的老人、小孩都爱吃,我也成了烧饼摊的常客。久而久之便和他熟识了,知道了他们不同寻常的经历。

  他和她是同一个村的,两人相恋结婚后来到广州打工,住在阴暗潮湿的出租屋里。他心怀歉疚:“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苦了。”她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苦我都愿意。”

  三年后,他们有了可爱的儿子,他去学了厨师,夫妻俩回到家乡小城,将孩子送到老家,盘下一家小餐馆,他掌勺她打杂。刚开始生意很清淡,除了房租费所剩无几。后来,餐馆附近搬来一所大学,热闹了许多,他们餐馆干净卫生,收费合理,生意一天天好起来。

  夫妻俩起早贪黑经营小店,生意越做越红火。几年后,他们终于有了存款,在城里买了房,还扩大店面进行了装修,准备把孩子接到城里上学,日子总算苦尽甘来,幸福美满。她依偎在他怀里:“这辈子遇到你,我真幸福,你是最棒的。”“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我们一辈子不分开,好吗?”他深情地吻着她,眼里湿湿的。他知道,她也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就在两人准备大干一番事业的时候,灾难从天而降。那天晚上,他们忙完店里的事正要回家,隔壁民房突然起火,火光熊熊浓烟滚滚。有人喊:“屋里还有个老人,快救人!”

  她想都没想埋头冲向屋里,当她搀扶着年迈的老人正要跨出房门时,一根木头倒下来,她一把推开老人,而她被木头砸晕在地。火势蔓延到餐馆,装修一新的餐馆被大火付之一炬。

  她在医院昏迷了五天五夜,他守在床前一遍遍呼喊她的名字。第六天,她终于醒了,颈部留下了一道烧伤的疤痕,她两眼无神四处张望,傻傻地笑。医生说:“她的大脑严重损伤,智力相当于几岁的孩子,生活将无法自理。”他抱着她喃喃自语:“谢谢老天,你还活着,活着就好。”

  一夜之间,她变得半痴不傻,辛苦经营起来的餐馆没了,几年的努力化为乌有。想到父母孩子,想到她为了救人不顾自己的安危,他决定担起这个家,一辈子照顾她。

  他一贫如洗,没有做生意的本钱,她又离不开人,他便摆了这个烧饼摊,这样能赚些钱还可以照看她。这些年,他带着她摆摊儿卖烧饼,从没落下她。亲戚朋友都劝他:“孩子,你还年轻,不能一辈子守着个傻子,重新找一个吧。”他摇头:“我不能丢下她。”“要是真放不下她,你可以找个人一起照顾她。”“能这样陪着她,我就知足了。”

  我走到他的烧饼摊前说:“给我来两个吧。”他点点头,帮她捋捋头发,脸上泛起淡淡的爱意,她却傻笑着。他对她的爱如此细腻无声,她无疑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可她却浑然不知。我鼻子一酸,泪眼蒙眬。

  他洗净手开始烙饼,油锅里“吱吱”直响。片刻功夫,香喷喷的烧饼就出锅了,冒着热气。“噢、噢……”看着他手里的烧饼,她突然手舞足蹈。

  “她说啥?”我很好奇。“她说好香,好甜。”他笑着望向她。

  霎时,一股暖意自心间弥漫。我想,无需任何语言,他们早已活在彼此的世界里,默默相守不可分离。这份爱不因时光流逝而改变,苦中带甜,平淡却恒久。(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烧饼

上一篇:五朵云的泪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