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鸦片烟的种植及禁绝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6-08-30 15:39:43 | 评论:0 | 点击:0
    卢华丽 整理
    鸦片流毒,祸国殃民,人无智愚,莫不痛恨。南川禁烟始于清朝,但直到解放后,县人民政府将禁烟纳入群众运动,才得以彻底肃清,根断祸绝。
    解放前,南川县是一个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经济落后的地方。全县以农业为主,山多田少,出产有限,年产粮食仅30万石左右,以全县30万人口分配,每人仅有粮食一石(约100余斤)。此外生产事项,异常薄弱。随着帝国主义对鸦片烟的大量输入和鸦片种植技术传入中国,从清朝同治、光绪年间起,受利益驱动,贫穷无靠的南川农民便开始种植鸦片烟。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南川县衙在东城外五显庙设立土厘局分卡。所谓土厘,即是对本国自产鸦片的课厘(征收商业税)。意图通过课取重税,增加国库收入、限制吸食。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升分卡为土厘分局,至宣统三年(1911年),局卡俱废。
    民国初年以来,南川乡民迫于生计,认为久种山粮费多值少,颇不划算。而改种鸦片获利较丰,且种植期间如缺少本钱,又可资为抵押,便于借贷。加之南川境内土质好,烟汁佳,一般均优于黔土,仅次于云土,尤以城郊花坟山所出的白花烟和石溪所出的火石子烟,冲劲大、香味浓,本地富豪争购吸用,誉为上品。于是年复一年,南川漫山遍地竟广种鸦片。1920年,知县胡灵厉行禁种,亲率干警下乡督铲烟叶,凡有违抗,动施刑罚。然而不久胡灵调走,种植又复遍。
    1920年后,驻防南川的军阀割据争雄,尤赖以种烟而广收“窝捐”、“烟厘”、“牌照捐”、“红灯捐”等捐税,补充军费,饱塞私囊,动成巨富。于是官民争利,种烟则土地日广,产量日多,产品则远销滇黔。城内烟馆林立,摊贩满街,烟灯比户,十室九有,乌烟瘴气,竟成日常生活的第一大事。
    1924年,官设禁烟查缉处于五显庙,四路大场设7个分卡,每烟土一两征银币四分。民国十六年(1927年)废处卡,禁烟归并于护商事务所兼管,但成效甚微,屡禁屡种。
    迨至1934年,国民政府公布六年禁烟计划。南川县设有禁烟督察长,区有禁烟督察员,乡有禁烟缉私丁,商有官膏店,瘾民登记,限期戒绝。是年夏收以后,县内确已实现禁种。但禁贩禁吸成例行公事,一无实效。官吏警员莫不利用查禁名义,恣意敲诈勒索,迫使一切运卖吸食者潜入地下活动,暗地隐患愈烈。1940年“六三禁烟节”,国民参政会指派雷鸿藻来县视察烟禁,拿获馆户龙炳、周卫清、钟子合3人,捆至较场坝当众枪决。然警戒只一时,随后綦江之东溪镇、南川之南平镇,竟成为公开而神秘的烟土买卖市场。
    1949年11月,南川县和平解放。为了根绝自清朝至民国以来未能禁绝的鸦片烟毒,1950年11月11日,南川县禁烟委员会成立,开展禁烟肃毒运动。县城设戒烟所于东城外五显庙,各区、乡、村建立戒烟所。全县分区设10个点,对烟民分期分批集中学习1至3个月,至1951年3月训练烟民21160人。通过集训学习、自动坦白、互相检举,收缴烟具23万余件、烟毒111000余两。烟民在戒烟学习班立誓言、订公约,基本实现了禁贩禁种禁吸烟毒。
    1952年秋,县委和县政府发现仍有少数人贩烟、吸毒、存毒,于是以城关、南平、水江、万盛等城镇为重点开展肃毒运动,充分发动群众揭发检举、坦白交代,历时两月,集训烟民526人,收缴烟具2120余件,各种毒品400余两。将群众愤恨的惯犯、现行犯和制毒犯,视其情节轻重,予以依法惩办。在南川流染一百多年的烟毒从此禁绝,结束了自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贩卖鸦片、毒害人民的历史。(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南川 鸦片

上一篇:私立南川道南校创办始末(下)
下一篇:回首“南川井岗山”23年革命斗争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