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鞋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7-10 08:51:19 | 评论:0 | 点击:0
  

  王静

  所有的服饰中,我最喜欢买鞋。看到中意的完全没免疫力,定会买回家,完全忘了时常提醒自己要有节俭的修为。人到中年,回味起一生中穿过的无数鞋,竟是百般滋味。

  小时候,像人生的春天。那时候穿鞋,都是父母给什么,就穿什么,但无论穿什么,都是欢喜的。心情永远就像百花盛开的春天一样五彩斑斓,快乐无比。

  我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家境还行,同村其他孩子都穿的胶鞋或者父母做的布鞋,我经常都穿的皮鞋。

  当时父亲是乡村医生,在村里算是个能人,他有能力让我们穿上毛线衣服,以及结实的皮鞋。

  尽管穿着其他孩子没有穿上的皮鞋,我恍惚记得当年是没有骄傲的。妈妈每天给我穿鞋的时候,看着脚上的鞋,我觉得好厚实。孩子的心对事物没有分别,鞋子就仅仅是一双鞋子。

  不知不觉到了二三十岁,出了社会上了班。这段时光最爱穿的是高跟鞋,很高很高的恨天高,或者细得像手指的细高跟鞋。

  老公说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穿着高高的高跟鞋,长长的黑裙子,挽着高高的发结,远远看去,细长的脖子特别显眼,像一只黑天鹅……

  当黑天鹅是要付出代价的,经常脚疼,脚趾,或者脚后跟时常都是血泡。而且我右脚小时候出过点小问题,一穿高跟,脚掌有时疼得差点走不动。但那些年非要穿高跟鞋,不管多受罪。

  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总觉得穿高跟鞋更美。到底是美给别人看,还是自己觉得美了很开心?分不清是什么心情。有时候穿着高跟鞋,像斗士持着武器,感觉挺着胸,美着,心头就有底气去做任何事。

  这些年日,熬过了那么多累,那么多苦,总逼着自己优秀,更优秀。苦,很苦,但没注意苦,脚疼着,心不知道是不是往前奔走得太快,竟忘了去舔自己的伤口,只看着前方,穿着高跟鞋,磨着血泡,一步一步走去……

  光阴流转,不觉已近不惑之年。收拾鞋柜,才发现柜里的鞋,不知道从哪年开始,已无一双高跟,基本都是平跟,多数是不起眼的黑色,或者灰色,或者素白色。很多虽是皮鞋却是布鞋的样式。

  我穿着这些鞋子,配上长长的布裙,袜子经常是不穿的。因为这些鞋一点不磨脚,亲肤极了。穿上鞋,鞋底的软皮轻贴着脚板,像妈妈的手抚过我的脸上的感觉。再不介意自己身高不太够,需不需要一点高跟来补充。

  老公也不要求我穿什么样式,有一天我问他我新买的鞋好看不,他看都没看,说你舒服就行了。我知道他不是懒得理我,他是真的觉得只要我舒服就够了,好看不好看,已然不再那么重要。

  毛衣也是素得不行的月白,配个黑底衫,再加上一双布鞋式样的鞋子,和朋友下乡工作,依然是这身打扮。回到城里,下车的时候,朋友感叹,你真是个好女人的样子。哦?穿这样的平跟鞋就是好女人的内涵?

  中年,已如人生的秋季。秋天的气温总是不会太高的,有时毛毛秋雨润在衣上,不打伞,人是那么清爽与清醒。这秋,是如此的美。不用熬,平跟鞋中的人,尽管放松,心头一切都如明镜一样。

  父母双逝,依稀记得他们没有离开人世的时候,多半穿的布鞋。十几块一双的布鞋伴着他们一天天老去。

  老矣,已入人生之冬。

  母亲的布鞋,伴着她到处奔走,像永远都不会脏。是不是人老了,对鞋的要求就是这样了,已完全不再计较形式的高低贵贱,只关注穿在脚上是什么感觉。

  是的,到了年暮,富或是贵,对他们都已没有多少意义。是不是血脂高,血压正常与否,受到的关心更多一些。一切都变得像小时候一样简单,只是这是经历了一切后的重归于简单。什么质地什么样式,就像小时候一样没有分别。由此可见,人生需要准备的,是穿鞋的心情,而不是老想着穿什么样的鞋。

  万物重归于静,各种鞋的变迁,就像人生已过的四季更迭。

  人生,有时候像一眼就看得穿一样,但是,没有谁能躲得过宿命,四个季节,我们还是一一去经历,那些看起来很结实的小鞋子,那些磨过我脚的高跟鞋子,那些平实的平跟鞋子,没有哪一双是多余的。这些鞋子,一步一步送我们走向从心所欲不愈矩的年老时节,没有哪一步省得了。

  没有这些各种味道的鞋的流转,就不会更有滋味地体会人的一生。就像水没有浑浊过,就无法更珍视沉淀下来的清澈。

  各种鞋就像我一生最忠实的贴心之伴,陪我走过风雨天晴。于是再穿鞋,心情竟是庄严的。

上一篇:不能再做生活的原罪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