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已之力给人希望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8-21 08:46:08 | 点击:0

 以已之力给人希望

  ——记区疾控中心医师韦红

  

以已之力给人希望

  韦红隔几天就要检查区疾控中心的计划生育药具免费发放机,确保每一种药具都有货。记者 陈姗 摄

  孩子口中的“大胡子”医生

  从哈尔滨医科大学预防医学专业毕业的韦红,回到区疾控中心工作后,原本从事的是较为轻松的疾病预防信息系统管理工作,但他“不安分”地主动申请加入区公共卫生志愿者服务队。

  2012年,有的学校出现了流感,区疾控中心的人手严重不足,韦红自愿请命去了偏远的合溪镇中心校处理疫情,一去就是半个月。在半个月的时间里,韦红和孩子们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亲近地和他们打成一片,并鼓励他们不要惧怕疾病,跟着医师叔叔一起做好预防和治疗,大家很快便会健康起来。

  半个月的时间里,由于工作的繁忙和条件的限制,他没有换洗衣服、没地方洗澡洗头,更没时间去理发,韦红胡须拉杂的样子加上他幽默的说话方式,让学校的孩子印象非常深刻,亲切地叫他:“大胡子”医生。

  “搞传染病防治工作是没有严格的上下班时间的,需要24小时待命,即便是凌晨发生疫情,也必须立马动身赶去处置。”韦红说,从他的卫生应急生涯开始,手机一直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也没几个节假日是安心度过的,不管在哪里,无论有多偏远,哪里有病情,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妻儿心中的“坏爸爸”

  2014年4月,重庆每年对口援藏志愿者工作启动了。妻子临产在即,韦红却在4月底接到了援藏推荐通知,拿着这份沉甸甸的通知,看着刚满3岁的女儿和即将在6月临产的妻子,韦红有说不出的愧疚。

  韦红跟着来自重庆各地的10多个援藏志愿者一起出发前往西藏,房间里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独立卫生间,他想,既然是来援藏,就肯定不是来旅游享福的。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当地的疾控防治工作严重滞后,很多基本的防疫工作没能开展,经过一个月的援藏工作,当地的疾控防治工作有了很大起色,艾滋病咨询室建起了,接种门诊业务运行起来,疾控网络体系也变得通畅了。

  “受地理环境、语言和文化不同影响,下乡开展传染病防治工作、处理疫情就变得特别难。”韦红说,因为芒康县大多数乡镇都距离县城远、路况又差,所以到各乡镇开展传染病防治工作,能够坐两三个小时的车就到目的地就算不错了,大多时候都需要花上半天的时间走路或者骑马去。

  工作条件虽然辛苦,但韦红从未想过要中途放弃。半年的援藏工作,他不曾回过一次家,成了妻儿心中的“坏爸爸”。但这半年里,芒康县疾控中心的传染病监测、免疫规划管理,各个乡镇卫生院接种证查验及疫苗补种工作开展了起来……

  患者眼中的“啰嗦王”

  由于单位人员调动,从2014年底,韦红从疾病预防信息系统管理工作岗位上自愿调整到了艾滋病防治工作岗位,且全部工作都只有他一人承担。

  艾滋病防治工作相比之前的工作,其危险性要高得多,但韦红从不因为这种风险而懈怠工作。即便遇到有的病人不讲理、不配合,甚至辱骂他骗人骗财,他都只会淡然一笑,等对方冷静了再耐心解释、劝导,一次又一次,不少患者都称呼他为“啰嗦王”。

  从去年到现在,韦红遇到一位特殊的患者,在被确诊之后,他的心理状态非常差,多次长时间不回家,在外一个人孤独地漫走,两年的时间,韦红前前后后去接了他10多次,给他安排临时的伙食和住宿,并安慰他、鼓励他,但效果甚微。

  韦红没有放弃,他通过工作交流群,和重庆周边区县以及外省的一些同行交流工作经验,希望找出解决办法。韦红开始明白,这名患者现在不仅有了身体疾病,更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对症下药,是作为一名医务人员的基本素质,韦红为帮助这名患者走出心理阴影,还前往重庆主城向专业的心理医生请教,制定心理治疗方案,多次对患者进行心理辅导。最近,韦红还联系到了该患者所在乡镇的相关部门,希望通过接洽,为他在家门口找一份适合的工作,让他积极面对治疗,面对生活。

  “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每一个病人我都不会放弃,看到病人态度发生转变,积极配合治疗,生命得以延长时,我就觉得非常幸福。”韦红说。

上一篇:又是一年三伏至 冬病夏治正当时
下一篇:免誓言 践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