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上金佛山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9-01-08 08:41:05 | 点击:0
  

  易文

  我生长在金佛山下的一个小山村,20岁之前只听说过金佛山,没有机会上去领略她的绰约风姿,金佛山便成了我心中20年的向往,其间,不知多少次同一方向的仰望变成了梦中定格不变的身影。

  据说金佛山上最神秘的是古佛洞,古佛洞是亚洲海拔最高最大的高山溶洞,此生不亲眼所见,会遗憾此生。这让我们心驰神往。

  至今还记得第一次上金佛山的情形。那是1983年的夏天,我们不敢草率行事,更不敢轻举妄动。得先选择一个大晴天,最好是雨过天晴好几天之后的晴天,这样便于刨开杂草开路前行,不然衣裤湿透;再确定没有伤风感冒、萎靡不振之类,不然身体吃不消;然后准备行装,干粮、开水、毛巾、火把之类一应俱全,不然败兴而归。

  走路上山,是不太现实的。从北坡上山,从山脚到山顶,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毛狗路(野生动物出没之路),需要四个多小时。从南坡上山,要经过文凤、三汇和金山镇,几上几下,翻山越岭,抵达头渡镇,再经过一条又弯又陡、又窄又烂的机耕路,坐货车上山也需要四个多小时。

  机耕路是政府修的,用于通往半山腰的竹林经营所。竹林经营所是金佛山上唯一的建筑物,隶属于南川县林业局,用于管理金佛山十多万亩方竹林。第一次上金佛山,得联系在经营所的吃住。

  那一天,我们住进经营所,期待一睹金佛山的稀奇芳容,揭开古佛洞的神秘面纱。翌日,我们早早起床用餐,兴致勃勃地向山顶出发。爬坡上坎,穿过银杉岗、牵牛坪、原始森林,再过方竹林、凤凰寺、药池坝,直奔古佛洞。

  凤凰寺很有名,却只有遗址,早已不见当年兴旺的香火。听说,只有金佛寺与之齐名。而金佛寺也只有遗址。名寺庙荒废到无人问津,我们也没有在此停留。金佛山荒芜到人迹罕至,我们终于来到了山顶。

  马不停蹄,在杂草丛生、荆棘密布的小道上一路奔波,满头大汗,汗流浃背,风尘仆仆,气喘吁吁,是我们当时的真实模样。干粮、开水、毛巾都派上了用场。

  我们来到小小的古佛洞口,在竹筒里灌入煤油,在筒口处塞上布条,倒立一下,浸上油,点上火,做成火把,借着火光,直往古佛洞里钻。

  原生态的洞穴小道,宽宽窄窄,弯来拐去,真有七十二道弯,真是曲径通幽,幽深得我们心里发毛,有点胆寒。一听说还要原路返回,一想到煤油烧干火会熄灭,我老想着会不会一去难返,心中的忐忑不安实际上是恐惧和寒战。

  一路上,我们在忽明忽暗的唯一通道中,东碰一下,西撞一下,全然顾不上脸、头、手、肩到处沾上湿乎乎、黏稠稠的东西,只怕火灭掉队遗留在至暗中不见天日,所以一路或吆喝,或唱歌,或大吼,以壮壮胆,提提神,除除恐惧。

  终于来到古佛洞,可火把实在难以让人窥见她的全貌,漆黑而幽深,不知她神秘在何处。我们既兴奋异常,又有些遗憾,还担心遗落洞中,于是紧紧攥住一支又一支火把,那是我们出洞返回药池坝的生命之火。

  出了古佛洞,我们大出一口气,坐在石头上,如释重负,有点心有不甘,意犹未尽。

  下山后,我们逢人便说去过金佛山古佛洞。而一位古稀老人问:“古佛洞神不神?”我们说神。老人又问:“哪儿神?”我们不知从何说起。老人就说,多去几次就知道了。

  金佛山养在深闺人未识,犹抱琵琶半遮面。这又激起了我们再上金佛山的兴趣。可是,上山进洞太不容易了。

  再上金佛山时,上山依然如此艰难,山上依旧荒草茫茫。我们吃了前次的苦,受了相同的累,还没有感受到古佛洞的神秘。

  古佛洞的神秘,却闻名遐迩,一直牵引着远近宾朋。常有宾朋不辞辛劳,慕名前往。对有的南川人而言,陪人上金佛山,那是苦差事,能推则推尽量推,唯恐避之不及。如果当天一个来回往返,有人就感到恐惧。因为免不了吃苦受累,腰酸背痛。因为那个年代上山太难,难识金佛山真面目。

