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行动中践行初心使命
来源: | 时间:2019-10-25 15:02:17 | 点击:0

  

 

  崔连喜 男 89岁 汉族 中共党员(党龄71年) 崔连喜曾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四川剿匪战役。16岁参加解放军,18岁入党,在党的培养教育下,参加了太原、临汾、晋中、西北、西南等战役,在战斗中表现勇敢,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1953年,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参加了上甘岭战役、朝鲜东线方形山反击战、949.2高地反击战等战斗。1955年被授予解放奖章。1986年批准离休后被安置在现巴南区军休中心,但他离休不离岗,义务担任巴南区鱼新街社区主任、书记,服务社会30余年;多年来坚持扶贫助困,帮助贫困群众、困难学生,资助困难战友,累计捐款捐物40余万元。

  

 

  张永忠 男 55岁 汉族 中共党员(党龄12年) 张永忠,高级技师,党的十九大代表,全国技术能手,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岗位学雷锋“最美人物”。他是立足普通岗位作出不平凡贡献的优秀工人代表。他扎根汽车生产行业一线30余年,凭着对汽车的热爱和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从一个汽车修理“门外汉”成长为长安汽车发动机质量的把关人。从业以来,组织参与技术攻关100余起,改良改善200余起,成功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个人获得国家专利3个,总结出“望、闻、听、切”的发动机维修方法,被命名为“重庆市职工经典操作法”,推广后在实际运用中大幅提升了行业发动机调修水平和效率,培养带出了一支熟练掌握发动机调修技能的国家级“全能”团队。

  

 

  刘正宇 男 67岁 汉族 中共党员(党龄35年) 刘正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中国专家组成员,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该同志扎根边远山区40年如一日,长期奔波在荒无人烟的崇山峻岭,为中国药用植物资源研究倾尽毕生的心血。1999年,他在大巴山发现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告在全球野外灭绝的上百株崖柏活体。2003年国家为此批准成立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他带领研究团队先后采集各类动植物标本30余万份,积累数千万字的原始材料,单独或与他人共同命名发表药用植物新种106个。曾主持中国骨碎补(槲蕨)主产区资源调查,解决了国家开发二类新药因无药源而不能及时投入生产的难题。主持各级科研课题78项,获地厅级以上科技成果奖47项(次)。

  

 

  周康云 男 62岁 汉族 中共党员(党龄41年) 周康云,开州区优秀共产党员。2019年8月8日中午,在帮助贫困户检修被堵住的饮水管途中不幸因公殉职。该同志一生致力于改变泉秀村贫困落后面貌,在担任村干部的37年里,带领村民修通天路15公里,因地制宜、靠山吃山,种植木香发展产业。2016年,泉秀村木香达3万余亩,年产量达900吨,占全国木香总量的30%,给泉秀807名村民带来了900余万元收入,人均增收1万多元,户均增收五六万元。泉秀村成了“中国木香第一村”。

  

 

  文永学 男 43岁 汉族 中共党员(党龄21年) 文永学,重庆市人民好公仆,重庆市直机关优秀共产党员。他扎根群众工作一线12年,始终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坚持当好“为民解难”的贴心人,坚持做好“为党分忧”的接访人。12年来,无论面对情绪激烈的信访群众,还是时间跨度长、涉及部门多、主体单位复杂、情理法相互交织的“难”事、“烦”事,只要是群众的正当诉求,他都耐心倾听,给予正义公平的回应,真心实意地为群众解难事、做好事,以实际行动践行了对党忠诚,对工作热诚。12年来,他累计接待群众4万余人次,解决疑难信访问题100余件,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廖子怀 男 56岁 汉族 中共党员(党龄33年) 廖子怀,巫溪县人民法院下堡人民法庭庭长,全国法院先进个人、重庆市人民满意的公务员、重庆市人民好公仆、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该同志在1995年主动放弃沈家乡党委书记一职,申请从原西宁区公所调入下堡人民法庭工作。扎根基层司法一线24年来,他先后针对山区群众居住分散、交通不便、打官司难的问题,创新推出“巡回法庭”“假日法庭”“速裁法庭”,把法制服务送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发扬新时代“枫桥”精神,变“群众上访”为“法官下访”,把纠纷解决在基层;由他办理的3500余件案件,件件了案结事,无一案重审上诉。

