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5-08 08:50:53 | 评论:0 | 点击:0
  
陈立文

  喜欢雨夜。

  当然,雨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以能听到雨线从屋檐落下的滴答声或懒洋洋打在梧桐树上为最佳。

  雨是阴柔的,雨夜晚婉约。两个如此相似之物相互渗透,该是怎样的情形。尤其,透过木格子窗和明灭的灯光,看见屋外雨丝斜飞,雨声淅沥。一个人坐在书房听音乐,脑海中不用多想,空空地空着就好,像一个透明的白玉瓶,不用再在里边填装任何东西。

  古人诗词中写雨的多,写夜的也多,写雨夜的却少。最喜欢的还是《春夜喜雨》: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浣花溪畔的杜甫硬是把一个春天雨夜的平常之景,写成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乡愁和美好愿景。

  世间万物,生长皆依靠太阳。太阳是阳,生长又是一件系统工程,单一依靠太阳自是万万不能,还需阴前来中和,而这阴,便是雨了。雨多为害,阳多亦为害,两者皆过犹不及。阴阳相济,是中庸之道,不是中间之道,是公正之道,不是邪门歪道。

  从小到大,经历过无数个雨夜。小时候胆子小,如果一个人在家,又遇上天黑,下雨,一定会有恐惧的感觉。就这,还不能有大风,响雷,闪电。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恐惧,其实发自内心的莫名其妙又反回来蹂躏内心。以当时的认知水平,这是一个“死结”,无解。如今年岁渐长,时间让我们遇到各种各样的事,各式各色的人,喜怒哀乐,生老病死皆有,再想这恐惧时就会明白,恐惧其实一直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吓自己的原因有时仅仅因为自以为是的妄想。无妄便无惧,无欲则刚。

  发生在雨夜里的一些事,常常会人为的意会出些许神秘色彩。

  小学时的一个暴雨夜,有吹断树枝的呼啸大风,有震掉屋瓦的奔雷,有巨长的撕裂暗空的闪电。第二天方圆十里便传开,山脚下一棵古槐被雷电劈开,树身中隐藏的一条白蛇被劈死。还说,幸亏劈得及时,要不然,这蛇马上就要成精,祸害周围百姓。这样一个雨夜,虽然过程让人感到恐怖,实质上却仍是正义的,不阿的。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雨夜,让人难忘。家乡遭遇几十年一遇的洪水,大水出了槽,漫了滩,淹没了堤外大量庄稼。县里每个单位按人数多少,分到数十米到数百米不等的大堤长度。我被单位安排在下半夜巡查,领导说,一定要随时关注排洪渠水位变化,有情况及时向防汛办汇报。我那时多年轻多单纯呀,披着雨衣,坐在堤边,听着堤外村庄的鸡鸣狗吠,凌晨四五点时水果然大了,有溢出之势。赶快向上级汇报,打值班电话,没人接,再打,很长一段铃声之后,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就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掉电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起来,心里想这个人怎么能这样没责任心呢?他这样的表现如何对得起在雨夜大堤上勤勉工作的其他人!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而没有责任心比任何一个蚁穴都要大得多。这是一个让我反思的雨夜,这样的反思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必经阶段。

  那一年,爷爷在家乡生了重病,我坐飞机回去,随后,几个朋友从外地开着车也赶了回去。那也是一个雨夜,一车四个人,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们的电话,不是打通了没人接,就是关机。如此几番之后,我的心不安、恐慌起来,几千里的路,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后来终于联系上了,方知,其他人睡着了,开车的人精力太过集中,加之车外又是瓢泼大雨,所以没听见电话响。这个雨夜蕴藏着如此醇厚的友情,怎么能忘呢?

  我有时在想,雨是水的动态表达,是水循环的一个重要环节。夜晚是月亮活动的载体,是太阳的另一个延伸。

  雨夜,是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遇到的平凡而难忘的尘世美好之一。享受每个雨夜,不用等点滴到天明,只需一杯清茶、一本古书相佐,心的喜悦一定会在房间氤氲出芝兰之香。

上一篇:诗二首
下一篇:月朗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