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场之春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5-08 08:18:26 | 点击:0
  

  熊芯

  实话说,交通条件改善了,城里人到乡下玩耍,大多选择早晨出门晚上回家,很少有人选择在乡镇住下来。

  为了感受太平场镇的春天,我决定在太平场镇住一晚。

  清晨,我在清脆的鸟语声中醒来。

  早晨7点,天已大亮,走在初春的早晨,感觉空气特别清新。当第一缕春风拂过山野大地,春天便睁开了惺忪的眼睛,娉娉婷婷向人们走来,困顿了一个冬的心,不由明媚而芬芳起来。

  南方的春天似乎要来得早些。春天像信使,向人们传递春的讯息。仿佛一夜之间,各种花儿便竞相开放,海棠花、玉兰花、迎春花、桃花、李花,不甘示弱开满枝头,一树一树花儿,芬芳夺目,惹人春心荡漾。

  我踏着桃花溪水、草木拔节的声音沿黎香溪行走。最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太平廊桥。远远看上去,廊桥色泽斑驳、古朴典雅,颇有些古朴厚度。石桥两座桥墩矗立在两岸石滩上,气势如虹的飞檐青瓦桥身横跨两岸。这座两千多年的古廊桥,历经岁月雕刻,见证世事变迁。桥连接太平场的人脉和渴盼,更连接着太平人的幸福生活和美好向往。

  潺潺缓阔的黎香溪,从高处看,或呈条状,或呈环状,溶溶滟滟,盘亘出更远的视线。若循着廊桥下到溪边,便见裸露滩石棋布散落在溪上,溪水如玻璃般透明,浅濑处,可见泥苔包裹卵石,它们或紧挨,或零散;而稍大石砾,有的方形,有的卵石状,它们不知何时随潮水汇聚在这里,微风徐徐,相处静安。水深处,则幽邈无穷,掩苒摇飏。我寻得一滩大石坐下,远眺延绵逶迤的雄鹰岩,像一道屏障把整个场镇围绕。环视被山峦环绕的村庄,突然,洁净清洌的溪水在阳光与轻风作用下,晃过一道道如鱼鳞般的波光,似金丝曲折反射,又似挥杆拨击水面漾去,若隐若现的溪石也仿似跟着舞蹈,水中央一两块露出水面的石头则光滑亮闪,如调皮的幼儿探头凝视外面的世界,光滑澄净的肌肤恣意接受着雨露风华……大自然处世不惊的美流经多少光年,才变得如此涵虚若空游,我不禁陷入深思。

  我静静地凝望着清澈的水,倒影着婆娑的竹和树、蓝莹的天,发觉连云朵飘动的姿势也随着水纹在摇晃,溪水两岸时而传出鸡鸣犬吠,掠水而过的鸟儿轻滑啁啾,在空际中传荡着慢慢飘远;溪畔连片的果树包裹着一簇簇娇羞的花蕾,远远望去,片片雪白的梨花开遍荒野,溪岸人家田畦菜地间夹着花圃,郁郁葱葱,空气中涤荡蓊勃的清香。回眸间,我发现水边石堆间缝长出挺立的小草,它们总是默默扎根,而今清秀丰盈,飞扬朴素高洁的羽翼。

  离开古廊桥,沿着黎香溪漫步。春天的风如同小娃娃的手,柔柔软软温温和和的,不像冬日寒风凛冽刺骨,也不像秋风扫落叶般凄凉。春风吹过寂寥的黎香溪,吹醒了沉睡的庄稼土地,把阳光也吹得格外明媚。小草懒懒地探出了头来,树枝冒出了嫩绿的新芽,黎香溪哗啦啦唱着欢快的歌匀速地向远方奔去。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溪边柳丝染绿了整个初春。风抚过柳枝,几缕暗黄如烟若雾般飘逸,渐渐染绿枯瘦的早春。早春时节的柳叶,犹如跳动的音符,让春日多了几分诗意与活泼。山坡上、田埂边,回归的燕子在天空中盘旋,院子里的孩子们追逐春风奔跑、欢叫,带着纯真无邪的笑。我们的心,也被春风吹得欢欣雀跃起来,乘着燕子的身影,目光跃上了湛蓝的高空。忽地,眼前豁然一亮,前方竟出现了一派田园风光,几幢新房老屋错落有致,房在竹林中,屋在山水里,如此如画美景,尽览眼底!

  又走数百米,眼见前方仍是盘山之道,我停歇了下来,在路边一处阴凉的草丛中坐下,山脚下鸡鸣虫聊,犬吠鸟啼声顿时明晰,而周遭那些无人眷顾的野枝野草,此刻都与我亲近起来,如此贴心贴肺,仿佛成了知己,亦如倾诉的恋人。疲惫的我倚靠着它们,不远处几块麦地的麦苗经过春风雨露的滋润,撒着欢地拔节生长,由黄变青,由浅变深。近处的几畦菜地,各种蔬菜嫩旺旺,绿油油的,看着就想抓一把尝尝。有一两株我叫不出名的褐色植物,它的枝干清硕如归隐的高人,叶子焦脆卷曲好像快要掉落,但斜枝却倔强地长出白色的花瓣,有的裂成似细绒。轻轻地触碰,似有细小的刺疼。有一株躲在我身畔,花叶如此细小,枝干却挺直有力尽显卓然身姿;还有一株植物特别美,皮肤黝黑如异域的公主,花瓣从根部使劲长出,依次攀爬错开排列,细数竟开了十几朵小花。我轻轻抚弄它们,闻着山中沁人心脾的野草清香味,才感觉周围这些不起眼的小草,有着人世间最善解人意的体贴与温柔。我想:置身于山水之间,选择在太平场住一个夜晚,是值得的,恰好,我可以尽情地与大自然对话、倾诉……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来催人早,放眼田野,到处是忙碌的身影,翻土、点豆、种菜。太平场人追赶着大好春光,孕育着美好梦想,播撒下金色希望。他们用辛勤和汗水在勤劳中拽着春风奋力奔跑,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春播秋收,定能绽放出丰收的喜悦。

上一篇:你若山鹰归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