  

 

  潼南区星火志愿服务协会代表(高艺) 潼南区星火志愿服务协会成立于2013年7月,2014年8月正式注册,是一个以青年党员为主体的志愿者群体。注册志愿者208名,以“80后”“90后”为主体,平均年龄27岁,其中共产党员128名,来自潼南区40余个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自成立以来,他们以关心关注关怀困难群体为己任,重点开展了“4+1”关爱贫困留守儿童助学圆梦、“守护青春”救助危重病青少年、“‘潼’在蓝天下”环保志愿服务、“你卖我来买,奋进新时代”助力脱贫志愿服务等活动。累计开展志愿服务活动10000多次,服务时长超过5万小时,帮扶贫困学生400余人,开展义捐、义卖、义演,先后募集善款500余万元,救助10余名身患重病的贫困学生。

  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有经历战火洗礼的老战士,有潜心研究的科技工作者,有精益求精的劳动模范,有促进和谐的人民公仆,有心系乡亲的基层干部,有持续散发光和热的志愿者。

  他们,有着共同的身份——共产党员。他们恪守初心,担当使命,用实干和奋斗传递催人奋进的榜样力量。

  10月24日,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庆市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走进我区,7个人,每人不到十分钟的报告,让现场掌声不断,泪光闪烁。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有着怎样的故事?记者整理了人民日报、新华网、重庆日报等媒体对他们的事迹报道,向读者再次呈现他们守初心、担使命的生动事迹。

  永远为党工作

  崔连喜今年89岁,但他依然舍不得辞去巴南区鱼洞街道鱼新街社区居委会党委委员这个职务。

  自1986年离休后,崔连喜一直在鱼新街社区居委会义务工作。30多年来,他没在居委会拿一分钱报酬,却时刻想着要为社区居民做点实事。

  74岁的鱼新街社区居民王登富与崔连喜相识30多年,在他眼里,崔连喜这个免费义工简直就是工作狂,社区的事情无论大小,他都要亲力亲为。

  在王登富的记忆中,鱼新街社区居委会成立之初,贫困户比较多,足足有100多户居民满足吃低保的条件。崔连喜走街串户做家访、搞调查,天天和同事一起,带着公章,挨家挨户为这100多户居民办理低保手续。

  最初的鱼新街社区,大量居民乱丢生活垃圾,加上没有物管,社区“脏乱差”的现象比较突出。为改变这种情况,崔连喜牵头建立了社区清洁卫生管理制度,每户居民出1~10元不等的清洁费,请人打扫卫生、清运垃圾。每栋楼的居民,必须每天把生活垃圾丢在楼下的垃圾桶里。同时,社区还建立了志愿者队伍。

  熟悉崔连喜的人都知道,崔连喜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鱼新街社区下岗人员多,居民之间、家人之间因经济问题等原因扯皮、打架的事情时有发生。每当出现这种情况,崔连喜总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化解矛盾。

  除了甘当人民“调解员”,崔连喜无私资助贫困群众的故事也在鱼新街社区广为流传。从2001年起,崔连喜按照每人每年500元、一袋米、一桶油的标准,资助社区困难群众。到目前为止,他资助的人已经达到了15人。

  不仅如此,崔连喜还在鱼洞街道新华村、解放村小学各资助3至5名学生,捐助每人每年500元生活费。当我国一些地方突发洪涝、地震等自然灾害,他还会第一时间给灾区捐款。这些年来,崔连喜已累计捐款捐物40余万元。

  向困难群众大方伸出援手,崔连喜自己却省吃俭用。长期以来,崔连喜和老伴一日三餐,主要吃小菜、咸菜,每天生活费用只有10元钱左右。

  有人问崔连喜,为何要这么做?他回答:党和部队培养了我,国家给我发了退休金,我无以回报。我平时少吃一点饭,少坐一趟车,就能让困难群众的日子好过一些,“如果每个党员都主动为群众做好事,全国那么多的党员会帮助多少困难群众,可以为国家减轻多少负担!”

