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上的家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9-18 08:38:51 | 评论:0 | 点击:0
  

  杜春成

  爷爷,这条青石板路,是回老家的路吗?

  是的。

  石板很光滑,像有人磨过的一样。

  石板路有百多年历史了,是乡下进城的必经之路,是人们用脚磨光滑的。

  阳光照着大地,微风掀动金黄的稻浪。一老一少走在乡间的青石板路上,年老者已过古稀之年,声音虚弱。年少者未到而立之年,声音甜蜜。

  看到垭口的黄桷树没有?

  看到了,那树比城里的树大多了。

  那树干有三个人合抱那样粗。树下有石凳子,过往的人坐在那里歇气,摆龙门阵。

  爷爷,我们也在黄桷树下歇一会,可以不。

  可以。到了那里,就能够看见老家了。

  黄桷树下,一老一少休息了十分钟,年少者递给老者一杯水。老者喝完水,二人又出发了。

  对面那座小山,山上好多柏树、杉树。一群白鹤停在大树上,还有人牵着牛儿在那里放。

  那叫后山,山下面的院子,就是老家。

  我看见了,院子很大,由几十个小四合院组成,分上下两个院楼。一楼一底的木房,盖的是青瓦,房顶塑有飞檐。比我在外面看到的古镇还好看。

  两个院楼中间,是青石板嵌成的地坝,红白喜事、逢年过节,两百多人聚在一起,闹热极了。老者的声音很低,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爷爷,你喝糖开水。少者又把一杯糖水送到了老者嘴边。

  十分钟后,一老一少又出发了。

  爷爷,慢点,过石拱桥了。

  这石拱桥有百多年的历史了。桥上雕刻的狮子,不知道损坏没有。人老了,眼睛就是不方便。

  石狮子还在,一点没有损坏。狮子身上很光滑,一定是那些小孩在上面玩耍造成的。您累了吧,我们也在桥上歇息一会。

  洁白的病房,静谧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一位老者微闭着双眼,躺在病床上。一群人擦着眼泪,静静地看着老者。年少者把一杯糖开水送到老者的嘴边。

  糖水慢慢流进老者的嘴里,老者的眼睛慢慢睁开了,嘴巴动了动。

  爷爷,我们现在石拱桥上歇气。少者放下糖碗,把一张三尺见方的图纸铺在了床上,那图,他是根据老者平时的述说,画上的一幅山水图。他拉着老者的手,指着图纸上的一座石拱桥。

  看见炊烟没有,院子中间那家的炊烟。老者的声音比刚才大了点。

  看见了。那炊烟就在我们老家屋顶。少者听老者讲过,老家的炊烟,每天是最早升起的,灯光是最晚熄灭的。他就在图上,把院子中间那家的炊烟画得特别的高。

  中间有炊烟那家,就是我们的老家。隔壁住的是李二哥,他家是开酒坊的。老者的声音虚弱起来。

  爷爷记性真好,还记得家乡的人情世故。少者再一次把糖开水送到老者嘴边,喝点糖水,马上到家了。

  到家了。老者的脸上有了红光,五十多年前,自己一人背着背包,离开家乡在外漂泊,一直没有回过老家。现在,终于到家了。老者手里紧紧抓住那张山水画,慢慢闭上了眼睛,永远没有睁开。

  三天后,一群人把老者送到殡仪馆,年少者把另一幅城市图与山水图叠在一起,与爷爷的遗体送进了火化炉。

  城市图上,标注的地名,还是爷爷口中的地名。年少者知道,家乡十年前开发了,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

上一篇:散点绿池初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