  1988年夏天,慕名上山的人开始多起来。南川师范美术班学生毕业前夕,集体上山,开展写生活动,完成毕业作品。其间,一个刘姓男生不幸迷路走失。

  当天下午得知消息,我们立马乘坐旧式北京吉普车从南坡火速赶往金佛山,心想能在天黑之前找到这个学生。为争取宝贵时间,吉普车就在泥石路、机耕路上开得飞快,一路扬起的灰尘,朦胧了路上步履蹒跚的行人,一路溅起的沙石,打得路边树叶沙沙作响。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像是飙车,又像是赛车。左右转弯,上下颠簸,东歪西倒,抓住或撑住某处的双手手心都浸了汗。那一路的惊魂,那一夜的忙碌,却不见失踪者的身影。

  由于交通不便,通讯不便,探寻工具不多,救援设备落后,南川上下动员,不遗余力,满山寻找,花了整整7天,才发现这个学生困在悬崖峭壁的中间,所幸最后得以获救生还。

  这一次快速上山,参与救援行动,我印象极其深刻。

  虽然不便,虽有危险,却挡不住金佛山的魅力,也挡不住人们上山的脚步。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也成为顺应民心的共识。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成为南川党委、政府的战略。

  南川1994年撤县设市,2007年撤市设区,一届一届抓旅游,旅游逐年上档升级,先后获取国家风景名胜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自然遗产、国家地质公园、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全国文明风景旅游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世界自然遗产等桂冠。

  这些桂冠不是虚名,其背后是上山不再艰难,变成春夏秋冬的乐行,金佛山的神秘面纱渐次展开。

  古佛洞开发投用,金佛寺复建投用,绝壁栈道开凿投用,北坡、西坡两条索道先后建成投用,山顶公路、健身步道舒适通畅,金山湖也即将形成对外开放……金佛山下已开通五条高速公路,一条铁路,山边的重庆江南机场已经动工,途经金佛山下南川城的渝湘高铁2018年动工了。重上金佛山,早已不是苦差事。

  最近几年,我多次因公、因私再上金佛山,轻而易举,旅途愉快,早已没有蜀道难的感叹和舟车劳顿的苦楚。

  走进古佛洞,不再需要火把、马灯或者电筒,能够窥见她神秘之处。曲径通幽,奇光异彩,水滴声声,回音悠悠,燕子盲飞,奇石林立,空旷灵异,宏大远阔,高深莫测,蔚为壮观,可容纳十万人,着实令人震撼和惊奇,照相机、摄像机确实难以记录,双眼难见全貌,文字难以描述,画笔难以写实。

  更神秘的是,这个古佛洞,并非孤立的一个高山溶洞,还连接着盛产火硝(可制火药、炸药)的金佛洞,金佛洞还有暗道连接着龙岩城。南川龙岩城与合川钓鱼城齐名,是一对姊妹城,同属抗蒙名城。古佛洞用于屯兵,金佛洞用于制硝,龙岩城用于抗敌,这是多么实在的功绩,又是多么恢宏的篇章。

  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是金佛山的特点。一年分四季,季季景不同,是金佛山的魅力。特点是表里结合的产物,魅力是内外兼修的结果。

  一直以来,自己不仅对金佛山的“内”“里”——古佛洞接金佛洞通龙岩城的兴趣依然不减,而且对金佛山的“外”“表”——药池坝盛名背后的4800多种中药材衍生出的产业链还特别感兴趣。

  金佛山被称为中华药库,这个药库孕育和支撑着金佛山下的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中药制药厂、中药材配送中心、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和三泉、天星等康养小镇。依托金佛山,关注大众健康,民生关怀到家,让人们特别欣慰和感动!

  行万里路,强于深居简出。美好生活从旅行开始。旅行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常态。尽管大多景区假日人满为患,交通拥堵,我也和人们一样,仍然乐于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日千里,乘兴而往,去欣赏大好河山,去感受繁荣富强。而再去、重上,已是常事和乐事。

  立体交通网的快速呈现,使天涯如若比邻,不再遥远。在神州大地上,金佛山只是绿水青山的一个代表,是金山银山的一个亮点。江山如此多娇,名山大川如此美好,已嵌入人们的现实生活,人们对美好生活不仅是向往,而且是用脚步证实的写照。

  而近在咫尺的金佛山,则是近水楼台,反复重上,轻而易举。上山不觉累,下山不言苦,乐在其中,乐此不疲,那已是一种共享。今天,上金佛山,游古佛洞,品神秘,赏美景,快捷而方便,一天可以顺利实现两个来回,跟40年前两天一个来回还苦不堪言,有着云泥之别。

  由难而易的,快捷方便的,不仅是重上金佛山。

上一篇:踏雪寻梅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