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疼娘 也一丈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5-16 09:14:00 | 评论:0 | 点击:0

  

  王静

  世人有句话:“娘疼儿,疼一丈;儿疼娘,疼一尺。”想起我心爱的儿子,我觉得儿疼娘也有一丈。从儿子几岁起,他对我的爱就像细流一样给我温暖与力量。

  儿子才三四岁的时候,我就感觉他是那么疼我。他总是默默地陪着我,或者笑着来讨好我,让我感觉他很开心,他知道我喜欢看他开心。那时候看到我扫地,他就知道去拿毛巾来擦桌子……

  儿子五岁那年,我带他去他姑妈家玩。姑妈家住厦门,有点远。回来的途中,他一把拖过我手中大大的行李袋,说他来拿。儿子练跆拳道,力气算大的,但提着依然吃力,于是他就把袋子放在地上拖着走。我说我拿,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我长大了,妈妈,我拿。看着他的模样,机场里好多人都笑了,我也笑。

  有一天,儿子和我出去玩,我穿高跟鞋,走路实在走累了,儿子说,妈妈,我们坐三轮车吧,比坐出租车节约两块钱,存起我以后读书。

  儿子从小不乱用钱,买东西都会先问价格。如果贵了他坚决不要。要是我坚持想给他买点什么,他就说,我们去书店看书吧,妈妈。在书店看一会,他会拉我走,跟我说书太贵了,不买,想看的时候再来看。所以,我深知我的儿子不是想坐三轮车,但他既怕我累,又想为我节约两块钱。

  儿子十岁那年,有一次我不舒服,在沙发上躺着。儿子走过来小声地问:妈妈,你不舒服吗?我起身喝水,他急忙过来扶住我的手,还忙着给我把拖鞋放到我更容易穿的地方。

  出门上班,他叮嘱我:“妈妈,你要像教我的一样,不要太累了,身体第一,工作第二。我是身体第一,学习第二。”

  回家的时候,儿子先冲进屋,把拖鞋给我提出来让我换上,然后把我换下的鞋放进它该去的地方。他照顾我,甚至比我照顾他还周到。吃饭的时候,我吃得要完了,儿子问:妈妈,还吃吗?有时他会问我脚还疼不。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所以他经常关注我的脚。

  儿子现在十六岁了,他进入青春期,有时候我们会有一些思想上的不一致。当观念不一样的时候,儿子都忍着不和我吵。我们只吵过一次架,为他洗头不吹干头发就去睡。这样几次了,我终于忍不住说话有点像在责怪他了。他说我让你,就没下句了。

  这些年,儿子琐碎而深沉的爱陪伴着我,让我感觉我依靠着儿子,儿子依靠着我。我的心变得越来越厚实。

  我坚信,我心爱的儿子必定会成长为山一样的男子汉!

  母亲节至,我只想说,作为人世间的一位母亲,我感觉无比幸福。儿子是上天对我的赐予。(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儿疼娘 也一丈

上一篇: 致我最糟糕的日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