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佛山探秋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1-06 08:51:33 | 评论:0 | 点击:0
  

  余道勇

  电视广告里有很多“晒秋”的。秋天到了,谷子黄了,辣椒红了,晒在田垄间,挂在屋檐下,成为一道生活的风景,吸引人们前去参观和感受。

  这诚然是美的!但金佛山的晚秋,似乎于中秋一过,便少有晴日,“晒秋”是晒不成了。但秋风秋雨的到来,总是首先给大地披上一件色彩斑斓的外衣,就像春天的花儿被春风吹得漫山遍野一样,秋色也毫不让步。

  金佛山的秋色就美得不一样!美得醉人!你不妨随着秋风的脚步,踏着秋雨的露珠,去山里面探寻秋的踪迹。

  当然,我知道你想看红叶。山王坪都成网红了,不用我说,那一半青绿一半金黄的景象,美醉了世界,都成为魅力中国城的名片了。但那个景致,是要航拍才能看到,我只一双肉眼,那就去走走路,贴近大自然的胸口,探一探到底是谁染色了层林?

  秋日的金佛山,并不肃杀凋零,映入眼帘的,仍然是满满的绿意,似乎春夏仍然驻留在那里,那么秋呢?秋风都来了,春夏为什么还不让位?走着瞅,秋就来了。一片深红的落叶,静静地躺在路边,有人取出相机拍特写,只一片红叶,就充盈了整个画面,这不是一叶障目,而是一叶而知秋了。抬头看看,远处的山腰、山岗、崖边、溪边,那一丛丛,一片片,从青绿的色彩里慢慢蜕变着,浅黄、深黄、金黄,冲击着你的视觉和感官。据说,黄色是所有色彩里面穿透力最强的一种颜色,所以金佛山之秋从黄色开始。不论是在窑湾台地,还是在碧潭幽谷,从龙岩城到风吹岭,从卧龙潭到神龙峡,无不在山间青绿色的山体里,分化出层层彩带,风送秋雨,催眠了秋霜,霜叶在风雨中飘零,秋色在期盼中飘然而至!

  “都是谁啊?”大地母亲温和慈祥地问道。银杏当仁不让地说:“是我啊!”哦,不错,只要有银杏的地方,那当然是金黄一片,何况银杏是金佛山之一宝,舍我其谁?“还有我!”竟然野樱花也在叫。你不是春天里漫山开得最得意最起劲的樱桃么?秋天有你什么事?呵呵,原来你抢占了早春的宝座,却在晚秋又把叶儿凋零成黄色,再次伴随秋风的节奏又来凑热闹了。可热闹在哪儿呢?八角枫、山枫、山漆、五倍子、山胡椒、黄檀木、山毛榉、梧桐等一众角儿谁也不示弱,你黄了一叶,我就黄一枝;你黄了一枝,我就黄一树;你黄了一树,我就黄一片。好戏在后头,这些生灵们,似乎是得到了冬天的情报,在雪儿来临之前,尽情地以叶片展示自己在一年里最后的精彩,然后飘落大地,回归土壤,好把整个冬天都让位于冰雪,以待来年春天再展妆容!

  如果秋只是叶儿的打闹,就毫无生趣了。其实,在山里面成片地喧闹着的,还有很多的果子。春华秋实,这毫不奇怪。野生猕猴桃正是成熟季,深山林里,如果运气好,碰上一株或一丛,毛茸茸的吊满了攀附于树林间的藤蔓,摘一个,柔软柔软的,剥开外皮,吸一口就到嘴巴里了,甜得很!这个时候摘的野猕猴桃不像一两个月之前摘到家里捂熟的那种,是纯天然味道,酸气和涩味都被自然地分解掉了。但猕猴桃好吃,却无法引起人们的视觉震撼,只是满足口腹之欲,而红火棘却不同,这种被称之为红籽的野果子,邛枝坚挺,叶子虽绿着,却知趣地退到一旁,让人忘记它的存在,而鲜红色的果子儿却是一束束地展示在人们面前,每一束有上十颗籽,数十束又聚成一簇,从基部到顶端,每一株都由无数的籽簇拥成,而且,它们又不是单独一株存在,总是数株聚拢在一起,于是那个被火棘占据的领地,便是火红的世界。

  秋天是果子的季节,但偏偏有些花儿却抢在此时盛开着。乌藨(pao)子、覆盆子、悬钩子,都是可食的聚花果,花儿刚开过了,留下果子供路人们采食。但最开得艳的,当然要数野菊花了,路边菊、过路黄,毫不起眼地开放着,而紫菀却毫不客气地占据了这个季节的冠军。它成片地开放在坡地里、小路边,白花花的,在这个没有百花竞艳的秋季里,紫菀不仅自鸣得意地开放着,还给自己取了一个优雅动听的名字——紫菀!而随后取代紫菀的,是那一年三季开花的千里光了,它正准备发起冲锋,有些已经展开了花苞,在整个冬天甚至春天里,它将会见证百花的花开花落。

  晚秋的热闹,在于每一片叶子的起舞,然后告别枝头,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据说,秋叶是因为秋季缺水造成的,但是在饱含水分的金佛山,叶儿同样零落成泥,就不是缺水的缘故了。这是一种自觉的告别,是大自然巧妙的安排!

上一篇:故乡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