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场廊桥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5-15 08:36:33 | 点击:0
  

  王云中

  金佛山属大娄山系,拥有独特的桌山地貌,缥缈的云海奇观从挺起的脊梁向北延伸,直至宾化(南川古称)北门——太平场,伫立的九台山和天赐山弄云成水,化作一汪碧玉——黎香溪,千年流淌,滋养着太平场两万儿女的休养繁衍,千年无悔、大爱无言。

  生长于斯的黎民百姓,从幼到老,从生到死,从刀耕火种到现代文明,历经数代,无不感恩这方膏腴的水土,膜拜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处处留下动人心弦的风情故事,有东汉阳嘉二年雷劈崖墓,有滆渡滩头渔火闪烁,有渝黔挑盐古道翻山越岭,有郑家侠医散银赈灾……。众多故事和传说汇聚成厚重的人文底蕴,如一粒粒晶莹剔透的珍珠,散落在漫漫历史的风尘中,似风如雾亲切而遥远。

  风雨廊桥,太平场地标性建筑,飞檐翘角横卧在清澈的黎香溪上,任春肥秋瘦、冬冷夏炎和年轮疯长,一如既往地仰视皓月星空,始终如一地凝眸溪水烟波,不知疲惫地迎送过往村民休养生息的希望,嘎吱作响的脚步声是其辛勤工作的浅吟低唱,哗哗流淌的溪水声是其美好生活的飞扬激情。桥旁的吊脚楼不堪重负凸现苍老,佝偻着身子嫉妒廊桥的伟岸和坚强;桥下的青石板略显懈怠长满青苔,停留着脚步疑惑廊桥的青春和娇艳。

  其实,廊桥也会苍老,廊桥也有青苔,缘何在四季轮回的蹉跎里如此坚强笃定?如此朝气蓬勃?因为它承载着一个动人的故事和承诺。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太平场地处巴国国都与南邑荒蛮交界处,原本无桥,黎香溪水流湍急且深不可测,两岸村民只能隔溪相望、无法通达,偶有涉水横渡者无不危险至极,给当地村民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不便。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逐渐改善,两岸村民齐心协力在黎香溪下游隔渡滩前拉一绳索,凿一小舟撑船摆渡,暂时解决了两岸村民的交通运输,渡船成为了太平场黎香溪两岸一道靓丽的风景。曾几何时,撑船艄公用轻划的竹篙荡漾起两岸村民美好生活的向往,漫不经心的摆渡出黎香溪两岸的繁荣。

  历经岁月更替,巴国与南邑交往日益频繁,大量的人流物流涌向太平场隔渡滩,太平场茶马古道、渝黔要襟的地位开始树立并日益凸显,一叶小小的渡船如何能承载起南来北往的希望?这竟然成为了一代又一代隔渡滩艄公的心头之痛,面对汹涌而来日夜渡船的客商却又无计可施,艄公们寝食难安。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亘古名言在隔渡滩头一位艄公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清朝嘉庆年间的一天,年过六旬的艄公生命弥留之际,拿出穷其一生撑船积攒下来的积蓄,交于后人,留下“修建廊桥”遗愿。艄公子孙承父志,四处募捐修桥,世人皆感动,纷纷慷慨解囊,公元1817年,风雨廊桥建设竣工,黎香溪两岸天堑变通途,成就了古老巴国向渝南黔北传递社会文明和文化的驿站伟绩。

  廊桥遗梦的艄公精神是一种大爱无私,承载着艄公对村民美好生活的向往;廊桥遗梦的艄公精神是一种坚韧执着,承载着艄公毕其一生的实干和苦干;廊桥遗梦的艄公精神是一种豁达开放,承载着艄公心忧天下的胸怀气度。艄公精神激励和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太平场儿女,让他们在战胜自然、改造自然的历史洪流中,总是那么不畏艰险、无私忘我、奋发图强、开明开放。

  如今的风雨廊桥依然横卧在黎香溪上,一如既往地仰视皓月星空,始终如一地凝眸溪水烟波,像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虽然已卸去南来北往的重担,却在岁月的铅洗中成为太平场儿女心中永远的图腾。

上一篇:记忆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