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东街的记忆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1-22 08:19:03 | 点击:0
  老东街的记忆

  余道勇

  据说东街要拆迁了,决定再去走走!

  这里有太多的城市记忆,浓厚而遥远、绵长而亲切!没事的时候,趁着还没有完全拆掉,该去逛逛了。这座小城市,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被誉为是一座万山丛中拔地而起的秀美城市,变美了,变高了。站在永隆山的观景平台看一看,大都市的味道,就像火锅麻辣烫一样巴适得很,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感到自豪和骄傲!然而,我却喜欢往老东街的小巷子里面钻,去寻找这座城市古老的记忆!

  南川这座城市,建县已有一千三百余年,饱经沧桑。历史的追溯,县志里有,我不想班门弄斧。但人的记忆,总是与小城故事有关。我们无法得知千年以前这座城市的模样,但是,就像生物化石总是记录了一个物种的特征一样,老东街,无疑就是城市的文脉化石。不用去猜测,老东街一定是一条石板街,青石铺成的街道,木板装点的店面,人们悠闲自在地进行着针头线脑的交易,门前的石凳上,穿着青蓝布衣的老人,吧哒吧哒吸着土烟,很有范!然而,这一切,我没有亲见,但是我从某些图片上见过。老东街是不是这样,我并不能确信。

  但我仍然喜欢东街,虽然我的记忆是片段的。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莫不是由于文化的因素,使得人类具有历史的传承和文脉的延续。一个民族的凝聚力和生命力的最大黏合剂,也是文化。而所谓生命力,就是一件事物具有的与其他事物不同的东西。就像大理古城、凤凰古城、阆中古城,现在都是商业一条街,连卖的东西、放的音乐都一样了,也就没有什么生命力了。而东街却与众不同。

  我喜欢这里的叫做城墙扁的地方。这可能是现在县城一类的城市里为数不多的历史记忆了罢?从城北路上去,有一小巷子,叫城墙扁巷,巷子的一侧,是现仅存的一道城墙。城墙是由石块垒成的,足有三米高吧!我无意去考证其年代的久远,在这么一个现代化的都市中,有这么一段古老的城墙,顿时给这座城市增添了一笔厚重的底蕴!虽然这段城墙不像古城西安的城墙那么有名气,但也代表了一个历史的存在。

  东街还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叫做解放路。叫东街是因为这里是城市的东边,连接东环路,与南街、北街、西街相对应,也许当时的南川城就是这东、南、西、北街围成的。但叫做解放路,就与南川的解放有关了。1949年的11月27日,刘邓大军从武隆白马过来一路势如破竹,南川和平解放。解放大军就是从东街进城的,估计当时还有城门,因为城墙扁那儿有个地名叫城门洞。为了纪念南川和平解放,东街也就改名为解放路了。

  东街的解放食堂也是最有名的了。现在的小吃店都叫什么餐馆、饭店、面庄之类的了,只有这个解放食堂却几十年地这么叫着。去解放食堂吃饭的人,也大多是些穿着青蓝色土布衣服的本地人。他们喜欢在那儿喝干劲汤,吃那种蒸得发裂的带麦麬的馒头,或者吃油条油饼;那儿的桌子也很有特色,都是过去农村里用的八仙桌和条凳,现在这种桌子和凳子都不多见了。那个凳子,也就是用来舞板凳龙的那种,我们经常在反映抗日战争时代的重庆的电影里面看到这种凳子。很有趣吧!

  东街的店铺里卖的东西都不一样。在靠近新华路的这一段,一溜儿店铺都是卖的农具,许多是都叫不上名字的东西,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晓得它们的用处。在新民路那点,还有一个小小的篾货市场,卖的全是手工编制的篾货,如簸箕、米筛等等,现代的人,工业化生产的东西多了,全然把这些手工篾匠都搞忘记了,估计篾匠这活儿都要失传了。到了清明节,在城墙扁那一带,各种各样的清明花又成为一个大市场,城里人要下乡去扫墓的,都到这里来买清明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在教堂旁边,又形成一个旧货市场,都是一些二手旧家具,喜欢淘宝捡漏的,就可以到这里转转。在一条叫新建路的小巷子里,干脆就是一个“冥府”街,卖的全是纸钱花圈什么的。城市在飞速地扩展着,但估计没有一个新市场能够保留这样的商品专卖了。

  东街片区拆迁进行时,我流连在那些小巷子里,我也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只是一种不舍,我知道在城市化发展过程中,这是时代进步的号角,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但总还是觉得有那么一丝遗憾,但愿这些记忆在重建以后能够被人们想起,不至于被丢到历史的故纸堆里面去,我便释然了。

  这些小城故事,加上我的文字,也算得上是乡愁罢!

上一篇:新年断想
下一篇:浓情乡愁年夜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