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余生 护你的今生
来源: | 时间:2020-05-09 10:19:45 | 点击:0
  

  

 

  为了给儿子留出创作空间,无论天晴下雨,娄必琳总会一人独坐在走廊尽头,远远地守着,不打扰儿子。(合成图) 为了给儿子留出创作空间,无论天晴下雨,娄必琳总会一人独坐在走廊尽头,远远地守着,不打扰儿子。(合成图)

  

 

  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娄必琳每天忙前忙后照顾着儿子的饮食起居。

  

 

  5月7日,母子俩合照时,张勇笑眯眯地望着母亲。

  

 

  儿子行动不便,看书写作不一会儿就会满头大汗,娄必琳需随时准备一条毛巾为他擦汗。

  从出生那一刻起,身体的缺陷便注定了张勇的坎坷。可在母亲娄必琳看来,无论多么艰难困苦,她都愿意用自己的余生去陪伴呵护儿子的今生。

  只要孩子活在世上一天,她都不会放弃

  1976年3月的一天,娄必琳在新疆的一个石棉矿上生下了二儿子张勇,医生却告诉她:孩子可能有问题,矿上的医疗水平有限,建议她带孩子去当地县城或者回老家找更好的医院看看。

  起先,娄必琳并不相信医生的话。但孩子出生好几天了,却仍睁不开眼,整个人软趴趴地像一摊软泥,娄必琳不得不信了,还没出月子的娄必琳决定带着才15天的张勇去县城看病。从矿上去县城没有客车,她就想方设法地搭上了一辆去县城的货车,货车的驾驶室里坐不下,她就抱着儿子坐在货车车厢里。

  3月的新疆平均气温只有几度,最冷的时候低到了零度以下。娄必琳把身上的棉衣脱下来,紧紧地裹住襁褓中的儿子,一路颠簸地往县城医院赶,满心希望得到一个好的答案,但希望落空了。医生告诉她:“可能是佝偻病,治不好。”娄必琳不信,坚持要让儿子住院治疗,这一住就是一年。

  “三翻六坐”是婴幼儿发育的基本规律,可已经好几个月的张勇却连抬头都很难,更别提爬行和学走路。年幼的时光里,张勇是在妈妈的怀里长大的,吃饭、外出、上厕所都得靠娄必琳。

  很多亲戚朋友劝说娄必琳丢弃这个生病的孩子,可她坚持:“只要孩子活在世上一天,我都不会放弃他。”

  张勇一岁多时,娄必琳又特意带他回南川,找到当时最好的儿科医生为他治病。医生最终确诊,张勇患有重度脑瘫,很可能活不过四岁。

  娄必琳依旧不信,她坚信:“我不止是要在他身上花费一些精力,而是会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身上,肯定能让他长大。”

  三个儿女都疼爱,可面对生病的儿子,她只能偏心

  1986年,娄必琳和丈夫决定“落叶归根”,自己和孩子先回南川,丈夫则待处理好工作事宜后于第二年回家团聚。当年8月,娄必琳带着12岁的大女儿、10岁的张勇、7岁的小儿子和全部家当,先坐了一整天的货车从矿上到火车站,又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到成都中转火车前往重庆,最后坐上客车,足足折腾了五六天回到了南川。

  但丈夫却没能如约回来,第二年10月因脑溢血在新疆去世,娄必琳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我没有工作,家里全部的收入就是矿上每个月给的生活费,4个人一共80元。”娄必琳回忆说,拿到生活费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个月的米面粮油买齐,剩下的钱是孩子的学费和其他生活开支,日子过得很拮据。

  为了更好地照顾儿子,娄必琳放弃了外出工作,向亲戚朋友租借了一些地,靠卖菜来补贴家用。每天天不见亮,她就挑着菜去街上卖,要是卖完菜,时间还早就去地里干活,到了饭点,就将就卖剩的菜随便做一点。因为实在没有时间,一家四口都习惯了不吃早饭。

  在年幼的大女儿和小儿子眼中,娄必琳是一个偏心的妈妈,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张勇,如果家里只有一碗牛奶,那喝牛奶的人肯定是张勇。“我只能偏心,两个健康的孩子长大后能照顾自己,能挣钱买喜欢的东西吃,可张勇做不到,我要是不偏心他,他的生活就更难过了。”

  只要听到有人提起张勇能写作,她的心里都是骄傲

  因为身体原因,张勇没有上过一天学,只是在丈夫教女儿拼音时跟着学。可谁也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在以后的时光中让张勇学会了认字,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希望。

  娄必琳回忆说,大女儿和小儿子的字典都是5块钱一本,而张勇向她提出想要的书是一本40元的《辞海》。虽然价格昂贵,可娄必琳还是花钱给他买了。如今,这本书已经用了十多年,书角早已泛黄发黑,可张勇凭借这本《辞海》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字,渐渐学会了写作。

  娄必琳还清楚地记得张勇的第一笔稿费,是区残联工作人员帮他投稿参赛所得,稿费加上奖金有足足3000元。在接到通知后,娄必琳就代儿子去领取稿费,去的路上,娄必琳的脚步是前所未有的轻快,如果不是手里拿着稿费,她都觉得也许是一场梦。

