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 一条河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7-03 14:39:55 | 评论:0 | 点击:0
  

  苏雯

  一座城市总该有一条河流,或者绕城而行,或者穿城而过。建城修池,这河便是城市的守卫;沿池栽柳,这河便是城市的风景。四方之城,唯有让一条深深的护城河围绕着,才能让人安心;也唯有让那小河静静地流淌着,才能显出城市的灵气。

  南川城是幸运的,拥有支系繁多的水系,古已有之。刊刻于清代咸丰元年的《南川县志》里,收录了一幅《南川县地域图》,此图旨在表明山川河流的走向。因此,虽然绘图极为简约抽象,但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古老南川城的椭圆形外墙以及环绕着南川城流淌的半溪河。此时的半溪河,应该已经不是它最初的模样了。史载,明朝时南川城的水流常常壅塞,成为人们生活的隐患。明成化十一年(1475年),南川知县刘裴曾经大举疏浚河道,开凿沟渠,将半溪河引入凤嘴江,并在河上修筑南门桥。此后半溪河与凤嘴江便连成了一体,一同做了南川的“护城河”。随着岁月流逝、时代变迁,如今,能让人联想起过去那些往事的,可能只剩下早已不是当初知县刘裴所设计修建的这座南门桥了吧?小小的廊桥安静地伫立在繁华的商业区旁,青瓦朱题,斗拱飞檐,仿佛只消在那廊下站立片刻,便能让思绪逆着水流追溯,直到最终寻着一个古色古香的梦境。这梦境里应该有挑担的货郎,有浣纱的少女,有随水流下的片片桃花。

  河水缓缓地从那梦境里流回来,还是一样的清澈,一样的明艳照人。浅浅涟漪里泛出那样明亮爽朗的绿,像是在河流的深处沉入了冰凉的碧玉,清爽怡人。入夜,斑斓的灯光亮了起来,映在河面上悠悠地晃,像揉进了漫天的星光;那河流转弯处,融化了七彩的霓虹,便幻化出温柔妩媚的风姿来。

  不过是数年以前,半溪河的河道还不是这样的。没有结实的河堤,没有漂亮的围栏,也没有郁郁葱葱的树木。高高矮矮的棚户包围了河道,将它挤压得极为狭窄;河道里满是从上游携流下的泥沙,河水浑浊泥泞。水生动物、植物的过度繁殖,使得河水带上了恼人的腥臭味道。水土流失、环境污染以及过多的生活废弃物堆积,使得这条“母亲河”不再让人觉得亲近,反倒成了人们避而远之的“龙须沟”。

  纵使不能亲近,心里总免不了是失落的。时间久了,这失落,总让人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这些年来,针对半溪河、凤嘴江的治理,从未间断过。重整河道、修筑河堤、清理淤泥、清除垃圾、埋设管道、栽种绿植、治理排污……看着河水一点点变清澈,心里是欢喜的。我们终归还是把从前那条美丽的护城河还给了这座城市,还有什么理由不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去维护它?

  现在是初夏,街边绿意渐浓,此时沿着宽敞、干净的步行道漫步河边是极为惬意的,迎面凉风习习,岸边杨柳依依,还有些许艳丽的小花在堤岸边绽放,浓浓淡淡的花香随风飘散。半溪河畔,水流平缓,垂钓的人们把鱼钩抛到河流中央的水草中,与水里的鱼儿来回较量数次,虽不见得有所收获,但脸上总挂着微笑。一座城市总该有一条河流,它是城市的脉络,也是城市的灵魂,是人们的乡愁中最柔软温情之所在。

上一篇:南川历史何处寻
下一篇:一座城 一条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