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10-30 08:33:53 | 评论:0 | 点击:0
 

  萧月

  两三年没去野外走路,我对驴行的概念还停留在爬山阶段,不料第一次“复出”,竟然是涉水。

  头天晚上队长发出通知:明天去探寻龙岩城“五妹”“六妹”,多处涉水,请大家准备一套干衣服,还细致地提醒了防晒、水、午餐等。当晚与朋友聚餐,微醺,回家倒头就睡,完全没理会这些。第二天一早醒来,翻箱倒柜,发现背包不知放哪儿了,登山鞋、冲锋衣也全都不知所踪。想起自己第一次登山时穿的是皮鞋和呢大衣,现在好歹是夏天,随意套了件衣服便出门了。

  “五妹”“六妹”,是龙岩城的五瀑六瀑。说来惭愧,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川人,无数次写过“龙岩城是南方抗蒙第一屏障”此类的句子,却从未真正登上过龙岩城。和金佛山一样,龙岩城的喀斯特台原地貌很明显,四面绝壁陡峭,山顶却平缓起伏,仅有崎岖小路可供攀登。悬崖边,流泉飞瀑,蔚为壮观。

  据称,龙岩城主要的瀑布有六道。其中一瀑,本地人称“马尿水瀑布”最为有名。丰水时节,从南道高速公路向西,远远便可看见一道银白飞瀑,从弧形悬崖的缺口处倾泻而下,如蛟龙探海,似银河坠地。雨后初晴,水汽凝重的雾从龙岩城另一面的大有升腾而起,行至崖口处,奔涌而下,形成波澜壮阔的云瀑。我的一个同事就是在这里拍到了阳光下的金色云瀑而成名。但他很遗憾,他说,运气好的时候,可以同时看到云瀑和真的水瀑,两道瀑布交相辉映,一道水声朗朗,一道静默飘忽,一道执着扑地,一道潇洒随云。真真是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从一瀑下穿行而过,又走了大约一两公里,一条小河阻断机耕路。走在前面的几个人正涉水而过,队长在后面喊:走错了,下水!抬头一看,“五妹”在不远处的悬崖上白衣而立,这条小河便是从那儿流下来的。一听说下水,同行的两个小女孩瞬间兴奋起来,跳进没膝的水中扑腾玩闹。我一脚踏进水中,有点凉,但并不冰。河床不宽,两岸长满了高高低低的杂木,窄的地方几乎完全遮蔽了河面。更多的路段根本不算河,大约是瀑布从高处流下,一路冲刷下来,把地表的土壤冲刷干净,露出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石块,有时,水从石缝中流淌而下,有时,水从高处飞溅而出,大大小小的水花在阳光下显出五彩的颜色,从右边看形似星星,从左边看状若珠链,奇美无比。倏忽,又汇入大流,径自奔向远处。

  “五妹”近在眼前,尽管有时被山石挡住了她的倩影。然而,直到全身湿透,回头一看,下水处的红顶房子,亦同样近在眼前。佳人难求,大致就是如此吧。

  行至中午,突然前面水声大了起来,翻过几块乱石,一个绿幽幽的水潭映入眼帘。水潭上方,湍急的水龙呼啸而下,在岩壁上方冲出一条石沟,水面上水花四溅。大家都欢叫起来,两个孩子冲进水中打起了水仗,男士们则脱掉上衣跃入潭里游起泳来。我一步一步走进潭里,感受着冰凉的水没过膝盖,漫过腰身,渐渐地把四周的水声、人声全都淹没,只有一股强大的凉意直透脑门。

  队长说,这是“五妹”的二潭,一潭还在上方几十米处。然而这里绝壁直立,不可攀爬。我们稍作休息,又顺流而下,沿着当地村民辟出的小路向左横行,迂回向上。快到达一潭时,才发现在龙岩城主峰外面,有一座小小的山峰,而这小小的山峰,刚好把小小的六瀑完全挡住,若不走近,绝不可观。“六妹”不愧是老小,身形纤细,动作轻柔,羞涩而婉约。

  再往前几十米,就是五瀑的一潭了,因为体验过二潭的壮观,突然看见浅浅的一潭,加之瀑布在岩壁上分流而下,水势渐弱,水雾弥漫,更显得柔美。哦,是了,这五妹正像极了重庆妹子,二潭正是她泼辣的性格和爽快的耿直,而一潭则是她温柔的内心和包容的恬淡。若你被二潭的气势震慑而不敢攀援而上,则无缘识得一潭的美丽与体贴了。一如重庆妹子,她会像个汉子一样,风风火火,而当你走进她的内心,她会用她绵长的爱将你包围。

  回程路上,我轻哼起一首歌: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上一篇:老秤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