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又至,雪花飞
来源: | 时间:2019-12-25 08:47:39 | 点击:0
  

  余道勇

  冬又至,雪花飞!家乡下雪了吗?

  “小雪大雪不见雪,冬至到来雪花飞。”漫天飞舞的雪花儿,是家乡田野和山峦间一道年味美景,吸引着孩童们在雪地里尽情地欢呼雀跃。对雪花的喜爱,可能几乎是长江南岸的人们的共性,我也不例外。由于家乡处于长江南岸之滨,节气特征似乎总是要比北方晚一个节拍,小雪大雪时节是很少下雪的,但到了冬至,雪花就可能会在一夜间不期而至。当我们抬头望天,把舌尖儿伸到半空想接住一片冰冷的雪片的时候,总是嫌找不到一片较大的雪花。其实,每一朵雪花都飘飘洒洒而抑扬顿挫地在空中驿动跳跃,在寒风中并没有固定的落地路线。我们仍然很是兴奋——有雪花飘落在脸上,在小伙伴们那红扑扑的脸蛋上消融,留下一片水印,虽然很冰凉,却感觉是被仙女给予了亲吻。可是,雪花纷飞的时间总是在傍晚,当漫天雪花越下越猛,地上、田野、山峦逐渐有雪花堆积的时候,大人们总是不识时务地喊小伙伴们回家吃饭睡觉,生怕小孩子们在雪地里受冻着凉。我们只好怀着无比的眷恋回到火炉边,围坐在妈妈的身边,边烤火边喝热汤,但心里面总是惦记着外面的雪是不是积满庭院,明天的积雪够不够堆雪人,能不能打一场尽情的雪仗?

  世界是如此的公平和有趣,当老天带给人们寒冷的时候,同时也带来了人间的美景。第二天天未亮,我们就在被窝里忙不迭地探出身来打开窗户,伸出小脑袋往外瞅,只见屋外的地面积满了皑皑白雪,近处的屋檐上披上一层厚厚的白衣,远处的山峦已是白茫茫一片混沌?好高兴啊,小伙伴们立马跳起来穿衣就往屋外去了,那留在屋外的小路上的第一行脚印,一定要走得整整齐齐,不管哥哥姐姐们喊快回来别冻坏了,童真就像这大地上洁白无瑕的雪花,恣意而透明,全然不顾脚上袜子都没有穿。

  最寒冷的天气,总是离不开火的。妈妈早早地在灶房里生起了火,一是准备早饭,再就是为晨起的家人提供冬日的温暖,随着火焰的升起,一缕袅袅的炊烟从屋瓦的缝隙里冒出来,屋顶上的那一片雪花逐渐融化消失,露出屋瓦的黑色本色。这就是生机,在冬日的山村里,家家户户都冒出了炊烟,白色的屋顶都露出一块黑黑的圆圈,那就是人类在严酷的大自然环境下,哪怕是青黄不接的冬季,坚强而充满希望的生活的写照。

  早上雪停了,一夜的无声飘洒,天上的仙女也许累了,暂停了天女散花般往人间抛洒雪花的劳作,回到妈妈身边烤火去了!还是李太白豪迈,这漫天的雪花从哪儿来的?“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真是佩服他的想象力!醉后的天仙,把揉碎的云朵抛给大地,成就了玉树琼枝,装点了关山庭院,温暖了人间心瑞!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冬至了,春还远吗?跨过小寒大寒就立春,温暖的春天,总是让人们在经历了最寒冷的磨炼后如期到位,就如妈妈的火炉,在我们放学回家的那一刻,总是能烘烤和温热我们那冻得发僵的手指和脚趾,她那布满老茧的双手,总能在轻轻抚摩中温暖我们那冻得发红的脸蛋,擤掉我在冰天雪地中冻得不自主流出来的鼻涕虫,让我们在寒冷的冬天里仍然感受春天的和煦!

  冬又至,雪花飞。那飞舞的,不仅仅是雪花片儿,还有从我的手提火笼里飘出的火星和木灰。踏过了雪,打过了雪仗,妈妈总会给我们送来一个手提的火笼,这个火笼就是用铁皮罐头盒子做的,在罐子上沿钻两个小孔,穿上一根铁丝做成提手,往罐子里放入火炭和炉灰,提在手里,就是一个暖手的火笼。当火笼的火快熄灭时,我们会往里面加一些自制的木炭,然后使劲地往火笼里吹气,把木炭点燃;更有趣的是,小伙伴们不知从哪儿学来的朴素的物理常识,不用往火笼里吹气,而是抡起火笼伸直手臂,把火笼绕身做三百六十度大旋转,一会儿就把木炭点燃了。那抡起飞旋的火笼,犹如一个摩天轮,在呼呼作响中,飘逸出片片炭灰和火星,与雪花一起飞舞在空中,在雪地里构成一幅美丽的图景。

  年年往复,冬去春来。当雪花再次飘扬,幻化在我眼前的,除了那洁白的雪片和儿时火笼的炉灰和火星外,多了一根根白发。那是雪花和木灰染就的母亲的白发,虽远隔千里,那飘扬的雪花里,仍然清晰可见那丝丝白发,仍然温暖着远方的我辈,催我奋进,激我思绪,感我怀想!

  冬又至,雪花飞。最寒冷的季节,总是想起最温暖的时光!

上一篇:“飞檐走壁”的调车员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