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四年独走长征路 画笔绘制路途旧貌新颜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0-23 11:19:44 | 评论:0 | 点击:0
  

  

 

  韦济众重走长征路作品。

  

 

  在重走长征路的四年里,老人几乎走遍了地图上标注的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 受访者供图

  ■ 记者 胡溢

  10月9日,一个以《巍峨丰碑 壮丽史诗——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2周年》写生作品展在南川中学展出。

  这些作品出自一位老人笔下,他叫韦济众,今年76岁,是南川中学高1960级一班的老校友,退休前是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美术教师。看着墙上展出的一张张照片和画作,听老人说着路途上的点点滴滴,“长征”这个原本只存在于课本里的字眼,变得渐渐熟悉而深刻。

  “不身临其境,不能体会红军的伟大,我一次次地踏上长征路,无数次被长征精神所感动。”

  长征出发地——瑞金、长征集结地——于都、突破四道封锁线、血战湘江、通道会议……墙上的一张张画作记录着老人的每一个脚印。在重走长征路的四年里,老人几乎走遍了地图上标注的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

  1965年,韦济众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先后在广州、深圳等地工作。繁忙的工作之余,老人经常深入渔港、山区、海岛等地,实地采风、收集素材和写生,创作了大量反映时代特色的美术作品。不过,退休前一次到瑞金、延安、井冈山等革命老区的采风经历,让他十分震撼。“可能是成长环境吧,我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对红军、对革命年代都有种崇敬,当我去到瑞金、延安、井冈山的时候,真的有一种心灵震动、精神净化的感觉,那个时候就有了走长征路的念头。”从那时起,他便收集资料、锻炼身体,开始认真做重走长征路的前期准备。

  从2003年退休开始,他连续四年8月至10月,都会背着行囊,踏上漫漫长征路,追寻当年红军长征的脚步,并用自己手中的画笔描绘长征路上的旧貌新颜。每一次“出征”,他都要带上三四个行李包,肩背手提。为了节省开支,大多时候都是搭乘公共汽车,只有公共交通无法到达的地方,他才选择包车。每到一地,他也只选择20元左右的招待所居住,吃的也是最便宜的面条,还常以干粮、饼干充饥。为了获得真实的体验,他尽量选择步行,解放鞋都磨破了好几双。

  长征路途遥远,有的地方条件也很差,有些惊险的经历让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后怕,最难忘的便是爬夹金山。“我去的时候是五月份,山上还在下大雪,我包了一辆车上山,雪太大车只能开到半山腰,能见度非常低,只有10米左右,积雪厚得都盖过膝盖,我还背着近15公斤的行李。”韦济众说,司机是一位藏族朋友,看到他这么大年纪,坚持和他一起上山,你拉我、我扶你,两人好不容易才登上山顶。为了捕捉最鲜活的画面,老人顶着风雪,在山顶画了近两小时。“两边都是万丈深渊,风雪大得都快站不住了,但是想想红军当年完全靠徒步翻山,咬咬牙便坚持下来了。”

  “我希望用画笔画出我心里的震撼,让更多的人感受长征精神。”

  画画是韦济众的专业,他的不少画作都曾得过奖。走长征路,不仅让老人感受当年红军的艰苦,也为他的创作提供了不少灵感和素材。

  韦济众的画作中,有不少都是关于老红军和当地居民的。四年来,老人走遍了四川、贵州、甘肃、云南、陕北等地,每到一处,他都会拜访当地的老红军,和当地居民聊天,感受当地的变化。

  “走一路,画一路,各地风土人情不同,我开阔了眼界、长了见识,画起画来也觉得多了灵感。”看着老人的画,发现有个特点:每一张纸上都有多个画面,有大有小,显得错落有致、灵动有趣。老人告诉记者,这叫“小构图”,不局限于一张纸只画一个景,主要看画者要表达的意思,自由构图。韦济众反映长征路上的150余幅画大多采用这种构图法,每张图上内容丰富,尽可能表现出长征的全貌。

  在漫漫长路上,韦济众对长征精神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画笔传承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激励更多的年轻人。2006年以来,老人将自己在长征路上创作的作品先后多次在广州、深圳等地展出。为了向家乡父老和广大师生传递红色基因,老人决定在母校道南中学、南川中学办一个规模更大的《今日长征路》写生作品展。为了充实这个画展,今年8月初,老人再次离家从深圳出发,重走十余年前走过的长征路,途经甘肃、四川、云南、贵州等地,进行了一个月的采风和素材收集,并进行修改和补充,希望到时给大家更好的视觉享受和心灵启迪。

  韦济众说,当年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是何等艰辛,只有自己亲自走走才知道。现在年轻一代对艰苦奋斗的精神淡忘了,作为一名党员,他重走长征路,就是希望用自己的行动诠释长征精神。

上一篇:保洁阿姨拾金不昧  失主登报表谢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