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太平场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5-28 08:47:30 | 点击:0
  

  余道勇

  历史从人类的想象中开始,也总是在人类的活动中延伸!意大利哲学家维柯说,任何民族的历史都肇始于神话。神话时代虽然不是严谨的历史,却是人类所能想象得到的最远的与人类相关的故事,反映了人类活动的轨迹和思想。

  我从乡村的春野遁形,去寻找人们在浩渺宇宙中的一丝痕迹。这一丝痕迹,可以来自大西南一个小小的角落——南川区太平场镇。

  太平场镇有一块雷劈石,不知岁月几何?

  石头的存在远早于生命的诞生,而生命的源流也远早于人类的历史。中国神话对于石头的诠释,是基于对人类自己的一种思索:我从哪儿来,又将向哪儿去?孙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哪吒也是被托塔李天王一剑从卵石中劈出来的。神话总是代表了人们的思想意识,也点燃了人类历史的明灯。起码,这种原始认知,也是人们对自身存在的一种思考。

  从南川城区进入太平场镇必经的公路边,有一溪涧,叫做河沙溪。这里两侧深山如碧,山林植被丰富,山涧溪流淙淙。溪流一路向北,汇入黎香溪,从涪陵蔺市注入万里长江。风光如此秀丽,令人心旷神怡。然而溪流之中,有一巨石,黑压压乌沉沉,似有截断溪流、兴风作浪之势。此石圆滚滑溜,可大可小,变化莫测,自封河神,时而堵塞河流,水漫青山;时而洪水倾泻而下,淹没良田,百姓苦不堪言。当地百姓连年进贡朝拜,祈求赐福。而此石冥顽不化,自恃劳苦功高,作威作福,无法无天。原来,这块石头是女娲娘娘补天时炼就的一块丹石,不小心掉落此地,从此兴风作浪。女娲娘娘闻听此事,令雷公电母到人间察看。随后,巨石被雷公击中,电母一剑劈之,化为两半,不能动弹,从此,河清海晏,风调雨顺,遂有太平。

  这就是“雷劈石”。此时的雷劈石,静静地躺在河沙溪中,任由溪水从身边流过,成为人们眼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这个穿越,大快人心。天下大势,浩浩荡荡,太平世界,岂容胡作非为?

  雷劈石的传说只是一个神话,神话是人类意识的开始。也许一开两半的这块石头,早就先于远古的人类而存在,人们好奇地观看这一块石头缝,任思绪纷飞。

  距离雷劈石数百米的崖壁上,有方形洞口若干个。这些洞口,距公路不远,可沿小路上行抵近观看。这就是被确认为市级保护文物的雷劈石东汉崖墓群,路边立有市人民政府的保护石碑。在太平场镇,被确认为市级文物的崖墓群有两处,另一处在犀牛岗,均在河沙村,相距不远。

  我再次穿越。两千年前,这里却是一处悬崖峭壁,深深的河沙溪两岸,峡谷如削,雷劈石已经静静地躺在河谷之中,永无翻身之日,人们乐享太平。然而,人们对于自己的归属,又陷入了沉思:我的躯体究竟要放在何处,才能使得我的灵魂安宁?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在中原大地上,就有了崖葬的习俗,大概与三峡一带的悬棺葬俗一样,人们试图把自己的灵魂安放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于是,河岸悬崖峭壁之上,用竹子搭建的脚手架上,王石匠带着他的徒弟凿开坚硬的硅酸岩,叮当声响彻山谷,历时数载,遂成墓室。然则其墓主人为何人,却成千秋谜案,既无文字记载,又无墓碑可考。

  目前,在大西南腹地,包括南川太平场及天星等处,以及贵州道真、正安和重庆的綦江、江津等地,均发现有大量的崖墓群,其年代考证只是推测为东汉时期。而唯一能够证实到确切年代的,只有太平场镇的这两处崖墓群。在雷劈石崖墓群一处墓口上沿,明显可见“阳嘉二年……”字样。

  阳嘉二年乃东汉顺帝年号,当年为公元133年,而在犀牛岗的一处崖墓上沿口,刻有“阳嘉三年”字样,即公元134年。

  东汉时期,有一位学者,翻越千山万水,从贵州正安出发,奔赴京师洛阳,拜著名儒学大师、经学家许慎为师,成为经师大儒。他就是尹珍,亦名尹道真。现在的贵州省道真县即是以其名字命名。公元107年,尹大师从中原大地学成归来,在大西南的大山深处,开馆讲学,把中原文化授予山民。他亦在南川设馆教学,现在的尹子祠即是他开馆教学之地。尹珍大师把汉文化带到了大西南,汉字记事代替了结绳记事,崖葬也成为一时新兴的习俗。

  我从历史中苏醒!一切历史的沉淀,总是泾渭分明地将文化传承从芸芸众生中萃取出来,就像黎香溪那一股清流,穿越古廊桥、隔渡滩、五星园、郑家碉楼,与三维空间组合而成为立体丰满的四维坐标,记忆在浩瀚的绿水青山之间,永不凋零!

上一篇:雪山之巅的思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