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宁静 爱喧嚣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9-18 08:39:23 | 评论:0 | 点击:0
  

  苏雯

  在谈到自己的性格喜好时,我们总喜欢把一些概念对立起来,例如说理性与感性、内向与外向、柔和与高亢等,似乎一定要做个非此即彼的选择,才能准确地表意一样。

  然而,有许多情形似乎无法准确定义,更不能定性。所以当你感叹“这座山真高”的时候,兴许别人不屑一顾,因为他登过更高的山,走过更远的路,看过更美的风景;当你抱怨“这儿太吵”之时,兴许有人正手捧清茶、悠然自得,因为他心里自有一份淡定与从容。

  闲暇时间,我多半喜欢宅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字、听听音乐;就算游玩,也多半选择一些人少的地方,所以我觉得自己一定是喜欢宁静的。

  可是被朋友邀去吃吃喝喝、看灯红酒绿的时候,我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欢喜。于是我开始迷惑:难道自己竟然是一个喜欢喧嚣的人而不自知吗?在这样喧嚣的环境里,究竟有什么能让我欣喜?

  宁静并不是孤独,因为人不可能孤独地活在世上,总要去寻找自己喜爱的人和事,所以一定会有喧嚣和吵闹。也唯有这样,才能证明我们还活着。

  在觥筹交错、吵吵闹闹、哭哭笑笑中,有朋友间的亲密坦诚,还有把烦恼暂时放下的轻松愉悦。或许,我并不是不喜欢热闹,只是需要和对的人在一起!

  所谓“岁月静好”,也不一定非得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在心能自由呼吸的地方,日子就是宁静的。从喧嚣到宁静,是心灵日益成长的过程。

  记得小时候的某一个晚上,我因为忧心次日的考试而久久无法入睡。夜越来越深,越来越安静,连虫鸣声都没有了。我突然觉得家里的挂钟很吵,一直嗒嗒嗒地响个不停。不能去取那挂钟,就只有想别的方法:用纸团把耳朵堵上,听得到;用枕头把自己埋起来,听得到;干脆钻到被窝里面,还是听得到。我很难过,也想不通为什么在过去的几百个日子里,从来都没有觉得这嘀嗒声很刺耳。

  第二天,终于考完试,晚上我很累很困,才躺下就呼呼大睡,那挂钟仿佛消失了,一点声音也听不到。不宁静的从来不是环境,而是人心!

  寒假回家,顺便带孩子游山玩水。旅行计划里有一处小村落,山峰秀丽、水流清澈、风光旖旎、民风淳朴。可惜在旅游旺季,游客众多,吵吵嚷嚷,便觉得大好的风景打了折扣,略有些失落。

  清晨,我踱步到桥头,那里是一个小集市,已经非常热闹了。紫黑色的小果子从古老苍翠黄桷树上落下来,滚到人们脚边,“噗”一下,被踩成一滩果汁;路边小摊儿上,玉米被烤得焦黄,火炭烧得劈啪作响;蔬菜新鲜极了,摊主却不叫卖,只是冲着顾客微笑;远处的米线摊儿冒出一阵阵热气,碗碟碰撞,叮叮当当;桥下水边有女孩在浣衣,那涟漪便在平静的水面上一圈圈荡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来由的,我竟觉得这集市宁静极了!

  时光静静地流淌,阳光慵懒地行走,日子就是它原来的样子,不张扬、不收敛,温暖而和谐。喧嚣浮在那宁静上面,就像是早晨七彩的太阳光一样。

  原来这是真的:置宁静处心喧嚣,亦无宁静;置喧嚣地心从容,总有宁静。不是我得不到宁静,而是宁静找不到我!

上一篇:画上的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