  小岗位也有大作为

  “永忠”两字,是上世纪60年代不少家庭给孩子取的富有时代特征的名字。对张永忠而言,这份镌刻在名字中的教诲,时刻提醒着自己,忠于祖国,就要从忠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做起。

  1983年,张永忠从部队转业后进入国营江陵机器厂,当了一名木工。1984年,江陵机器厂“军转民”,开始装配和生产汽车发动机。张永忠等几名优秀的木工、漆工、钳工,转岗做发动机装调。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汽车产业工人,张永忠深知中国汽车产业每一点进步都来之不易。中国人要造出自己的汽车,首先要逐步实现零部件的国产化。然而中国当时的材料、设备、加工工艺远不及国外,要逐步实现零部件的自制,对张永忠他们这一代汽车人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当时没有3D打印机,甚至没有精确的模具,张永忠发挥他在木工方面的特长,用木头、纸板,甚至是竹片辅助车间进行零部件生产。

  1994年,长安与江陵两家企业合并。与此同时,长安汽车加快了从微车到合资品牌轿车,再到自主品牌轿车的跨越。每一步对张永忠来说,都面临无数挑战,他的技术通过磨砺也日臻成熟。

  凭借异常勤奋的工作,张永忠逐渐练就了一手“硬功夫”,甚至成就了中国发动机装调行业的一个传奇:比如他能从发动机的尾气中“闻”出不同气味,从而发现发动机运转时不同工况下的异常情况。

  长安汽车曾出版过一本名为《世纪长安》的书。其中有一篇关于张永忠的文章,标题是《累到双腿换骨,也要把发动机造出来》。讲的是张永忠为了研制发动机,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迟看病时间,最终因错过最佳治疗时间而落下残疾的故事。

  在长安汽车,张永忠攻克G系列气门调整螺钉的故事广为流传——他发现发动机气门调整螺钉合格率低,于是找到日本的工具公司,但对方提出需要将相关部件资料运回日本开发,不但不保证解决问题,还要600万美元以上的费用。

  “不求别人,我自己来!没有外国技术,难道我们中国人就干不成吗?”张永忠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地研究,画图、试验、修改,方案多次推翻重来。最终,一个又快又能保证质量的专用工具被成功研制,投入使用后,生产效率大大提高。

  如今,张永忠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而且是全国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

  35年的专注与坚守,张永忠做到了人如其“名”——永远忠于职守,向人们展示了从一个木工到中国汽车行业发动机维修专家的蜕变。

  为药用植物研究事业奋斗一生

  大学毕业后,刘正宇毅然放弃了到北京工作的机会,选择回到金佛山脚下,进入父亲工作过的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当了一名研究员。

  从1975年入职市药研所,40多年来,刘正宇一直致力于植物资源、植物基源分类和药用植物栽培的研究工作,从未停歇。每年他有200多天都是在野外采集标本和调查研究,随身携带用于记录的《野外采集记录本》,早已写满一本又一本,在办公室里堆满了好几箱。

  早就到了退休年龄的刘正宇,主动向单位两次申请延迟退休,而今他是所里名副其实的“中药老牛”,资历最深的药物采集专家。

  进行中药资源普查,是推动中药资源保护和促进中药产业发展的基础。我国曾先后于1960-1962年、1969-1973年、1983-1987年开展过3次中药资源普查,算上2018年开始的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刘正宇已是国内业界唯一参加过3次普查的从业者,这是他作为一名“植物猎人”最宝贵的资历财富。

  药用植物研究最终目的是造福于民,刘正宇始终铭记这一初衷。20世纪80年代初,刘正宇与同事在酉阳发现了大面积的青蒿野生资源,并帮助当地建起一座青蒿素药厂。他还和同事一道发掘出分布在金佛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南川大茶树生长特性和经济价值,让原本只能卖三四元一斤的大树茶价值飙升到上千元;由他主持的全国金荞麦主产区资源调查和金荞麦人工栽培技术项目,不仅为太极集团解决了急支糖浆面临无原料的难题,还极大提高了种植农户的经济收入。

