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断想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1-22 08:18:30 | 点击:0
  新年断想

  李瑛

  新年来了。

  阳台挂够了腊肉腊香肠,挂得密匝又特别有层次,据说挂得越久,腊肉香肠就越是香,挂得越多,来年的生活就会越丰裕,所以早早地腌制烟熏,挂好了,静等儿子温暖归来。

  腊肉的香除了舌尖鼻尖,最浓的味儿是在我心里。

  河风和着各种香味,摇得挂件呼呼声响,是吟唱又似述说,东西挂得越来越多,盼儿的心情,变得越来越急切。

  而那午夜电话,果真就是爱儿暖心的歌谣,越来越动情,越来越好听,恰是那串遥远风铃,于是,我不再无所适从而烦恼,开心地笑,笑在新年里那份至深至美的挚爱中,激动也好慨叹也罢,洒脱地挥之散去,亦是莫大欢喜,莫大幸福。

  儿说,新居坐西朝东,面向嘉陵江面,妈也要面朝大海,心暖花开,家里阳台种满植株,也种一株在妈心里吧。是呀,新年到了,种一株心里的鲜花吧,红红的,灿灿地温暖缱绻了的这个冬天,让心头的鲜花滑过严冬,经过流年,哪怕最终变成落红,也不枉演绎过的心弦故事。

  新年来了,虽然还有刺骨的寒风从季节深处吹来,但慈爱的眼眸早已穿透远方那扇窗子,厚积着思念和亲爱,儿行千里母担忧:远城的孩儿,新年了,你是不是同样有种别样的归心似箭?

  蜗居小城一隅,心绪随着漫天飘舞的霜花肆意翻飞,洋洋洒洒掩盖往日忧愁,霜花宛若一枚心心向往的叶儿,横扫寒冷季节,让生命最原本的空灵展出淋漓酣畅,以一种愉悦的舞动姿态,浅吟低唱,记录简简单单、纯美无瑕的迎新过程。

  新年来临的第一天,他便毅然结束了陈旧的昨天。

  独自坐在窗前,放眼望去,河对面的卢作孚广场、街道的每个角落,已然挂满大大小小灯笼,星星点点倒映河中,跳跃着翻滚着璀璨无比,小城,在这样的特定年末,骤然添上一份喜气,年的滋味萦绕心头;也许是经受了太多困惑,那种奋争的倔强也已深入骨髓,在风风雨雨中支配着我的思想,无论走到哪里,无论遇过什么,都无法改变最原始的初衷。大概,这就是一种感情的自然流露吧,抑或是某些痕迹,勾起某些心事。

  经历得多了,看得淡了,回头想想,曾经的曾经和所有,何尝不是一缕尘烟,伴着新年钟声飘忽远逝,这种无以言表的境况,便会更加浓郁,如老酒般,醇香而浓烈。这味道里面,渗进新年新味道,不得不认真体悟自己的多愁善感,自己已经站在退休队伍中间,自己已经步入不惑之年,不惑,大概也就如此吧?

  人类形形色色,而所有人的初衷,都是为事业为家庭为孩子辛苦辗转,千方百计努力付出,本是为了改变生活,不曾想却被生活改变,举目四望,物欲横流的年代,穿梭往来的多少过客,为了满足金钱和权力欲望,在追寻的苦旅中或挣扎或爬行,苦寻中丢失自我,原生态本真已经越来越远,远得遥不可及,因此,又如何消得了故事里打拼者的多少百结愁肠?

  昨天的陈年旧事已经无需储存,还得像处理垃圾一样,该清理的,必须悉数清理,就像使用太久的电脑,要定时刷新、杀毒,要重装系统、重建新的文件夹,要毫无保留地删除,彻底删除曾经弥漫的斑斑驳驳,曾经的闲言碎语,让本来的喜庆日子注入更多新鲜血液。

  所幸,孩儿秉存母亲坚韧,不因苦楚的残缺而背负重重行囊,在依旧跋涉的旅途中,不弯腰背,不弯脊梁,心境超然地去实施,去回赠,点染自己与众不同的颜色,独具一格。儿说,即便是撞上这样或那样的无奈与孤独,也莫抱怨,莫要忧伤。

  新年来了,像春天送来的阳光潜入心怀,开启新明天,从头到脚都是新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生机勃勃,不管是贫穷的,还是富贵的,有官衔的,没功名的,都去耕耘去收获吧,耕耘自己有限的那份自留地,收获一份珍贵无比的过往,固守一份花前月下的拥有,崭新的年度和氛围里,将乏味的日子过成快乐的逍遥,一定要笑着走路,笑着工作,笑着更新自己每一天的每个好心情,认认真真刻录自己梦里花开的人生,优雅地,诗意地迎接新年的第一缕阳光。

  新年来了,意味着生命价值的重新评估和掂量。

  新年,让人充满无限遐思,无限断想,真好……

上一篇:让妈妈送饭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