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动人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0-30 08:34:51 | 评论:0 | 点击:0
  

  王静

  周末的早晨,我和朋友到花山纳凉。走到山上,来到一家油茶馆坐下,叫了一碗油茶,安然地喝了起来。

  喝了几口,我和朋友觉得油茶又香又鲜,满口回甜,就想给儿子带一碗回家。

  老板,麻烦你给我再弄一碗油茶,打包。老板听到我叫,走到我身边说,哦,等你走的时候再弄吧,太早包起来,油茶过一会会发黑。

  老板说话的时候,没有讨好我的意思,我感觉她只是了解油茶的特性,所以直接告诉我。

  我看了她一眼,感觉她不是那种特别精明的人,为了做生意,会想到太多太多的招式。

  让我感动的是,如果这时候弄,她可以直接给我再舀一碗就了事,像我们这种对油茶不是很内行的人,没有太注意这些。如果过一会再弄,那就只有新做。

  老板知道这个问题,而说出这个问题,带给她的就是一份重做的麻烦,但她还是要给我们说。

  过了一会,一个七八岁的小朋友来买零食。小朋友长得很讨人爱。他拿起零食和老板找他的钱,骑上车转眼就溜不见了。

  又过了十来分钟,小朋友又回来了。他轻轻地叫,老板,你多找了我一块钱。

  老板收下他递过来的一元钱。“真有礼貌哦,小朋友。”老板对小朋友说。小朋友又骑上车,转眼就又溜走了。

  又过一会,一位清洁工姐姐扫地扫到了油茶馆前。老板大声叫,休息一下吧。清洁工姐姐没应声,继续扫。

  我们屋檐下的就不用扫了,刚才我们才扫了的,你休息一会,老板对清洁工姐姐又说道。

  清洁工姐姐还是不搭话,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内向。她微低着头,继续扫屋檐下的地方,扫完屋檐下再去扫她职责所在的公共地段。

  清洁工姐姐一直做活,面无表情,但看起来不凶。虽日晒风吹,她的脸上看起却还有一丝柔情与肤色的均匀。我觉得那是人内形外相的表现,那是她的心的颜色。

  喝了油茶,慢慢走到山脚,只见一位老人正在坝子上弹着电子琴。他摇头晃脑,无比用心。

  我用一个外行的眼光来看,他弹得并不是很好,但他全情投入的感觉,让我觉得乐曲听起不错。

  太阳已晒至他半边脸。暑天的太阳并不温柔,却毫不影响他的激情。

  他是在表演。我觉得此时他心中的激情不亚于郎朗之类的高人弹琴。

  琴技千差万别,世人的心却有相同的地方。

  在他的身后,有三个坐着轮椅的残疾人。这三位听众盯着前面的表演者,听得十分投入。我看到他们的眼中,有希望、快乐、羡慕、佩服之类的内容。

  老人是因为有这样有心的听众才弹得即便暑热难熬也不想中断吗?他是为这几位可能很少出门的人专门来弹奏的吗?我感觉他们多半是相约而来。

  沿着小路往家里走,一阵风吹来,我闻到了小花的味道,闻到了竹林的味道,闻到了棕树树叶的味道……

  那个油茶馆的老板,那个来退钱的小孩,那个不爱说话的清洁工,那个忘我的表演者,都留在我的身后,但我感觉我的心里多了点什么……

  我想起老子的道德经里讲,天下之至巧,不如天下之至诚。

  老子的诚,不只是诚信那么单调的意味。今天,花山上的这几位人儿,让我想起老子的诚的意味……

  诚,不仅是一种品质,也是一种智慧,一种深远的道。

  这些对别人,也对自己至诚的人儿,像花山上的一株株草,一株株花,一株株树,或高或低,或香或淡,安然地做着自己。

  他们在花山的土地上自然生长,生长得那么动人……

上一篇:真实的赞美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