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响叮咚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2-04 08:36:48 | 评论:0 | 点击:0
  

  李瑛

  童友重逢,彼此依然那样亲切,依旧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挥手告别的几十年里,人海茫茫,思念如旧,的确是酸甜苦辣最不容易的事儿,又聚拢的时候,大家自然老爱回忆小时候的那些事儿,而在这群正在老去的顽童记忆里,最难忘的,莫过于故乡那条汩汩流淌的小溪。

  沿着那道弯弯的曲悠小径,我们采着五颜六色的野花,数着树上飞进飞出的小鸟儿,很夸张很快活地追着跑着,小溪的水很清,很浅,但“水浅而有鱼”,是个纳凉玩耍而又绝对充满诱惑的地方。我们爱光着脚丫儿,挽起裤腿儿,爬上小溪中间那块大石头上晒太阳;爱在水中筑起矮矮细堤,把小鱼和小蝌蚪围在里面,然后幸灾乐祸看它们无辜慌乱打着圈儿,想冲又冲不出去的样子;爱在小脚杆上敷满溪流底下绿洼洼的淤泥,让泥巴顺着脚面缓缓流动,痒痒的穿过脚心从脚丫溜走。

  儿时的美好记忆都是小溪给的,当年那青苔上忙碌的蚂蚁,水面上爬行的小虫儿,河底五颜六色的卵石,树叶缝隙里散落下的光斑,以及树枝上不停叫唤的知了,都如数家珍,源源不断涌现出来,最是那些裸露出来的条条树根,凹凸分明又相互缠绕,成了我们抢着掏争着掰的必然耍事。现在想起来,都是多么的清晰有味。

  夏天,伙伴们几乎天天泡在一起,只要听见谁的一声呼啦,个个都从自家青瓦房里钻出来,偷偷绕过大人向小溪集结;姑娘们穿着青蓝二色土布衣裤,小巧可爱的硬胶土凉鞋,扎着乱蓬蓬的小辫子,河风中,羊角辫儿像两只飞舞的蝴蝶煞是逗人开心,男娃们却只穿一条小短裤,我们在小溪里打水漂弄水花,嬉闹扑腾,小溪溅起圈圈碎花,咯咯的欢笑声响遍整个溪谷。

  在这条小溪里,我们常常花样百出立项比赛,目标始终都是小溪中央那块又大又光滑的石头,负责施号的“司令”声音还没落下,大伙儿就不顾一切往前冲,特别好笑的是,孩子堆里年纪最小的洋洋,她傻傻的,胖胖的,洋娃娃一样甜心可爱;为了省钱,她妈妈总会加大她的鞋码,因此每次赛跑,洋洋鞋子肯定掉进水里,她想停下又怕成了尾巴(我们把掉队的伙伴叫狗尾巴),于是只得抓起鞋子接着又跑;大伙一边跑一边指指点点,肆无忌惮笑话洋洋;大家咿哩哇啦大喊大叫跑到终点,喘着粗气抬头看天看树,有伙伴惊叫,“哎呀呀,树上知了啷个啦?咋就吓得不出声了?”等我们争先恐后爬上大石头,都累了不再说话,于是横七竖八躺着,静静听溪水潺潺地流,听鸟儿喳喳地叫,任细黄发丝和打湿的衣襟轻柔飘动。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撇开同伴独自溜去小溪,趴在那块大石板上看《童话故事》,故事里的王子被女巫变成鸽子,公主历经千辛万苦,找到王子再把他变回了人,从此,王子和公主相亲相爱白头到老……看着看着我睡着了,睡得很香很甜,梦里的我变成那个公主,轻轻割破手指把血滴进鸽子眼里,鸽子拍拍翅膀,瞬间变成英俊王子。等我兴奋地醒来害怕极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摸黑回家。

  后来,我长大了,要念书了,我一面接受知识熏陶,一面用童话的故事来感染身边同学,我成了同学和朋友中讲故事最多又讲得最精彩的人。那些我生活中的故事,是他们从没见到过的,因而他们很羡慕我的童年,想再听听我讲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也想看看我无限挂记的小溪。但我觉得,那条小溪所代表的,亦是当年贫苦日子以外的天真无邪,那种孩提时代无近忧无远虑生活,已经列入陈年往事离我远去,而且,越走越远……

  再后来,我长成大人,已经完全融入成熟女性的都市生活,而那些童年故事,也早已随着逝去的青春年轮,被收藏在心灵最深的地方,或孤寂的时候,或沉静的夜晚,或征程远行中,或万家灯火时,总不免要想起小时候的种种游戏,想起那条小溪的醉心时光;那一张张灿烂如花面庞,那一个又一个亲爱与暖流……再回故乡的时候,小溪如初,而我已是两鬓斑白,那一幕幕笑如春风的毫无遮拦,那溪里的个个金色童谣,还有刻在那块大石头里的,永远无以抹去的,那张幼稚又轮廓分明的脸……时常在想,我心海里的那股溪流,是否还是那样哗哗地欢跃?是否还保持着原有的那么清,那么浅?也不知道,小溪是否还懂得还惦记经年那份痴迷与遥远牵挂?

  故乡的孩儿,你们是否还像当年的我们那样,深深地痴迷缠绵爱着这条小溪?是否还有孩子一如既往重复我们昨天的故事:

  “你不娶、我不嫁”……

上一篇: 冬日邂逅
下一篇:忽然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