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最糟糕的日子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5-16 09:13:21 | 评论:0 | 点击:0

 

  夏梦洁

  托着返程交通拥堵的借口,我向明明事情堆积如山的自己骗来一个夜晚,藏着极大私心,留着陪小六妹,她在睡,我在看。然而,今夜她未有好梦,小家伙惊醒大哭,我抱着她满屋子晃荡,唱儿歌、讲故事、糖衣炮弹也毫无成效。现在,她睡下了,我醒了。认真地讲,这一年最真实的感受是——最糟糕的日子,没有之一。

  产假休完,小六妹106天,我回到86.4公里以外的另一座小城上班,也就意味着离开了嗷嗷待哺的孩子,每周末见两天。我坚信母乳是孩子自己带来的礼物,所以我做了自以为是“万全”的准备。

  说“万全”,的确是自我标榜了,只是买了一台冰柜放置在我已然拥挤的职工宿舍,再购置了一个伪装成公文袋的保温包二十四小时随时带着,谁曾想到“公文包”塞满了电动吸奶器、手动吸奶器、冻成冰块的蓝冰、奶瓶还有储奶袋和记号笔。最糟糕涨奶的痛苦,每位妈妈都经历过,夜里还好,只要调上三次闹钟,眯瞪着眼,便能备上小家伙半天口粮。到了白日,你就会看见贼眉鼠眼的我,趁着不忙的空隙,每过两三个小时就从办公室溜走,回办公室后再给错过的电话一一说对不起。遇到下乡可就没那么顺遂,记得那次是去看石漠化治理情况,沿着山路到了一个点,他们在会面了解情况,我躲去了厕所;他们去实地查看,我借了农户的茅房;他们中午工作餐,我向老板要了间暗阁;晚上的工作餐,我向服务员借了冰柜一角冻奶。最糟糕同行的都是男同志,我需要落落大方地撒谎掩饰我每一次行踪不明,比如我去洗手、我肚子不舒服、我有个电话这里信号不好等等,每次都是红着脸的仓促。每到周五,我便兴高采烈地背着一袋冰,冲向客运汽车站,毕竟关乎着小六的生计,我甚是谨慎,腊月寒冬也怀抱着那袋全是标记生产日期的冻奶直到回归家里冷藏室。

  如果说,运奶是我“职场妈妈”生涯的第一道应用题,那么最糟糕的论述题来了,而且出题者是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从亲妈开始说,她会说孩子为啥不能吃盐、为啥不能吃自制果汁、为啥只有四瓣牙齿也需要牙刷……这时候我需要告诉她:宝贝吃盐会损伤肾脏只能一岁后适量添加,果汁过甜会导致厌奶对以后饮食习惯也不好,奶瓶中往往放的是含糖量大的液体,发酵的碳水化合物存留在口腔中,加上细菌的作用会发生龋齿。浩妈妈会说为啥别人家的孩子妈妈奶水油、别人家的孩子小小的就吃饭、别人家的孩子没吃奶也长得好,这时候我需要告诉她:在一岁之前奶是主食,其余是辅食,如果本末倒置不但让婴儿饮食比例失调,营养不良抵抗力差的后果。周末带小六出行,遇到的过来人都会戏谑“现在小年轻真是轻松,生了孩子又不用带哦,好玩呢。”同龄的全职妈妈也会说“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呢,你那个工作到底挣了几个钱呢?”还有带孩子的朋友特别鬼祟地问我“好吧,不带孩子。”简而言之,我时常收到花式的评判指责,把孩子交给别人照顾,自己去上班,又暗示我不像全职妈妈一样爱孩子。最开始我会解释,后来索性一笑了之得过且过了。

  在我最糟糕的日子里,绝对不缺乏我亲爱的丈夫给我最糟糕的选择题,例如这样:“浩哥,你好久没牵我了。”一脸嫌弃说:“你是不是蠢,不是你抱孩子就是我抱,是你有三只手还是我有?”比如,“浩哥,这个假期你没和我怎么玩。”一脸愤怒说“你好好回想一下,我邀请你几次,你都陪六妹不陪我。”比如“浩哥,我们晚上出去玩?”一脸坚定说“好,但是不带六妹。”又比如,刚刚,看我在哄小六睡觉,急匆匆跑过来,倚着卧室门框,一脸委屈说“你确定她睡这儿,那我就睡沙发。”

  当然,还有脑筋急转弯,每天都有最糟糕的附加题。开会的时候一条微信:为啥小六妹今天拉的粑粑色泽不纯正?天知道,昨天她吃了啥。办公室电话和手机同时响起:两个月前疫苗本在哪儿?天知道,我从未参与过她工作日的接种。上一个打电话说“请您周五下班前把年末结余资金明细按项目填写,发到我内网邮箱,并打印纸质件领导签字加盖公章。”下个电话就要说“请您带上八袋大号尿不湿,其中两袋是中号没用完需要调换,剩下六袋买五送一做活动吧,钱直接微信给您,送到老地方。”天知道,我思维怎样跳跃还得保持精打细算的缜密。

  但最难解的题是牵念。记得那时小六四个月,第一次离开她七天才回家,她很安静,一直不看我的眼睛,只有当我观察别处时,她才小心翼翼地盯着我看。等到喂奶时,任由我搂她入怀,她侧着小脸吮吸,小手紧紧抓住我的食指,眼眶渐地红润了,眼泪就那么从眼角沿着耳廓静静淌着。后来,小六长大了些,也更机警。现在,小家伙十个月,等我周末回家,便时时刻刻黏上了,小手伸着、身子用力前倾,抓住我的领口不放。到了晚上睡觉,就嘟着小嘴,“妈妈,妈妈”反复喊着,但凡有丝毫回应,她的小手就从睡袋里挣脱,扯开婴儿床上的蚊帐,踢开被子,再扭捏着小屁股滚上一圈直到滚到大床上、靠我的身边,瞬间就安睡。所以,在类似的夜色里,反复糟糕的情绪,眼眶渐地红润了,眼泪就那么从眼角沿着耳廓静静淌着。

  后来,我都要早起一个小时,为了能锻炼一下身体或得到一些安静的时间。我知道周末傍晚到家时,我的两份轮值工作便开始了,我悄悄地享受着,陶醉在小六每次急吼吼地扑向我的怀抱,至少证明我还做得不错。后来,我不再去辩解和争吵,无法选择亲力亲为,那就选择相信妈妈们有她们历久弥新的喂养教育,小六在八个月就会喊妈妈,十个月就会竖着拇指说自己是乖娃娃,真的很了不起不是吗?再后来,我每周会留出独立的时间,扔下小六,央着浩哥陪我去逛街看电影,这个在工作中斗智斗勇独当一面的大男人,不也是个可爱的孩子么。再后来,我一遍遍告诉自己,也特别郑重其事地告诉小六:妈妈热爱自己的事业,用着微不足道的努力做着细枝末节的贡献,但不会打折对你的爱,我的女儿,你也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带着你的力量,奉献,坚韧,并且带着全然的欢乐和爱去做事。

  糟糕的日子,曾带给我满脸愁容和雀斑、满身疲惫和倦怠,带给我无谓的争吵、莫名其妙的坏情绪,我却像一名不服输战士,在旷日持久的战役里,学会和自己和解,学会向糟糕握手言和,学会在工作和生活里全情投入。

  其实想想,并不糟糕,不是吗?

相关热词搜索:日子

上一篇:龙岩秘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