  最让业界所称道,也最让刘正宇自豪的,是他和同事对崖柏的重新发现。崖柏是世界上最珍稀、最古老的裸子植物之一,被植物学家称为“植物大熊猫”“活化石”。199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崖柏列为中国已灭绝的三种植物之一,崖柏从世界自然保护名录中被除名。

  刘正宇对此很不服气,1999年,重庆市成立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骨干调查队,刘正宇带领调查队走进城口大巴山深处,经过3个多月艰难寻找,终于在城口县明中乡龙门村的密林中发现了上百株活体野生崖柏树。经鉴定确认无误后,刘正宇和同事在国际权威杂志《林奈学报》上发布论文《崖柏没有灭绝》,宣布崖柏仍存在于中国,引发全球反响。

  在40余载科研工作中,刘正宇先后主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林业局及重庆市科技局、市卫生健康委等各级课题78项,在国内外公开发表学术论文155篇,主编或参编著作16部,获地厅级以上科技成果奖47项(次)。单独或与他人共同命名发表“金佛山竹根七”等药用植物新种106个,包括南川木波罗、金佛山兰、银杉等众多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极高的植物物种,其中5种还以刘正宇的名字进行了命名。

  走进群众心窝的“木香书记”

  开州区关面乡泉秀村位于秦巴山区深处的刀岭与谷壑里,山顶遍地木香,大片绿叶护着薄土,根上有一股子韧劲,能扎进80厘米深的贫瘠土里。秋冬时节,药农采挖出一截拇指粗细的根茎,烘干当药材。剩下的根埋在地下,在冬去春来之时,又会破土而出。

  盖满绿色的木香基地里,再也看不到周康云的身影。和这里的木香一样,他已把自己的根永远埋进了地下,将一直守望着日新月异的泉秀村。关面乡党委书记郑斌说:泉秀村是中国木香第一村,周康云同志身上饱含着厚重的“木香精神”!

  泉秀村地处深山,土地贫瘠,交通不便,是远近有名的穷地方。村民唯一的希望就是木香。海拔2000多米的七里坪适合种植,但七里坪与泉秀村之间,只有一条一人宽的“毛毛路”相通,沿途几乎都是悬崖峭壁,木香全靠人力背。

  2005年6月,周康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不久,试图打通这条路,他带着村民用锄头挖,铁锹铲,一截一截地刨。两年之后,勉强修了一条碎石路。但大车仍然进不去。“要让车子开进来,木香卖出去”,周康云时刻惦记着修路。

  乘着政策春风,周康云积极奔走呼吁,争取资金支持。2017年,泉秀村终于启动木香公路硬化工程。路通产业活,木香一年比一年卖得好,村民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实现了整村脱贫。

  为了更好地帮助百姓,他索性住在老旧村校里,两块碎床单当“窗帘”,门口常常摆着几双旧胶鞋……为补贴家用,周康云妻子独自在山上种木香,晚上睡在简易棚房里,很多天才下来一次。周康云经常骑着摩托车到村民家里串门,排忧解难。他常说:“老百姓的事,我不干哪个来干?”提起周书记,村民们总是赞不绝口。

  去年腊月,天寒地冻,村民王显平家的牲畜掉进粪坑。周康云得知后,及时赶到,甩下摩托车,跳进粪坑,泡了40多分钟,终于将牲畜救了出来。和周康云搭班子的村委会主任周后清“埋怨”过周康云,“他太拼了,把自己搞得太累。”

  周康云有一个习惯,经常记笔记,“周成柱还有834.9元需要医保解决;小额信贷户一共3户,要及时对接……”然而,工作笔记上的日期,永远定格在了2019年8月7日。8月8日中午1时许,周康云骑摩托车为村民检修水管途中,不幸坠入山崖。