  “原本让他看书写作,是不想让他的生活太无聊,从来没想过他还能凭着写的文章自己挣钱。”无论是谁提起张勇会写作这件事,娄必琳听到后眼睛都笑得弯弯的,言语之中也都是自豪。

  顾不了孩子的未来,她只想给他一个“现在”

  前几年,娄必琳的右耳后长了出一个类似痦子的斑疹,不时流出脓水,本以为是小毛病,可到医院一检查,却被确诊患有冠心病,需要马上住院治疗。听到医生的话,娄必琳连连摇头拒绝:“住不得院,我家里有个病娃儿,一天都离不得人,我要是住院了他怎么办?”直到外孙答应她每天买好食物送到家里去,娄必琳才同意住院,可刚过了三天,情况有所好转的她又坚持出院了。

  经常都会有人问娄必琳:“你现在还能照顾娃儿,总有一天,你不能照顾他了,怎么办?”娄必琳总是回答:“我不去想这些,只要能照顾他一天就要照顾一天,要是只想这些,我怕是一天都活不下来了。”

  今年已经76岁的娄必琳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差,每天都要吃四五种治疗不同病的药。衰老和病痛,已经成为她无法回避的问题。

  “嘴上说不想,怎么可能真的就不去想呢,我每天都在想,要是以后照顾不了张勇了怎么办?”娄必琳叹了一口气,又说道:“可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办法,我宁愿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来。”

  如果儿子能自己用双手吃饭,她的梦想便实现了

  如果说张勇的未来是娄必琳最大的担忧,那么张勇的病情能够好转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从孩子确诊为脑瘫那一天开始,娄必琳从未有过放弃治疗的想法。

  在搬回南川那年,娄必琳利用在成都转车的机会,带着张勇去大医院里看病,专家会诊之后说:如果尽快治疗,病情能够有所好转。听了医生的建议,娄必琳计划着在第二年丈夫回南川安顿好后,夫妻俩一起带着孩子去成都看病。

  可丈夫的突然过世让全家的重担全都压到了她的肩上,养活三个孩子已经耗尽她全部的精力,吃的是卖剩下的菜,穿的是别人不要的旧衣,家里再也拿不出一分钱给孩子看病了。

  “医生说张勇活不过4岁,今年他已经44岁,整整多了十倍,我相信我肯定能等到他好转的那天。”去年,一位脑瘫专家为张勇检查后认为病情还有好转的可能性,虽然中途还有昂贵的药费和漫长的治疗时间,可再多的困难都比不过希望。

  娄必琳说,或许有哪一天,她能等来一个好消息,到那个时候,她想看着儿子自己用双手吃饭。

  慈母爱子无疲倦

  温柔、勇敢、坚强……仿佛将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叠加在一起,都不足以形容“母亲”。

  母亲节前,本报通过“南川发布”政务微信公众号征集“你所见过的最伟大的母爱”新闻线索,受到广大读者关注,系统后台陆续收到读者留言,有的表达出对母亲的深沉爱意,有的寄托着对母亲美好的祝福,有的歌颂母爱的伟大……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母亲能够幸福安康!

  网友“品萱”

  我眼中最伟大的母亲是妈妈的母亲,我的外婆。

  从小到大,外婆永远是那个温柔唠叨,却始终牵挂着我们的人。记得小时候,她和外公总是会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们,有时候是几颗糖,有时候是一碗蛋炒饭。我一般只有放假才会去外婆家,有的时候糖都化了,可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还是给我留着。

  我想他们是爱屋及乌吧,小时候爱自己的孩子,老了以后更加爱孩子的孩子,宁愿自己不吃,也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他们爱的人,这就是平凡的生活中母亲伟大还不求回报的爱。

  网友“幸运52”

  我的母亲在大有农村,任劳任怨,经常生病,为家庭,为孩子,付出了不少,母亲,辛苦啦。

  网友“贰壹”

  我的母亲,傲娇、心直口快、刀子嘴豆腐心,她没有什么高文凭但是却容忍我父子三人的坏脾气和坏习惯。

  《阿甘正传》中写过:上帝不是无处不在的,所以创造了妈妈!你看,只要在家里生活,叫得最多的就是“妈妈”,说得最多的就是对妈妈提出的要求,却从未想过妈妈的喜好与劳累,因为我们早已在心里默认,这是妈妈应该做的,她是我的妈妈,她应该满足我的要求。

  无论我们年龄多大,只要妈妈在就永远是个孩子,永远有依靠,永远有家可回。

  网友“纸尿裤一件代发”

  最美的母亲就是抚养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给她自己所能给的最好的条件,就算是在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之后,依旧一如既往,没有丝毫偏颇。

  我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婴儿时期遇上了她,这大概就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从我记事起听得最多的话就是,我和这个家没有任何关系,但在我的眼中,我就是这个家的一员,他们待我很好,哪怕我不是亲生的,哪怕他们随后就有了自己的孩子,可在我眼中,我从来都和妹妹是一样的待遇,他们一直都是一视同仁的。

  在我眼中,这就是最美的母亲!

  (本版稿件由记者陈蕗颖采写,图片由记者任前蔚摄)

上一篇:张勇:脚下难行心中有光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