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牛偏二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6-04 08:49:27 | 点击:0
  

  熊芯

  太平场镇地处南(川)涪(陵)巴(县)三县交界处,历来是商贾过往、贸易兴隆之地。太平场地势落差较大,东面坐落着九台山,白岩为最高峰。春寒料峭之时,岩顶仍是雪花纷飞,而岩下的河沙却已绿破春晓,农人早已春耕繁忙。

  太平场物产丰饶,六畜兴旺。同时也衍生出了专门的家禽家畜交易市场。在太平场镇的下场口,明末清初变成了家禽牲口的交易场所,称“畜市坝”。“畜市坝”建有“牛马遮棚”“猪羊栈桩”“鸡鸭圈舍”。各类家禽牲畜按区域分类,按类分区,随行就市进行交易。这里成为南川、涪陵、巴县周边十多个乡镇猪牛骡马交易的大市场。

  家禽交易,通过买家与卖家当面讨价还价,很容易便达成交易价。但猪牛骡马是乡下在交易时候的大宗商品,既是他们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也是一个家庭最值钱的家什。故此,卖者和买者,常常因为价格原因各不让步,相互间常常因价格因素争得面红耳赤。买卖牲畜双方往往也很难达成交易。于是,双方都急需一个中间人来劝和调停。这个中间人,按当时的市场行情,在双方之间周旋,劝说卖买双方各让一步,于是交易便在这个劝和调停人的做刚做柔中达成。

  这个中间劝和调停人,就是当地人称的偏二。偏二靠在牲畜交易中获得中介报酬,相对于靠劳动吃饭的农民来说,当偏二求生存也算是一种职业。

  太平场当时的偏二不少。这些偏二每天从这个场镇赶到那个场镇,从这个村跑到那个村,打听谁家有猪牛骡马出售,是公是母,是肥是瘦,他们都了解掌握得一清二楚。都是乡里乡亲的熟人,买家自然相信偏二,偏二正好投其所好,在谈生意的时候故意踩价,这样生意才很容易谈成。这方面还体现了一个“诚”字。如果买家过于奸猾,偏二过于狡诈,被卖家识破,那这桩买卖就很难谈拢。遇到这种情况,诚实的乡下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客气话:“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说完,便牵着牲口回家,又择时寻找其他的偏二议价。

  在牲口交易中,牛偏二是最独特的交易方式,商议的方式也与其他牲口交易不同,在当时的川东地区一带都是采取“当面以口相谈,隐蔽以手议价”的方式。

  太平场周边的农民养的牛,多以水牛、黄牛为主。人们称公牛为牯牛,水公牛称水牯,黄公牛称黄牯;称母牛为沙牛,水母牛叫水沙,黄母牛叫黄沙。母牛中偶有不能孕产生子的,人们习惯称飘沙。根据牛的年龄,对牛有穿鼻边、教担子,对牙、边牙、四牙、六牙、白口、穿花、苞谷蒂等等称谓。四六牙为牛的青壮年期。当地有“四牙六牙正当力”的说法。不同用途不同年龄的牛,在交易的价格上差异很大。

  牛偏二往往在场镇的某个固定茶馆喝茶聊天,了解牛市信息,等待交易业务。卖牛的找偏二了解牛市行情,委托偏二联系买家。牛偏二就按买家的意愿,到平时了解到的卖家去看牛。根据牛的性别、年龄、牙口、长相,给出一个较为合理的行市建议交易价。买家向偏二了解清楚牛源情况后,提出买牛意向。偏二便按买家要求,带买家到相应合适的卖家处相牛,买家若一眼未相中牛,便拍屁股走人;买家一旦相中牛,双方才坐下来开始慢慢谈交易。

  交易中,对牛价数词的特别说法称“牛市黑话”,他们将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说成早、台、斜、茶、拐、劳、条、敲、沙、海。将交易时的最大数如百、千、万说成梗,如一千三百元,说成为早梗茶等等。

  买卖双方当面讨价还价,将手伸进衣摆或者桌下,相互摸捏对方的手指调整价格。食指加中指表示2,食指加中指加无名指加小指加拇指表示5,单个拇指表示6,单个小指表示7,拇指加食指表示8,食指弯曲表示9,拳头表示0。有奸诈的偏二,在这个交易流程中,有时候挤眉弄眼,或用肢体示意。倘若被人看出破绽,这桩买卖十有八九就会泡汤。这样的交易方式,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

  太平场随着农村青壮劳动力纷纷外出打工,伴随农业机械化的推广应用,农田靠牛耕作的传统越来越少见。曾经风靡一时的牛市交易市场慢慢变得萧条起来,牛市交易中的偏二,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最终,成为人们久远的怀念与记忆。

  曾经的牛偏二,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偏二职业,多数人转行成为太平场镇上的座摊生意人,他们用精明能干的头脑、巧舌如簧的灵动嘴巴,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而今,他们已经成为太平场镇商贸领域的源头活水……

上一篇:有姐如母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