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筑正阳桥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2-18 08:27:40 | 点击:0
 

  余道勇

  人总是在现实中生存,而在梦想中进步,这便是我们生活的意义!林语堂说“人有梦想另一世界的能力和倾向……人类的特征便是怀着一种追求理想的期冀。”否则,我们的社会就不会往前进步!

  一座桥,淹没于水中,人们仍然记得它,仍然怀想它,尽管在现代的交通条件下,它已不再是往时的要津,但人们还是忘记不了——也许,桥的通行意义,早已被另一种象征意义所取代!

  这座桥就是正阳桥。

  桥的历史和建设,已有众多的记载,并且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桥依然存在,只是我们不能通行其上,也无法见到它的风采,只能梦见或者想象,或者从摄影爱好者朋友的老照片中欣赏。桥虽淹没于水中近二十年,但当它出水时却依然清晰、牢固、坚挺,只是多了些泥沙的痕迹。我想,这座桥是活着的,它可以在水里面呼吸,在枯水季节里露出水面透气,供人们欣赏和拍照。这座桥,早已升华成为一座丰碑!

  南川和涪陵乃至黔北,大西南腹地,河流遍布,高山深壑,由于物资的交换和流通,形成众多的茶马古道和驿站。山路弯弯,古道曲折,通向山外的道路,是那么的崎岖,山民的双肩和双腿,可以逾越这些崎岖,但遇上河流,人力却不能胜天,只好搭桥。桥是山里人的梦!人类总是在大自然的无情阻隔中,产生了做梦的能力和勇气。正阳桥的建造就是山区人们梦想的结晶,这不仅是南川峰岩、水江、鱼泉一带人民的梦,也是黔北人民的梦——在那个年代,有桥,有坚固的桥,人们才可以走向更加广阔的渝州府,走向大江南北、中原腹地。

  凤嘴江从金佛山西麓发源,沿途吸纳半溪河、龙岩河,在鸣玉与龙川江汇合为大溪河,大溪河在民主、峰岩交界再汇黑溪河和鱼泉河,经汤盆峡、鱼跳峡汇入乌江,然后融入长江,奔赴大海。而在鱼泉河与大溪河交汇处,名合口。也许是千百年的选择和演化,古道至此需要跨越合口进入大溪河对岸,才能延续向山外的通道。不要问,为什么非要在此建桥才能延续茶马古道?唯一答案,只能从经济和社会成本上去探寻。据《正阳桥碑记》记载:“涪(陵)南(川)接壤,万山错连,中藏深堑,若神斧刻画,峭壁千寻。”原来这里自古乃交通要道,贵州、南川一带山民赴涪陵、上重庆,必经此地,土货特产通过这里到渝州,而盐糖布匹针头线脑又从这里进入南川和贵州,中华大地的物资流动和人文交流,凝结于此,但“峭壁千寻”,地势险要,建桥成为人们共同的愿望和梦想。据考,正阳桥始建于同治九年,建成于清光绪二年,历时七载。此前想必是有桥的,也许是建一桥而垮一桥?桥一垮,交通中断,经济命脉受阻,人民自然是苦不堪言。人们用命运与自然环境进行博弈,期盼有一座坚固的桥。

  正阳桥所在村为正阳村,据《正阳村情简介》记载,明清时期此地出了一位御史姓韩,韩姓是当地名门大姓,故名“韩家坡”。然而,到正阳桥落成之时,不以已有之地名命名此桥,却另起一名“正阳”,必有缘故。历经七年风雨,石桥落成通行,人们势必弹冠相庆,鸣炮庆贺!正阳桥费时费力,是地域人民智慧和财富的结晶,是千万劳动人民聚合民智民力的成果,当然应当正式取名,以飨后人并牢记。据《正阳桥碑记》记述,在竣工验收和通行之时,“诸君以名请题曰正阳。序值二分,旭光初出,正照桥身。”人们对美好事物的祝愿和祈盼,总是通过神话或者某种吉兆来表达。此桥竣工开通时,正好“旭光初出,正照桥身”,此情此景,不是“正阳”吗?故以“正阳”之名命之。无桥之日,合口峡谷深深,莽石怪异,流急滩险;桥成而路通,人们通行其上,太阳亦来正照祝贺,人们梦寐以求的愿望得以实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深深地寄托在上天的眷顾和自己的劳动创造之中。

  跨越140余年的沧桑,正阳桥依然屹立于合口之中,虽然由于鱼跳电站的建设而让正阳桥永远地淹没在水下,而人们对正阳桥的怀念并没有消停。圆梦的陈永恩及其倡首者们,是一个群体,为了梦想的实现,他们不仅奉献了自己的才智,也奉献了私家的财物。我们不仅惊叹于正阳桥制作的工艺和精巧,更应该惊叹于这种集体协作精神和众志成城的智慧。正是这种精神和智慧,历经百年耻辱的中华民族,才有了嫦娥奔月,才有了三峡大坝,才有了珠港澳大桥……

  当我们去正阳桥畔采风的时候,我发现正阳桥边的桔园里,各色桔子挂满了枝头,黄澄澄一片,在青山绿水的掩映中,格外美丽!村支书说,风景这边独好,正阳村通村公路四通八达,桔子可以通过公路运输到各地销售,正阳村也正着力打造乡村旅游……这难道不是对长眠于水下的正阳桥最好的告慰么?

  正阳村,旭日正照,在脱贫致富道路上,定可圆梦!

上一篇:歌声飘过的日子
下一篇:金佛山 福南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