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儿香 过端阳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6-11 08:45:16 | 点击:0
  

  余道勇

  老家的端午节叫端阳节。端阳节总在麦子成熟的季节如期而至。“麦儿香,过端阳”,小时候,过年以后最期盼的就是过端阳节了,因为,端阳节我们有麦粑馒头吃!

  尽管现在天天都可以吃到麦粑,但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里,吃一顿面粉做的麦粑馒头,还是一种难得的奢望。我们不懂过端阳节有什么讲究,只知道在这一天里,家家门前的门柱上,要插上一对艾叶,大人们说,这是为了驱除邪恶之气,因为艾叶有驱虫的味道,可以防止夏天蚊蝇滋生;又有人说,这是为了纪念一个人物,这个人物,是楚国的忠臣,名叫屈大夫。

  端阳那一天早上,母亲就开始起来揉面粉。面粉是头一天用自家地里打出来的麦子磨出来的。母亲说,面粉有八五粉、七五粉之分。我很是不懂,妈妈告诉我,七五粉也叫精粉,就是一百斤麦子只出七十五斤面粉,麦麸要多些,面粉自然就会少些。一般人家都舍不得做精粉,都加工成八五粉。八五粉就是一百斤麦子可以打出八十五斤面粉,麦麸相对要少些,但面粉看起来要黑一些。庄稼人实诚,不讲究面粉的精粗,只讲究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每一颗麦子。一粒粮食一粒汗,每一颗麦子都是农民用心血从地里面刨出来的,值得珍惜!

  用八五粉做出来的麦粑馒头,不很白,带着一点暗褐色——那是麸皮的色彩,也是大地的本色!我们稚嫩的舌头吃不出来精粉与粗粉的区别,只知道那一缕缕从蒸笼里飘出来的麦粑香气,足以勾起我们的鼻子和舌尖生出无数的馋虫。当母亲把做好的麦粑放在蒸笼里,然后一屉屉的蒸笼叠在一起,放在大锅里大火猛蒸,我们就无心再去旁边的禾场上玩耍了,只等着麦粑出笼的那一瞬,哪怕不能第一口就吃到,也能先睹为快!

  我就是这样看着母亲把一个个麦粑做好、上蒸、出笼,然后眼馋嘴馋地等待大人们发出可以吃的指令。在揉面粉的时候,要加上耙曲,没有这个东西,蒸出来的麦粑不会发泡,就会像米耙一样是实心的。耙曲就是酵母一类的东西,揉进面粉里,做成一个个麦粑,过一会儿就会膨胀,再一个个放进蒸笼里,一层蒸笼一般放十几个;一层层的蒸笼放在锅里架起来的蒸笼架上叠好,一般都要叠到五层。母亲说,这叫蒸蒸日上、五谷丰登。

  看着锅里的水被烧得咕嘟咕嘟响,热气从蒸笼的四周升腾开,穿过灶台边的小窗户,倏忽一下从小窗口钻出屋外,或者从屋顶的屋瓦缝里飘散出去,带着一股清香,弥漫在小村子里,整个小村子顿时都沉浸在一片烟雾香气之中。这是对入夏以来第一场来自大地的收获的庆祝。冬小麦经历了一冬一春的霜雪,在农历五月迎来了一场丰收,让人们赶在端阳节之前完成收割并加工成面粉,专候端阳节的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能够蒸蒸日上,吃上一顿软绵绵、香喷喷的麦粑馒头。这是何等朴素而真诚的大地情感!

  麦粑出笼的时候,一个个变得又胖又软,酵母在面团里面生成的气体把麦粑撑开,使整个麦粑变得松软可口,既有嚼劲,又软绵松嫩。母亲并不急于把刚出笼的麦粑馒头拿给我们吃,而是放几个在托盘里,在麦粑上醮上一点红墨水,让麦粑更加充满喜庆色彩,供奉在祖先牌位或神龛前面,祈求神明保佑每一个人都平安健康,保佑这一片土地能够年年风调雨顺。供奉之后,才招呼家人们一起享受这一顿天赐大餐。人们用麦粑醮上白糖或芝麻糖,抑或是醮上自制的辣椒酱,再炒上几个自家菜园子里采摘的小菜,品尝着端阳节里的麦香味儿。如果有路过的客人,母亲也总是热情地招呼他们一起来吃一个;同村的乡邻们,也都把刚出笼的麦粑相互赠送,以表达好客之情。被邀请来吃的,或者是接受了邻居相送的,总是忘不了对麦粑赞美几句,说道:“好味道,这麦粑又软又有劲,又白又胖,今年收成不错哟!”这代表了朴实的山村农民对美好生活的祝福,那时候,很少有人家把麦粑做成真正的又白又胖的,因为他们生怕浪费了太多的麸面。

  长大后,我才知道,端阳节还有吃粽子、划龙舟等习俗,吃麦粑也成为随时可以有的生活,但对那一层层蒸笼上冒出来的腾腾热气,以及农历五月麦儿香、过端阳的回味,总也挥之不去,深深地印记在脑海里!

上一篇:妈妈的粽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