  周康云生前和村干部商量,在木香基地建一个加工厂,提高木香的附加值。现在,加工厂的事情已在推进中。遗憾的是,正待收获的木香基地里再也看不到“周书记”的忙碌身影;可又幸运的是,泉秀村有这样一个“周书记”。

  为民解难 为党分忧

  “信访工作,作为党和人民群众沟通的桥梁和纽带,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对我们党的看法,我能做的,就是为民解难、为党分忧,为党和人民群众架起‘连心桥’。”这份“架桥”的初心,43岁的文永学,一守就是12年。

  1996年,文永学通过公开招录,成为万州区公安局的一名警察。2007年,服从组织安排,他来到市信访办,干上了信访接待工作。

  12年来,文永学接待信访群众4万余人次,解决疑难信访问题100余件,不少信访群众还成了文永学的“铁杆粉丝”,除了逢年过节发来慰问短信,平时也常常“线上交流”。文永学说,群众来信访,本身体现了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作为党和政府的“代言人”,他就应该为群众解决困难。

  2016年春节前,我市某区县来自10余个省份的60余名矿工,临近过年了,还没有拿到工钱。这群无奈的矿工只好选择上访,寻求政府帮他们讨回工钱。“政府一直说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为啥子我们拿不到工钱!”面对愤怒的矿工们的高声质问,文永学没有遮掩,没有推诿,而是立即表明了他的态度:“民工工资决不能拖,你们没拿到工钱,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请大家放心,我现在就帮大家协调解决!”

  经过6个多小时的沟通协调,矿工们拿到了工钱,满意地踏上了回家过年的路。这群矿工信服文永学,留了电话,有些还加了微信。

  文永学所在的市信访办接访处,平均每年要接待数万信访群众。作为接访处负责人,培养更多合格的接访干部,也是文永学工作的重点之一。

  文永学在日常工作中,总结出一名合格的接访干部应该具备“五功”:“内功”,即要熟悉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听功”,即善于倾听;“看功”,即要学会察言观色,能透过现象发现本质,通过一点洞悉全局;“说功”,即要把政策法规、措施方法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表达出来;“抓功”,即要从信访群众的只言片语中抓住重点。

  在文永学看来,信访群众讲述问题时,很可能情绪比较激动,或是有的信访群众表达能力有限,很难将自己遇到的问题或诉求讲述清楚。而这“五功”,能让接访干部在与信访群众沟通交流时,迅速抓住问题核心,从而及时疏导信访群众的怨气,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和途径。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文永学认为,信访群众来找他们寻求帮助,正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群众遇到了过不去的坎,找到信访办,我们都该管。”

  当一名人民满意的法官

  廖子怀今年56岁,1995年,他放弃了优厚待遇,自愿申请到巫溪县法院下堡法庭工作,一干就是24年。

  24年来,廖子怀扎根这片热土,始终以司法公正、司法为民为宗旨,以法庭为家,巡回审判,送法下乡,凭着一双“铁脚板”,穿烂了无数双解放鞋,踏遍了法庭辖区每个角落。在法庭辖区,一提到他的名字,当地老百姓无不竖起大拇指。24年来,他直接办理了民事案件3500余件,年均办案数量位居全院干警前列,所办案件80%以上通过调解结案。

  廖子怀作为扎根偏远山区法庭的“老黄牛”,先后获得了十余项殊荣。2008年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司法局授予“指导人民调解工作优秀法官”称号;被评选为“2013年度感动巫溪十大人物”,被巫溪县人大常委会评选为“2013年度模范执法先进个人”,2013年被重庆市纪委评为基层干部勤廉榜样;被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记个人三等功;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3年度全国法院先进个人。2014年,被重庆市委、市政府表彰为“人民满意公务员”。数次被巫溪县人民法院评为优秀审判员、优秀法官、先进个人。下堡法庭也多次受到上级法院和党委政府的表彰。

  廖子怀是土生土长的下堡人,他心里总是想着那里的父老乡亲,关心群众的疾苦,千方百计为老百姓排忧解难。下堡法庭管辖地域辽阔,交通不便,在送达文书和巡回审判中都要走路。从这山走到那山,一走就是几个小时,很多时候和他同去的法庭年轻干警都挺不住了,而老廖还在硬撑着,他常说,“我习惯了,只要案件办好了,心里踏实了,腿就有劲了。”

