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飘过的日子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2-18 08:27:08 | 评论:0 | 点击:0
  

  赵娣琼

  梅花儿又开了,阵阵的香,把心润得甜甜的。

  在办公室批改完64本学生日记,和对坐的李大姐一起情不自禁哼起了电影插曲《映山红》: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舒缓轻柔的歌声,让我一下子想起了那些遥远的日子。

  也是这梅花飘香的时节。静静的河边,窄窄的老屋,劳累一天的母亲终于收拾完最后一波家务,开始坐下来缝补我们五兄妹的衣服了。我也砍完猪草,在煤油灯下抄写五年级的词语解释。对于饥饿又疲劳的母亲,能这样轻松坐会儿,也是难得的享受了。母亲一边缝补一边唱起了这首《映山红》: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不知个字不识的母亲怎么就把这首歌唱得如此深情有味儿,也许是因为《闪闪的红星》看了好多遍,也许是她天生的悟性。现在才明白,最根本的是《映山红》里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正是她当时的心声啊!她不也像潘冬子的妈盼红军那样天天盼着过上不愁吃穿的好日子吗?在她的眼里,那满山开遍的映山红就是全家能吃上一顿饱饭,孩子们能穿上厚厚的棉袄,娃儿些个个红光满面有精神……

  乡村的夜晚,听着母亲小河淌水般的《映山红》,我的心如月光一样宁静,作业做得特别细心,书写也特别漂亮。我的成绩越来越好,得到的奖状越来越多,老师对我的希望越来越高。《映山红》如冬风中的阵阵梅香,给我一种沁入心脾的优美和感动,让我忘记了饥饿,忘记了劳累,忘记了贫穷,让我享受着童年的欢乐,感受到生活是那样美好。

  就在那些日子,在那样的煤油灯下,我学会了《大海航行靠舵手》《你是灯塔》《边疆的泉水清又纯》等好多老歌。每当上坡打猪草的时候,砍柴回家的时候,下河淘红苕的时候,在家看小妹的时候,我都会扯起嗓门放声歌唱。肚子虽是瘪的,精神却很饱满。

  或许是受母亲的影响,我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妹妹都爱唱歌。幺妹因此专修音乐走上音乐老师生涯,歌唱得很漂亮。但我最忘不了的还是那些日子里二哥的歌声。

  二哥蹲在灶火前,短小的棉袄紧裹着上身,衣袖管短得只超过手肘拐下。他一边送柴到灶洞里把火烧得红旺旺的,一边纵情歌唱《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千年枯树发了青》……灶火把他瘦削的脸映得红亮亮的,脖子上青筋突起,满脸洋溢着高歌的爽快和幸福。有时他会一直唱到将大锅里的猪食煮熟才略显疲惫地收起他的高嗓。

  最幸福的是二哥唱完几首歌之后,偶尔会从灶洞里掏出火烧鱼来跟我们分享。听着二哥高亢的歌声,闻着南瓜叶包的火烧鱼香,看着就要到口的焦黄细嫩的鱼肉,哪里还有贫穷,哪里还有劳累,哪里还有烦恼,只觉得天空一片湛蓝,生活是多么美好。

  五十出头的二哥现在还爱唱歌。每当早上和二嫂一起走河滨路回来,便会一边打扫楼上楼下的卫生,一边高歌一曲。左邻右舍以及赶集过路的人都说二哥过得开心,经常“唱歌乐神”的。二哥很喜欢和母亲摆龙门阵,母亲很喜欢二哥的歌声,更喜欢二哥带给她如梅花儿一般的温暖和贴心,父亲和母亲都说,二哥是他们的贴心小棉袄。

  如今,七十六岁的母亲很少唱歌了,喜欢在老家的青山绿水间漫步,和老伙计们打打麻将。当大哥二哥生意好的时候,我们三姐妹回去看她的时候,孙子给她压岁钱的时候,曾孙子黏糊糊地叫她“祖祖”的时候,她就用一脸的笑容代替她心中的歌,那会儿,她就像映山红那样明媚灿烂,像梅花儿那样恬淡悠远。

  那些日子,有那些日子的歌声;那些日子,有那些日子的美好……

上一篇:大雪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