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牌坊的历史由来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6-06-03 10:38:54 | 评论:0 | 点击:0
    卢华丽 整理
    火烧牌坊位于南川城西的西支路“土地塘”附近。古时,西支路是南川通往重庆的交通要道,也是西面出城的唯一出口,被称为城西门户。这里民众商贾人来马往,轿子滑竿络绎不绝,非常闹热。在西支路的官马大路边上,到处矗立着石碑、石坊,密密麻麻像碑林一样。这是旧时当官的喜欢沽名钓誉,所经之处总想给自己留下不朽纪念而留下来的。在这些牌坊中,给人印象最深的便是三道牌坊,而三道牌坊中最具传奇的便是第三道“德政牌坊”,后人又称为“火烧牌坊”(因被人用大火烧毁)。“德政牌坊”系何人而建,人们为何要火烧牌坊?
    清道光二十四年至咸丰四年(1844~1854)间,湖南新化县人魏崧就任南川县知事。此人进士出身,学识渊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所著《壹是纪始》(八卷)至今被称为考证事物起源的工具书。魏崧在南川任职期间,还组织倡修了《南川县志》(14卷),并于咸丰三年刊印发行,使南川明清历史有了传承。但有才并不代表有德,魏崧在南川任职期间,因恃才横暴、贪污鱼肉乡民而劣迹昭著,招致人民痛恨。
    魏崧在任期内盗匪横行,但谁也不愿捉拿。因为送官不究,谁若将盗匪捕捉解送入衙,则总是先放走盗匪,而对被告者反施刁难,弄得是非颠倒,有冤难申。县衙吏役亦仗淫威进行敲诈勒索,谁要揭发控告,更是罪责难逃。魏崧问案不察实情,以先告状者为赢,理由是“有理必先登”,这样就形成了恶人先告状,皂白不分,冤案丛生。同时魏崧在审案时卖弄才华,任意奚落。若审读书之人,则令其背诵古书某篇某章某段。若审行当艺人,则问甚事情原委,如果回答有错漏,便咆哮如雷斥令痛打。魏崧对地方士绅也动辄挂牌捉拿,进行严刑拷打,或故弄玄虚诱骗贿赂,使无辜者卖地当物甚至家破人亡。县衙成了填不满的“大吞口”,因此百姓给魏崧取绰号叫“喂不饱”。
    魏崧敲骨吸髓欺压百姓,弄得暗无天日、民不聊生,而阿谀逢迎之辈却搜刮民脂民膏,在县城西雷打碑处建树了一座华丽的“贤侯德政”牌坊,为其歌功颂德。
    由于魏崧作恶多端,人们纷纷上控至重庆知府,案积如山。重庆府派人核查案情后,于清咸丰四年派许延佑先期来南川接任知事,后将魏崧撤职查办。县人闻知后,上千人到县衙咒骂追逐,魏崧如过街老鼠。在魏崧离县前夜,士民积柴纵火烧毁了德政牌坊。牌坊既焚,而匾额字系金沾,烧而未烬,故留下了“火烧牌坊——自(字)不然(燃)”的双关谚语。魏崧在重庆府拘审期中,深知作恶多端、积重难返,遂吞金而死。
    “贤侯德政”牌坊虽随历史而消逝,但“火烧牌坊”的地名和“火烧牌坊”的故事,却在历史长河中存留了下来。此后来南川任知事者,清廉之官居多,如王臣福、牟思敬、黄际飞、张涛及民国时期之胡灵等,无不爱民如子、廉能可嘉,甚至于光绪二十七年还在西支路立有“大畏民志”之碑,而如魏崧之贪残者再无。大概是有鉴于火烧牌坊之举,知南川人民不可悔,前车之鉴后事之师而以警惕也。(编辑王静)

上一篇:民警的青春
下一篇:童年野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