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 为爱坚守一座城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0-09 08:36:31 | 评论:0 | 点击:0
  

  为爱尝试 二十一年不言弃

  第一个到金佛山“千翻儿”的“药神”名叫刘雨若。

  抗战时期,西南地区的国军部队和中国远征军部队中恶性疟疾普遍流行,严重损伤官兵的战斗力。当时印尼是全世界最大的疟疾特效药奎宁的生产地,可由于被日军封锁,切断了中国的进口管道。

  转机出现在1937年,留美农学士刘雨若留学归国,在三泉镇筹备建立金佛山药物垦殖区,种植黄常山治愈疟疾。他这一“翻”,就“翻”好了千万人的生命。

  后来,经过改革与发展,垦殖区更名为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

  “千翻儿”还意味着敢为天下先。市药研所的专家们整整“千翻儿”了21年,才搞定野生天麻的人工种植。

  天麻为兰科天麻属植物,是我国传统名贵中药材,我区历来就有药农采挖天麻的传统。为了满足市场对天麻的需求并保护好野生天麻资源,上世纪六十年代,市药研所开始对天麻的野生变家种栽培技术进行研究。

  该所药用菌研究中心主任肖波说,天麻是一种神奇的植物,无根无叶,没有自养能力,不能直接从土壤中吸收营养,只能靠与其共生的蜜环菌供给养料。特殊的植物形态决定了,人工栽培天麻的关键是培养优良的蜜环菌菌种和菌材。

  当时,国内可查阅到天麻人工种植的技术资料几乎没有,唯一的出路只有靠自己摸索。于是,市药研所的专家通过野外采集的蜜环菌提取菌种,再进行提纯、复壮、转管、扩繁,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后,终于成功获得了天麻蜜环菌的栽培原种。1963年,全中国第一棵人工天麻在金佛山洋芋坪生根。

  为爱接力 祖孙三代守山间

  第二个到金佛山“千翻儿”的“药神”是刘式乔,他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是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的功臣之一,在这里发明了使用直接插播法种植黄常山技术。

  为了繁荣中药材事业,刘式乔倒在了工作岗位上,长眠在金佛山脚下。去世前他留给儿子刘正宇两个字:“感恩”,还留给了他“千翻儿”的基因。

  刘正宇从小就在金佛山上玩耍,几岁时就跟随父亲上山采标本。12岁那年,刘正宇因患上脑膜炎被医院放弃治疗。“是山上的两味草药把我救了回来”。他说。自此,刘正宇便立志要用一生来寻找“仙草”。大学毕业后,他选择回到金佛山,继续父辈的植物研究事业。

  47年,刘正宇一直致力于植物资源、植物基源分类和药用植物栽培的研究工作,从未停歇。一年到头,他平均有七八个月都待在野外,解放鞋要穿坏三四双,一把半月的镰刀生生磨成了窄窄的弯月,一副熊猫望远镜用到斑驳掉漆。在野外随身携带的《野外采集记录本》,已经在他的办公室里堆了好几箱。在这47年里,他发现了崖柏,震惊植物学界。后来又先后发现和命名植物新品种106个,南川木波罗、全国青蒿素含量最高的野生植物等都是他发现的。

  凭着这些成就,刘正宇在国内植物学界引人瞩目。北京、成都的几所高校和大研究所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走还是留?”在一般人看来,答案没有悬念。要知道,当时的市药研所距离重庆主城100多公里。交通不便加上福利待遇没有吸引力,很多人申请离职。

  可刘正宇却选择了留下。

  很多人都不理解,爱人谭杨梅却懂他:“他离不开金佛山,离不开大山里那些他心爱的花花草草。”

  至今还住在单位旧房里的刘正宇,似乎从未后悔放弃北京的“大单位”。他说,自己的心愿就是尽可能多地收集各种植物资源,形成一份完整的植物资源“家底”资料,当一名合格的“库管员”。

  刘正宇,沿着父亲的路走了47年,每年200次进山,现在他老了,他的路儿子接着走。他们一家三代人在这里坚守了几十年!刘正宇说:“金佛山已有一百多种药用植物难觅踪迹。我们的研究只有再快一点,才有可能多保护几种。只要我还能走得动、上得了山,哪怕70岁、80岁了,我也得继续做下去。”

  为爱探索 危及生命也无悔

  任风鸣是重庆万州人,在市药研所从事金佛山特色药材的保护利用工作已经6年了。

  刚来时,他一直听所里的同事说起“干岩矸”这种神奇的药材,由于没有见过,他便一直想要亲自去山里看一看。终于,在同事的带领下,他在金佛山北坡一处400多米高的悬崖上发现了干岩矸的踪迹。随即,他用绳索一头套在大树上,一头套在自己身上,在悬崖处下降了约100米,采到了一株干岩矸。

  “目前我们做了化学成分、药理、毒性分析,干岩矸确实在治疗某些疾病上有它的特殊疗效。”任风鸣说,刚开始研究干岩矸完全是觉得神奇,现在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保护好它,通过科学确定药用价值,造福社会。

  2015年,任风鸣考入协和医学院读博,毕业后放弃一线城市的工作机会,再次回到金佛山。他说搞珍稀药材保护开发,金佛山就是最好的去处。

  中药资源研究工作是一项繁重的工作,一个药品从发现时的一无所知到真正开发利用、惠及于民,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金佛山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探索的珍稀药用植物,如果这些宝贝不被发现,或是因为保护不力消失了,就是我们的过错失职。”任风鸣说。

  就是这样的一群人,80年来,他们用整个生命为家国民族、为人民健康而坚守。

  时光漫漫,最美的青春在这里一轮一轮怒放,一代代“药神”在大山深处默默地继续着惊天动地的故事。

上一篇:我区部分景点门票今起下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