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至 思念长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6-11 08:45:48 | 点击:0
  

  苏雯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童谣大约已经很少有孩子会唱了,可是端午节依然是要过的。

  城市里,传统节日的味道总会淡一些,好像是在过节,又似乎少了些什么。若是在家乡,端午节的集市热闹极了,除了粽子,还能买到和蒜瓣一起煮过的发芽蚕豆、五彩丝线编织的小手环,还有各种各样好看的香囊。妈妈会去树林子里寻找箬竹叶子,或者是林下生长的一种名叫“蜘蛛抱蛋”的植物叶子,因为它们长得十分宽大,韧性又好,很适合用来包粽子。

  我不大喜欢吃粽子,可是很喜欢看妈妈包粽子。看她把粽叶卷成好看的小锥桶,再一勺勺地把糯米塞进去,最后用棉线紧紧地把粽子五花大绑起来。粽叶翠绿翠绿的,水浸过的糯米白白胖胖的,好看极了。

  据说江边会有人赛龙舟,我倒是见过长长的龙舟停在水边,可是却没看到过比赛……传说屈原在端午这天投了汨罗江,用生命表达了自己对故国的忠诚,所以人们要向水里扔粽子。可是,这时候在水上赛龙舟不是会打扰到屈大夫吗?

  早在屈原之前,端午就已经和水密切相关了。人们在端午的午时取水沐浴,认为可以祛病强身,《楚辞》曰:“浴兰汤兮沐芳华”,因此端午又被称为浴兰节。宋朝时,范致明在《岳阳风土记》里明确地说端午节竞渡的目的,是要送走灾难和疾病。那么屈大夫选择这个时候投江,也是想用清泠之水洗涤去污秽和烦恼吧。

  还有呢,传说白娘子在端午这天喝了雄黄酒,然后就变成大白蛇。那么,端午为什么要喝雄黄酒呢?原来,五月热毒盛、邪祟毒虫生,以菖蒲为剑、艾蒿为旗可以驱邪,而雄黄、香囊五色丝线以及各色香草,可以驱走虫蛇鼠蚁、赶走流行时疫。

  于是,就有了一个“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门前艾蒲青翠,天淡纸鸢舞。粽叶香飘十里,对酒携樽俎”的端午节。

  从文化的角度来说,节日,本就是为祝祷而生;所以,它代表一个民族对自然、对生命的最为朴素的观念。农历五月多半与夏至相重,此时日照时间长、气温高,且常常阴雨绵绵。此时,各种疾患、时疫开始流行,所以人们称五月为“恶月”,并尝试着以礼仪的方式来干预自然,将人的生命与自然的节律连为一体,驱赶邪祟、消除灾祸,以保护生命、保障正常的生活秩序。

  其实,不管什么节日,玩得最开心的总是孩子们。那些习惯了的生活节奏在节日里会被打破,然后,一个一个的新鲜的小惊喜就出现了:清明的纸鸢、端午的香囊、七夕的针线、中秋的月饼,还有好多好多曲折离奇的传说,以及连爸爸妈妈也说不出道理来的有趣习俗。这些小小的改变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地重复着,等到孩子们长大,又会教给他们的孩子。文化,就这样代代传承下去,历经千年的风雨,变成了我们记忆深处的、浓浓的情结。

  我抱怨着节日味道太淡的时候,旅居海外的大学同学说:“你知足吧,我连一片艾叶都见不到呢!”他说,每到过节的时候,就越发想念故乡。但是不管他怎样努力去营造气氛,周围的人却不能理解他在做什么,只能自己在回忆里慢慢搜寻,一点一点地拼凑出一个节日来。

  听着他的诉说,我倒是想起了文天祥的那首诗:“五月五日午,赠我一枝艾。故人不可见,新知万里外。丹心照夙昔,鬓发日已改。”一枝艾蒿,连接起了千里之外的思念。

  文化,是生养我们的土壤,是我们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积淀,是无论漂泊到哪里都思念着故乡的游子的心;所以,它能把我们的心拧在一起,然后,再传递给我们的孩子。

上一篇:麦儿香 过端阳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