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祝福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5-15 08:58:02 | 评论:0 | 点击:0
 

  余道勇

  过生日那天,母亲打来电话,说“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如此平常的话语,却是我数十载从未从母亲口中听到过的。对她来说,这是一句太过时髦的祝福语,只适合在年轻群体里使用,母亲从来不用这些词语的。

  母亲已近80高龄,仍然精神矍铄,也许是我在成长中太不小心,不知道曾几何时,她就满脸布满了皱纹,满头变成了白发!也许是太过相信母亲的强大,没有去关注岁月对她无情的雕刻,才在突然间发现母亲老了。然而,母亲却对我说“生日快乐!”我无法不哽咽在喉:她是想用最接近城市生活的方式来代替平时她总是说的“做点好吃的,注意身体”之类的嘱咐。

  母亲识字不多,她的童年时代兵荒马乱,没读过书,几岁时就被送别人家当童养媳了。解放那年,她十来岁,才辗转回到父母的身边。我一直以为母亲不识字,但前些时,我接她到城里玩,她竟然对街上的花花绿绿的广告感兴趣,能够念得出很多广告的字来。我才发现,原来母亲是认得些字的。母亲从没有写过字,也没有上过学,但却知道许多的历史人物,像李世民、杨六郎、樊梨花、穆桂英这些人物,她都知道。我小时候,母亲总是喜欢带着我去听禾场上的说书人讲故事,当我听得两眼眯离、瞌睡连天的时候,母亲却是津津有味地品味着薛仁贵征东征西、岳飞大战金兀术的传奇。传奇故事中的好人坏人,在她心目中分得很清楚,因而也在我幼稚的心灵里有了忠奸之分。因为母亲在不经意间用“岳母刺字”“精忠报国”“桃园结义”“秦桧跪岳”这些典故教育我们做人。

  母亲一辈子受苦,却甘愿承担一切,把我们兄妹七个拉扯成人。前不久,母亲送给我一双鞋垫,是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上面还刺了“平安”字样。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八旬老人的手。“慈母手中线”的深刻内涵也许只有这一刻我才能够领会!我哪敢穿这双鞋垫?只能够锁在抽屉里,与我的日记一起珍藏!

  春雨润物细无声。母亲的教诲就像春雨一样,滋润我成长。小时候,大人们起早贪黑出工挣工分,我们小孩子要在家里生火做饭,但我总是把好好的一膛炉火搞得浓烟滚滚,甚至熄灭掉,而自己也被烟火呛得喘不过气来。母亲说:“生火要有空心,做人要有忠心。”原来是因为我放的柴料太多,火膛里缺氧才致炉火熄灭。这样一句简单的俗语,教会小时候的我,懵懵懂懂地明白了些人生道理。母亲虽然没有进过学校,但嘴里常常念叨毛主席、周总理,再不就是薛仁贵、岳鹏举、刘关张,对我们谈做人要忠心报国的故事。后来,我参加了工作,先是从事教育,再是从事行政管理,成为一名党员干部,母亲总是说,好好做公家的事,不要起贪心。母亲说:“头顶三尺有神明。你在公门里,一定要出于公心。”这些话出自一个农村老母亲的口,实在是一种格局。改革开放年代初期,有的村干部有贪腐行为,母亲说,你不要学那些人,这是不会长久的。母亲从来不人云亦云,当个别群众由于村社干部的不公平不公正而骂街的时候,她只是默默走开。这是一个母亲对党、对国家、对政府的忠心,尽管她的忠心算不上什么,也不会有人关注,但她仍然以“生火要有空心,做人要有忠心”的心态教育我们和对待村邻亲友。

  母亲是节俭的典范。在那个年代,每家每户的衣食都是靠汗水劳动一分一分挣来的。想穿新衣,别说平时,就是过年都是奢望。母亲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一件衣服在我们兄妹间穿成了接力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幼小的我们,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心里总是不爽,在同伴的眼里失去了自信,觉得抬不起头来。母亲说:“居家过日子,穷人家笑破不笑补。只要穿得干净,补补算什么?”于是,我对补丁不再自卑,凡是有人笑我补丁,我就笑人家衣服没有洗。这一招还真管用,我的人生自信得到了提升。后来,我读小学,有一篇课文叫做《周总理的睡衣》,周总理都穿着补了许多补丁的衣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对穿补丁的衣服而感到委屈呢?

  母亲对我的祝福,用了她从没有用过的词语“生日快乐”!我知道,快乐与不快乐早已刻在她满脸的皱纹和满头的白发里,刻在她对子女们谆谆教诲中,刻在一个从解放前走过来的老人对安居乐业、社会安定、人民幸福的期盼中。这一声祝福,比千万只西式蛋糕和蜡烛来得更深沉、更丰富!

  我只想说,我的生日,母亲安康,才是最大的快乐!

上一篇:也学牡丹开
下一篇:家乡的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