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方言怼上普通话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3-19 08:21:21 | 点击:0
  当方言怼上普通话

  ——城管那些事儿之二

  余道勇

  中国语言是如此丰富,同一个字,不同地域,要么发音不一样,要么声调不一样,有的甚至音和调完全相距十万八千里,形成各种方言。语言产生于民间,也丰富于民间,地方之间的语言沟通,最容易成为调侃的内容和对象。特别是一个外地城市管理者面对本地居民的时候,那个普通话的音调显得尤其突出,可以引发许多的故事。

  作为一个城市管理者,免不了要与群众打交道,免不了语言上的交流。当然,我这一口比较正规的普通话,怼上所谓“川普”,或者重庆方言,我只能听得懂却无法说出来。然而,我却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话说某年某月某日,我带队去检查老城区骑门摊整治,看到城北路上一排门店,都用竹床或凳子占领了人行道。我问队长怎么回事,队长向我诉苦说,这是一个“老大难”,整治了一百遍又反弹了。我就不信,一条街都整治不了?何况这是大多数市民都支持的行动,也是城市发展的客观需求。我走近一家门店,用标准的普通话对店主老板说道,老板,这是人行道,根据法律规定,是不允许摆卖物品的,请你收回门店里面去,好吗?我说得这么礼貌得体,总不至于引起店主人的不满吧?这也是我柔性执法的要求,先礼后兵嘛!店老板是一个烫着卷发的时髦女郎,见我说得那么一口普通话,哈哈一笑,调侃地说:“哎哟,帅锅(帅哥),还说普通话嗦,都是本地人,说啥子普通话嘛。”搞得我脸红一块紫一块的。她哪里知道我是外省的,还没有学会说重庆话呢。队长想上前解围,我制止了他们。我并不恼怒,而是被女店主的话给逗乐了。店主以为我会发怒,与她吵架,或者会对其占道物品进行强行处置,但我都没有,而是与店主进行沟通,问她为什么要把东西摆在外面。她说,她也不想占用人行道,只是这一条街都这样,她不摆出来就显得吃亏了。看来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执法的公正、公平和整治的持之以恒上,是我们的执法一曝十寒,助长了这种占道经营的坏习惯。这条街只要有一家骑门摊不予以处理,那么每一家都可以设骑门摊。孔子云,国人“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指一种社会公平与正义。只有大家都遵守共同的规则,这个规则才能起作用!在后来的整治中,由于我们信守诺言,一视同仁、公平公正,骑门设摊的现象就逐渐消失了。

  再有一次,我又碰到一个卖菜的农民大哥,经常推着一辆三轮车在街上转来转去,不去菜市场。我走上前对他说道,这位大哥,这是城市道路,不是菜市场,请你到那边的菜市场里面卖菜好不好?结果,这位大哥竟然一蹦三尺高,跳到三轮车车厢上,大手一挥,作演讲状,喊道:“哎,你是啥子人哦,还说普通话,你是坐直升飞机来的吧?”我被他说得一头雾水,幸好我的队员们来“救驾”,我才没有被他继续“教训”。

  受此“打击”,我决心一定要学会说重庆话。其实,重庆话也不难学,因为重庆话其实也是属于北方语系,与普通话的发音基本相同,只是声调不同。我发现一个规律,凡是普通话的第四声,在重庆都说成是第二声,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所有第四声字,都说成了第二声,那就很接近重庆话了。比如,重庆的“庆”是第四声,我读成“勤”,妙极了!然后,再把一些与普通话发音不一样的字记住,比如法律“律”字,读成“录”,相似的绿色的“绿”等字,都读如“录”。再然后,学习一些方言字,比如“钱”叫米米、捻捻、子弹、皮款,上面叫“皮面”,下面叫“落堵”,吃肉叫吃“嘎嘎”,送礼叫“走人户”,等等。不到半年时间,我就可以流利地用重庆话与我的管理对象交流了。甚至有一次,我就用重庆话与上百名群众交流,化解了一次执法纠纷。

  语言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工具,城市管理者也必须与群众打交道、交朋友,才能赢得他们的理解支持!与群众打交道,最关键是要“落教”(耿直),让公平正义在人们心中根植,才能够实现从社会管理向社会治理的转变!

  现在的南川,满街的普通话,大山深处这一座拔地而起的秀美城市,不再存在普通话与方言互怼的尴尬了。这是时代的进步!

上一篇:你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