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的故事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9-27 08:42:30 | 评论:0 | 点击:0
  

  余道勇

  我的记忆中,有各种月亮的影子,有圆的、弯的,有红的、白的,有动的、有静的,有在山尖上的、有在树梢头的……而这一切,都与故乡有关。

  月是故乡明。儿时最多的童趣,就是在村边的禾场里各种玩耍,伴随着夜晚的月亮光,任由汗水和泥巴弄脏衣服,而那份恣意的疯狂,也许早就被月儿记录在美丽的星空里,随着时光的流逝消散到了无垠的宇宙去了吧!

  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的故乡,都说自己故乡的月亮是最圆的。只有苏轼说得很实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论你身在何处,天上那一轮明月,都是人间共有的。但季羡林大师说:“如果只有孤零零一个月亮,未免显得有点孤单。”所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月亮,有了这个月亮,天上那个月亮才充满了浪漫,才有了实实在在的意义。

  仲秋季节,月亮从老宅的东面升起来。当她刚过地平线的时候,是红彤彤的。小伙伴们开始从燃着煤油灯的屋里奔驰出来,在各种草堆里玩起捉迷藏的游戏。秋收刚过,村边有的是刚刚挞过谷子的草垛。晒谷子的地坝上,大人们也渐渐地围拢闲坐,东一句西一句地聊起家常。不经意间,那一轮红色的玉盘早已经跃过树梢头,跳出地平线,挂在半空中,但颜色已经不再是红彤彤的了,而是变成了一轮洁白的明月,照耀着小山村每一个角落,乳白色的月光,给仲秋的夜晚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这个时候的山村,静得只听得到小孩子的打闹和女人们的喋喋不休,而在这喋喋不休里,我们看到了月亮上的桂花树,也看到了小白兔,还有一个吴刚在不停地砍树,却总也砍不断。但据说,嫦娥是看不到的,她漂亮的身姿,只能到月亮的背面去才能看得到。于是我们对月亮充满了好奇心和神秘感。当月亮挂上树梢的时候,我们吵着大人要去树上把月亮摘下来,看看月亮背面的嫦娥和月宫里的小白兔。但是月亮不久就又跃上了山巅,大人们说月亮跑得快,已经升到山顶上了,摘不到了。于是,我的心些许有些惆怅和茫然,望着月亮发呆,发现月亮真的在走动。那些淡淡的云,与月亮捉起迷藏,是月亮掠过云雾,还是云雾掠过月亮?

  然而,当我们沉浸在那一轮圆月的快乐的时候,月亮升起的时间却越来越晚,而且慢慢的变得不那么圆、不那么亮了。当月亮不再朗照时,我们又只好呆在屋子里的煤油灯下写作业去了。月亮的阴晴圆缺,让我们也周而复始地盼望着那一份希望。在那个没有电子产品、没有玩具的年代里,月亮就是我们最好的伙伴。

  但大人们有时候也帮我们找月亮。我很感动,因为我真的以为月亮被天狗吃掉了,伤心得想哭。大人们敲锣打鼓,大声吆喝着,过了一会儿,月亮就真的从天上冒出来了。长大了才知道,纯朴的山村居民,把月食当作了“天狗叼月”,必须敲锣打鼓、大声鼓噪才能把天狗吓跑,把月亮吐出来。这种成功的经验代代相传,更加坚定了大人们的信念,凡有月食,山村里便是一片锣鼓喧天的景象。当月亮慢慢露出全貌,全村人都额手相庆,甚至于摆酒庆贺,成为大功一件。但这种情形也不会多见,毕竟月食并不经常发生,我的儿时故乡中,就有过这个经历。

  月亮的故事很多。但所有的故事都会染上故乡的因素,所有与月亮有关的记忆,都会成为乡愁的滋味。月夜里,也不尽是童趣的快乐,也有生活的艰辛。那个时候,为了赶工分,许多的青壮年劳动力会在月夜里趁着月光下田干活,或扯秧子、或耙田土,很晚了才能回家休息。多一分工分,就可能在年底多一份口粮,多一份幸福和希望!在分田到户联产承包的那段时间,月光下更是增加了许多劳作的身影。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犹如恋人对月老的感恩,也会仰仗于那一抹洁白的月光的恩赐!

  一年一中秋,月儿正圆满!不管身在何方,头顶那一轮明月,其实就是故乡的那一个。但是,心中的那一轮明月,总是装载着满满的故事和乡愁,有甘有苦,有怅有乐,有悲有喜。我只能把它安放在村边的荷塘边,品读“荷塘月色”之清悠,借李白“花间一壶酒”,思念故乡之绵远。

  如此,月亮的故事,便是故乡的月光!

上一篇:共秋风 共婵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