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我们来了
来源: | 时间:2020-02-13 12:26:22 | 点击:0

  湖北,我们来了

  我区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

  

 

  图①:出征前,聂小涛、余晓两人合了个影。记者 任前蔚 摄

  

 

  图②:同事为廖盛利打气加油。记者 喻 梵 摄

  

 

  图③:为出征的丈夫整理衣服。记者 喻 梵 摄

  ■ 记者 胡润雪 陈蕗颖

  2月11日下午,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聂小涛、感染疾病科医生余晓与区中医院内二科医生黎恒菊、莫兵,急诊科医生廖盛利5人组成我区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连夜赶往湖北省支援。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所有人都在与时间赛跑。疫情就是命令,一个紧急通知,他们未能和家人好好告别就匆匆踏上征程。他们的脚步和我们的信念一样坚定,我们都相信,春来花会开。

  向前,再向前……

  2月11日,是聂小涛在集中医学观察点战斗的第17天。作为第一批进集中医学观察点的医务人员,本来三天前他就应该退下来,但是他向院里提出继续战斗的申请。接到去支援湖北的通知时,他正在采集标本。来不及回家,他让妻子把他收拾好的箱子直接拉到医院来。

  “时刻准备着,东西早就收拾好了。”疫情发生后,聂小涛就冲在第一线,他说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匆匆赶来的妻子一看到聂小涛就拥着他哭了起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箱子里我给你准备了零食,还有下饭菜……”

  这个在ICU见惯生死的80后医生,在谈到敬畏生命、争取生的机会时也会湿了眼眶,像个感性的大男孩。他告诉记者,“没有人不怕,也没有人不担心,但是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我们已经退进了家门,退到了客厅,退到了卧室”。所以,他必须要再向前。他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疫情面前,往前冲就是他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责任。

  从南川的“一线”到湖北的“一线”,聂小涛想的是,去最需要他的地方,“要想中国安全,湖北必须安全,所以我必须去!”

  你有你的天使白,我有我的担当蓝

  得知妻子余晓要出征湖北的消息时,南城派出所民警周路人正在岗位上忙着。他请了个假,匆匆回家帮妻子收拾。

  从除夕夜开始,两人已经大半个月没有管过孩子。一个基层民警,一个感染疾病科医生,在这场疫情中,两人都是冲在最前线的那群人。

  对于彼此的工作,两人无比的默契——支持。周路人说,妻子天天在“一线”,这次还要去最危险的地方,不担心那是假的,但是她穿上了那身衣服就应该去尽她应尽的责任,就像自己,穿了这身警服,要负责的就不只自己的那个小家。

  在短暂的告别中,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话。出门的时候,周路人帮妻子背着背包,余晓拉着箱子,看着两人手拉着手出门的背影,后面的医务人员和过路的病人都由衷地喊出一句:“一定平安回来!”

  余晓忍了多时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慌忙擦了擦眼,回过头跟大家说:“一定平安回来,我们会赢!”

  这次出征,他终于“得偿所愿”

  接到出征通知时,黎恒菊正在为一位危重病人进行纤支镜灌洗治疗,他努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激动情绪,继续完成治疗的关键步骤,才将后续工作移交给同事。

  走出治疗室前,他还不忘将桌上的两份病例批改完交给护士长。可刚出门,他就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一下子红了眼眶。

  “抗疫是国家的一件大事,对医生来说义不容辞,这是一份担当。”黎恒菊说,看着“战友”一批一批往疫区走,自己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一直在等待支援的通知,这次出征,他终于“得偿所愿”。

  “要去哪儿?”“湖北。”看到黎恒菊突然回家收拾行李,还在读高一的女儿有点蒙,而父亲的回答更是让她不知所措,之前她只听父亲提过一次,说他可能会去支援,原本以为是去重庆主城,没想到会去那么远那么危险的地方。但懂事的她并没有过多的把不舍的情绪展现出来,直到黎恒菊要离开家时,才看到女儿泛红的眼眶。

  原本在上班的妻子临时请假赶了回来,帮着有些手忙脚乱的黎恒菊收拾行李。妻子说:“我去送送你吧。”“没事,不用的。”妻子假装没有听到黎恒菊的回答,又问道:“你跟妈妈说了吗?”“别和她说。”“好”。

  直到临出门前,妻子没有再说只言片语,但率先提着行李箱出了门,不给黎恒菊拒绝送别的机会,眼眶有些微微泛红,可手却紧紧挽住丈夫的手。

  我们都在等你平安回来

  “要记得吃饭,保存好体力才能工作好。”“头发有点长了,穿防护服不方便,要不要剪一剪?”“一定注意安全,注意保护自己。”……莫兵不是本地人,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没有亲人赶到现场送别他,可他身边围满了同事,你一言我一语地给他交代着各种注意事项。

  “任务来得很急,但是我们每天都在关注疫情动态,也知道前方疫情严重,随时都做好了前往支援的准备。”莫兵说,家里人都非常支持他去,在电话里反复叮嘱他,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不仅是家人担心,医院的同事也是如此。同事们紧张地帮即将出发的三人打包行李。虽然物资不宽裕,但大家还是掏出了所有“家底”。为了尽可能装下物资,把盒子包装尽量都拆掉了,行李箱的盖子压了又压,恨不得能多带一些就多带一些。

  “等你回来搭夜班。”“等你回来吃火锅。”“等你回来请喝酒。”……车辆即将出发,前来送行的同事们抓紧时间再“唠叨”一次,无数个“等你”早已把莫兵回来后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我们支援前线,你们守好后方

  廖盛利刚从重庆主城送危重病人转院回来,来不及回家收拾行李,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出征仪式现场。

  “病人还没送到目的地我就接到通知准备出发,送完病人一分钟都没耽搁就掉头往回走,回来的路上心里一直很着急。”记者采访时,她才刚刚下车,行李是丈夫收拾好直接送来的。

  “国家有难,她应该去。”短暂的离别时光里,廖盛利的丈夫一直默默地陪在她身边,为妻子送行,不时地和妻子说几句悄悄话,有时候趁着妻子没注意时背过身擦擦自己的眼角,转过身又默默地陪在妻子身旁。

  一个拥抱,既是鼓励,也是告别。上车前,廖盛利和丈夫依依惜别。“我会好好保护好自己,你们在后方也要照顾好自己,在家里要给我加油打气,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完成好自己的任务和使命,希望疫情早日过去。”看到妻子眼含热泪,丈夫连连点头。

  “在疫情面前,每个医生都会选择到前线去,现在我们也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情,尽我所能,为这次疫情作最大的贡献。”每一个“逆行者”都坚信这场战“疫”一定会取得胜利!

上一篇:志愿者谢正松:六旬生日让路疫情防控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