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姐如母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6-04 08:48:52 | 点击:0
 

  王静

  现在的人多是独生子女,我们这一代人很多都有兄弟姐妹。我的姐姐一直那么深爱我和妹妹。每当我想到她,心里就温暖。

  我总感觉有兄弟姐妹,是一件幸事。这也让我内疚,因为我身体不好,不能给儿子添个弟弟或妹妹,让他一生有个贴实的陪伴。

  姐姐只比我大四岁,但是很小的时候,她就懂得照顾我。我六岁那年,姐姐十岁。有一天,姐姐和院子里的伙伴到山上去砍柴,我一定要跟她去,可她却不想带我。于是我背起背篓,跟在她屁股后面走了好久。

  到了半山腰,她再次叫我不要跟着她。我生气地说,你不让我去我就把背篓扔下山去。结果,我真的把背篓扔下山去了。姐姐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只是无可奈何地到山脚把背篓拾回来。长到很大,她说起这事都还是对我无可奈何。

  姐姐十七岁就出门打工。当我十六七岁读师范的时候,对人事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姐姐经常给我寄钱,让我和家境好的同学一样,想吃就吃,天天穿漂亮的衣服,日子过得开心得不行。

  时至不惑的我现在才懂得,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靠打工来支持小妹读书,是多么的不容易。在外面生存,要承受好多风吹雨打、孤独无奈。我那时是那么不懂事,想要什么了就开口找她要,她从不拒绝。

  我结婚的时候,我娘家条件不是很好。姐姐拿出攒的钱,花了一万多块,给我添置了家具电器之类。

  那个时候的金山镇,被人认为是南川最穷的山区。嫁妆能办成这样,让太多人羡慕。

  结婚那天,看着我的陪嫁,一位表叔笑着对我说,你落到福国去了哟。而我却不懂,我很幸福吗?

  我生孩子的时候才二十二岁。姐姐的孩子比我早生两个月,她生孩子我根本没想要送她什么,也不懂她的痛苦与累。她抱着孩子来医院陪着我,然后把生孩子要用的钱塞在我枕头下。

  一直以来,她就是这样付出。父母无力,她就像父母。也许当时的她,也不知道长姐如母的意义,但她就是凭着本性这样做的。

  而后几年,姐姐带着孩子,不能上班,处境一天不如一天,过得很拮据。但她从不对我们说这些,从不希望得到我们的支持与回报。

  有时家里只有几百块钱,都快揭不开锅了,她也不会说。她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盼望……直到孩子读初中,能自理了,她才去重新找工作,改善家里的条件。

  她从来都说,我是老大,当然应该承担更多。老大这个角色,是她对责任的理解,对爱的理解。

  有一年我生病了,住院三十多天。回到家,打开电脑,才看到我的邮箱里每天都有姐姐传来的邮件。几十封信,不外是重复又重复的叮嘱:早点好起来,吃好穿暖……

  妈妈过世,首饰要分给我们三姐妹。我和小妹习惯了听老大的,我们把首饰盒交给姐姐,等待她的分配。

  姐姐流着泪拿起那些首饰,把重的戒指、大的项链之类分给我和小妹。而她只要了一些不是金银的小饰品。她要的这些饰品,虽不值钱,但是我知道她会珍藏。

  这几年,老姐经济条件好太多。早上六七点就出门上班,上班期间有空隙要在网上做微商,晚上回家要在自家的店里看店到半夜一两点钟。

  她说她累得只有半条命了。一个月下来,赚的钱还是很可观的。但这些钱转眼就到别人口袋里。因为姐夫做生意欠了账,她要替姐夫还账。在她的人生思维里,从来没想过推脱、逃避。她本性里的思维只有责任。

  姐姐经常穿的都是几十块的衣服、鞋子。想着她这一辈子还是赚了不少钱,可她经常穿的,就一直是那几十块的鞋子。

  对自己,她抠得半死,对家人朋友,她一掷千金,不求回报。

  有一回家里人团聚吃饭,堂弟说,大姐是我们的榜样。而我却被姐姐惯得习以为常,甚至傻得不懂得大姐是榜样,付出了多少。

  有姐如母,母亲走了,现在,被惯大的我也习惯像姐姐对我一样对小妹。虽然我傻,竟也学会了传承。

  祝福我的姐姐,祝福我的亲人,祝福所有的人……

上一篇:走过太平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