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修复师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8-21 08:49:44 | 点击:0
  心灵的修复师

  ——记区人民医院重病精神科主任徐进
心灵的修复师
徐进会按时为患者查体,关注他们的身体变化情况。记者 陈姗 摄

  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不去谁去

  1997年,徐进从泸州医学院毕业,从医后的他时刻谨记希波克拉底宣言,不忘初心,始终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工作在精神科临床一线。

  8月17日早上8点左右,徐进来到医院,开始准备交班和查房。站在病房楼道里放眼看去,患者们安静地散步、聊天,还有的在各种治疗室里画画、做工艺品、唱歌、跳操。从医21年,徐进坦言,门诊或查房时碰到过很多突发情况。“看似风平浪静下,其实危机四伏。”

  2008年的一天,徐进正在门诊坐诊时,一精神分裂症患者突然发病,拿出一把刀就往徐进身上捅。第一刀捅在了徐进腹部,第二刀捅在了手臂。“幸好我比较胖,患者也是个女患者,腹部的那一刀没捅得进去,只在手臂留下一个伤口。”徐进笑着说。记者注意到,在徐进的左手臂内侧,有一个直径约2厘米左右的伤疤,愈合后的伤疤周边仍呈现不规则形状,可以想象当时伤口带来的痛。

  “精神病患者在被害妄想、幻觉支配下的暴力行为,会对周围的人造成伤害,精神科医生能做的就是使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徐进说,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不去做谁去做?他们不去管谁去管?

  心与心的沟通,打开患者心扉

  病房的走廊上,常常会有患者出来散步。当他们见到穿白大褂的医生,总喜欢上前聊几句。

  “医生,我刚刚买了套150平方米的房子。”

  “哦,在哪里啊?房子怎么样?”

  ……

  简单聊了几句后,患者走开了。徐进告诉记者:“顺着他们的话多聊聊,观察其言行举止和精神状态,对他们治疗有好处。”

  和其他科室相似,每天早上查房也是精神科医生的必修课目。但不同的是,其他科室查房可能以体格检查为主,但精神科查房以谈话为主。“其他科室的医生可以借助仪器设备找到病因,我们则要进入患者内心,与患者建立很好的治疗关系,让他信任我。”徐进说。

  曾经有一位年轻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徐进询问病情时极不耐烦,嘴里污言秽语不断。对这些徐进没有理会,反而更加耐心地跟他对话,通过聊一些患者感兴趣的话,逐渐让他放轻松。后续的治疗中,通过长时间的心理干预,患者逐渐认识了自身的行为是因为在幻觉的影响下,对周边产生了敌意。此后,患者对治疗不再抵抗。出院时,他还因此前的行为向徐进道歉。

  为什么连家人朋友都不相信的患者,会对素不相识的徐进敞开心扉呢?“因为精神科医生一定要站在患者的角度,通过心与心的沟通,打开他们的心扉,这在很多时候能挽救一个精神病患者的生命,也就能挽救一个家庭。”徐进说。

  消除病耻感,尊重和平等对待

  虽然,精神疾病患者未必能百分之百痊愈,但只要及时治疗,也可以与普通人一样工作生活。但是,病耻感却成了大多数患者心中的疙瘩。

  “不仅患者有,其实医生也有。”徐进说。刚毕业参加工作时,他都不会在人前提起自己的工作,“知道你是精神病医生,大家都不愿意和你往来。”

  好在,近两年随着对抑郁症等相关精神类疾病的重视,人们逐渐摘掉了对精神科医生的有色眼镜。但是,部分患者仍不愿意表露病症,有些患者则是在治疗后,就觉得自己好了,擅自减少药量或者停药,导致疾病复发。“目前,对于症状严重的患者,药物治疗仍是主要手段。随着现代化快节奏的来临,精神疾病患者逐渐增多,轻微症状的患者更是日趋上升,宣传普及精神类疾病刻不容缓,不论是精神科医生还是精神疾病患者,都需要我们尊重、平等对待。”

  25年前,一个懵懂的年轻人不经意间叩响了精神医学的大门,如今回首往事,徐进依然无悔自己的选择。多年来,他始终为推进精神科临床工作作着自己的贡献,先后发表论文10篇,并主持了四川省医学科研青年创新课题计划。“医生是一辈子的事业,我最大追求就是把患者治好,帮助他们更好地回归社会。”徐进说。

上一篇:免誓言 践仁心
下一篇:区人民医院举行首个中国医师节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