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5-09 08:49:16 | 评论:0 | 点击:0

  

  杜春成

  “我的儿子在外地。”水口山的万老汉说。万老汉今年八十岁了,说起他的儿子来,他一脸的自豪。

  水口山的人知道,万老汉有个儿子,多年前参军去了,立了功,还评上了战斗英雄。万老汉把奖状装在一个玻璃匾里,现在还在堂屋的墙上挂着。

  五年前,万婆婆病重期间,嘴里不停地喊着儿子的名字。人们说,那是万婆婆想见儿子最后一面。万老汉闷了一整天,才去邮局发了一封电报。晚上,万老汉对万婆婆说,儿子忙,只有媳妇和孙子回家来看她。

  几天后,有一位自称是万老汉儿媳妇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回来看望万婆婆,那女人以媳妇的身份尽心尽力服侍万婆婆,孩子嘴里甜甜地喊着“爷爷、婆婆”。三天后,那女人才带着孩子回去,万老汉把他们母子俩送到了车站。万婆婆去世时,脸上是带着笑走的。人们说,万老汉有了孝顺的后代。

  万婆婆去世时,儿子没有回来。人们又说,万老汉养了个不孝之子。

  万老汉听了人们的话,笑着对大家说,儿子在外地工作,做的是保密工作,不能随便离开。儿子对他可孝顺了,每月都寄钱给他,还拿出儿子寄来的信和汇款单给大家看。

  人们对万老汉说的深信不疑,万老汉上过私塾,读过旧学,在村里老一辈的人中,是有文化的人,也是从不说假话的人。

  人们还知道,他儿子每月都要给他寄信汇钱来。一月一封信,两月一次汇款,三十多年来,从没有间断过。前几年是万老汉自己去邮局取信和汇款单。这几年,是村长给他从邮局带回来。

  上个月,万老汉病重,人们想通知他的儿子回来看望他。找万老汉要儿子的联系方式。

  万老汉用抖擞的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封信,指了指上面的地址。

  人们按照信封上的地址发去了一封电报:父病危,速回!

  三天后,万老汉的儿子回来了,他是由村长带着到的万老汉家的。万老汉见了儿子,拉着他的手说:“回来了就好。”

  三天后,万老汉走了,走得很安详。儿子披麻戴孝,请村里人帮忙,把万老汉的葬礼办得风风光光。

  在葬礼上,村里上了年纪的人们发现,万老汉的儿子和参军前的样子一点不像,人们找到村长反映,可能是来了个骗子,来骗万老汉的财产的。

  “不是骗子。他是万老汉儿子的战友,前次回来的是他的女人和儿子。”村长说。

  “那万老汉的儿子怎么不回来。”人们很生气,说万老汉的儿子太不孝顺了,父亲病危,单位事情再多,也应该请假回来看望。

  “万老汉的儿子在一次战斗中,为了掩护战友,牺牲了。”村长昨天晚上和来人摆谈了两个小时,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三十多年来,战友以万老汉儿子的身份,给万老汉写信寄钱。

  万老汉知道儿子牺牲的事吗?人们既为水口山有一位英雄高兴,又为万老汉抱不平。

  “知道。”村长扬了扬手里的一封信说,这封信是万老汉儿子的战友给他的,大家看了就明白了。

  信是万老汉上个月写的,万老汉在信中写道:我儿子牺牲这些年来,我要感谢你这个儿子每月的问候和汇款。问候,我收下了。汇款,我全部捐献出去了。为父瞒了你母亲几十年了,今生也想见你这个儿子一面。(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儿子

上一篇:南川的味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