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电业盛衰记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6-07-19 09:53:37 | 评论:0 | 点击:0
明明电业盛衰记
    ——南川人民第一次用上电灯看上电影
    卢华丽 整理
    “明明电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县人刘树槐与涪陵人贺铁铮在民国二十四年(1935)集资创办,为南川第一家火力发电厂。自从有了它,南川人民才第一次用上电灯看上电影。
    1929年,县人刘树槐(早期曾任南川县团练局长)因拖走县团练局的枪支案,在巴县监狱坐监期间认识了监狱司钥(管理监狱钥匙)贺铁铮。由于贺铁铮的叔父(巴县典狱官)与刘树槐系旧交,故贺铁铮与刘树槐接触较多,有了一定的私人感情。
    贺铁铮,男,涪陵县蔺市人,13岁弃学离家当童工、做小贩,16岁时考入涪陵县电话传习所学习电讯业务,19岁毕业后任涪陵新妙区话务员兼管理员,后到垫江县放映手摇电影。贺铁铮在任巴县监狱司钥期间,与监狱内的“政治犯”(革命人士)关系密切,被“政治犯”陈某介绍到上海浦东“恒昌祥”机器造船厂学艺3年,1933年回川后在重庆陕西街“裕记”电器行任技术员。
    1934年,刘树槐经过多番努力,在“裕记”电器行找到贺铁铮,希望他能到南川协助创办电业。刘树槐说,南川照明沿袭几千年来的松油烛、桐油灯、牛油烛等老办法,而南川盛产无烟煤,若能办一个火电厂专供县城照明,将是利民利己之事。
    双方商量妥当后,贺铁铮便随同刘树槐来到南川,成立了明明电业股份有限公司,刘树槐任董事长,贺铁铮为技术负责人。公司选址在北街皂桷井,因这里有一口常年不干的大井,能供应锅炉的水源。刘树槐曾当过南川县团练局长,后到贵州任过团长、县长、旅长等职,又是南川仁字袍哥掌旗大爷,在县人中威望较高,而且点子办法多。他们主要采用四种办法筹集资金:一是利用刘树槐在当地的威望,让豪门富绅认股;二是要求巨商大贾入股;三是要求享受照明的商号集股;四是利用袍哥弟兄伙凑合。由于办电是一项新鲜事物,群众也感到电灯照明的好处,因此办电资金很快就筹足了。
    1935年,刘树槐和贺铁铮携带现款,到重庆购买锅炉和电器设备。当时川湘公路正在修筑尚未通车,运输特别困难。他们将锅炉拆散后,用船装运到木洞,再用人力搬运到南川。木洞到南川的路虽是人行大道,但运输笨重的机器则显得山高坡陡路窄,用人工杠抬实非易事,于是他们采用窄路加宽、过沟搭桥的办法,克服重重困难,才终于将锅炉和全部电器设备运回了南川。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1936年春,明明电业终于竣工发电了。公司在东南西北街及中和街安装路灯600余盏,人们夜间行走再不用火把、灯笼照路。每当夜灯一开,城内机关、商号、铺堂灯火辉煌,给南川县城增添了无限光彩。南川县城首次用上电灯照明,从此结束几千年用油灯、蜡烛照明的历史。
    刘树槐在南川首创电业,便利了商民,繁荣了市面,刘也由两手空空变得财源茂盛。然而好景不长,1939年九月初一(阳历10月13日),南川县城惨遭日本飞机轰炸,城中心的机关单位、街房铺店顿成焦土,电灯路线也被毁,夜幕降临,重陷漆黑,分外凄凉。
    1939至1940年,日本飞机数次轰炸南川县城,明明电业公司厂房机器设备虽未受到破坏,但电灯路线随着街房的被炸被烧,损失殆尽。县城一片瓦砾,居民流离失所。个别商民为维持生计,在废墟上临时摆摊营业,一遇空袭又仓皇逃散,人无宁日。刘树槐看公司不易恢复生产,已无利可图,便将人员全部解雇,将锅炉及电机设备全部出售给长寿县人杨其昌,明明电业股份有限公司就此结束。
    1936年明明电业投产后,由于贺铁铮早年放映过手摇电影,便向刘树槐建议创办电影院,满足南川人民的文化需求。此建议得到刘树槐的同意和各界人士的支持,仍靠地方人士和商贾豪绅集股,创办了南川第一家电影院“明德电影院”。院址设在西街禹王庙(原县粮食局),设坐凳600个,明明电业为电影院架设了送电专线。1937年仲夏电影院开张后,生意兴隆,座无虚席。影片主要在重庆租赁(当时系无声影片),有时也邀请重庆川剧团等来县唱戏,一唱就是几十天,深受南川人民的欢迎。不幸的是1939年九月初一,南川县城惨遭日机轰炸,明德电影院被炸毁而停止了电影放映。
    日本飞机停止轰炸南川后,1942年贺铁铮组织成立“南川华中实业公司”,恢复了南川城市照明和电影放映,并开设小型机器修理店,设立华中药号,创办家畜家禽饲养场,承包粮食加工厂等,造福南川人民。解放后,贺铁铮将华中实业公司移交给县人民政府,县政府将其改造为南川第一家公私合营工厂“南川县工业生产公司”。华中实业公司是解放后南川工业发展的基础,贺铁铮对南川人民的贡献也值得大家铭记。(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电业

上一篇:火烧牌坊的历史由来
下一篇:清代南川教育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