  下堡法庭受理的案件大多数是婚姻家庭纠纷、邻里矛盾,但每个案件往往关系着几个家庭甚至几代人的和睦相处。廖子怀深知这些案件的重要性,总是一遍遍耐心细致地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坚持多调少判,将矛盾纠纷化解在源头。

  针对辖区涉及外出务工人员离婚的案件多,当事人双方不在同一地方的特点,廖子怀每年都会把同类案件集中起来外出巡回审判,到当事人所在地开庭。仅去年6月11日至18日,廖子怀就先后到达武汉、黄石、京山、天门及广州等地,昼夜兼程,途经几千公里,历时8天审结了7案。

  廖子怀在下堡镇生活了56年,一遇到案件,难免有说情送礼的,但他一概婉言谢绝,讲明道理,引导他们正确行使诉讼权利。24年来,廖子怀无数次拒吃请,拒收礼金礼物共计3万余元。

  “我是一名普通基层法官,24年来虽没办过多少大案,但对‘公正’二字,我无愧于心。”廖子怀如是说。

  接续传递8小时外的光和热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在潼南区,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因为志愿梦想走到一起。

  潼南区星火志愿服务协会有成员208名,平均年龄只有27岁,其中共产党员128名。“8小时外”成了队员们约定俗成的活动时间,每到周末,潼南的大街小巷、田间地头、困难群众家中都活跃着星火的身影。

  在“帮助他人、快乐自己,从我做起、坚持到底”的信念支撑下,近年来,协会募集到善款500余万元,全部用于助学、助医和扶贫解困。

  针对潼南劳务输出大、留守儿童多的现状,星火志愿者深入分析农村地区贫困家庭学生学习和生活现状,制定了“4+1”关爱贫困留守儿童助学圆梦项目,从经济、学习、成长和家庭4个方面开展精准帮扶。

  据了解,“4+1”关爱贫困留守儿童助学圆梦项目对经有关部门认定的贫困学生每年资助2000元;星火志愿者在潼南重点村打造了10个“星愿小屋”,队员们在“8小时外”到小屋为贫困学生辅导学业,激发兴趣爱好,指导他们成长。该项目实施以来,累计帮扶学生400余人。如今,潼南区已将“4+1”助学圆梦项目升华为以区内困境儿童为对象的“4+1”全链条志愿服务,将16岁以下帮扶学生全部转入特困供养人员,将16岁至18岁帮扶学生纳入特困人员,帮扶学生有了基本经济保障。

  几年前,潼南还有1万多户、5万多人在贫困线上徘徊。星火党支部积极响应脱贫攻坚号召,将志愿服务经验灵活运用到脱贫攻坚工作中,为贫困户摸清家底,找准原因、分析优势、发展产业,带领他们增收致富。为了帮助当地百姓造血,星火志愿者主动认亲戚、结对子,寻找自己的帮扶对象,直到他们彻底脱贫为止,他们利用现代化的信息工具,为当地百姓开通了网络热线,靠朋友圈、微信向外传递当地土特产的生产信息。

  如今,潼南区星火志愿服务协会经过5年的磨砺和沉淀,已从一只初生的小鸟变身为扶摇而上的大鹏。一次次更换队伍新鲜血液,一次次筑造队伍新的精神堡垒,一次次激发队伍新的力量,唯独没有改变的,是他们“甘为星火记初心,为民奉献担使命”的理想信念。

  截至目前,星火志愿者累计开展活动1万余次,服务时长超过5万小时。这群普通的年轻党员干部,因为共同的理想信念走到了一起,将个人心底的点点微光汇聚成一簇闪耀的星火,在“8小时内”他们踏实工作、干劲十足;“8小时外”,他们以温暖和明亮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本组稿件由记者胡润雪整理,图片由记者喻梵摄)

上一篇:康纪强调研景城乡一体化发展
下一篇:做新时代的奋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