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19:桃源之外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13 09:21:01 | 评论:0 | 点击:0
  

  雷坤强

  惠盈回重庆继续学业,面对无休止的功课与做不完的试卷,对桃源村无拘无束的生活倍感怀念,忍不住提笔给赵羿鸣写了一封信。惠盈在信中深情写道:“桃源村有一种别致的美,这种美没有世俗羁绊和喧嚣惊扰,这种美在钢筋水泥铸就的大城市逐渐流失,这种美淳朴而又自然,既让我刻骨铭心,又让我想起妈妈的知青生涯。妈妈说那时农活繁重,成天疲于劳作,对这种美近乎麻木。那时她只想回城过安稳日子,即便是做清洁工或工厂门卫,她都觉比在乡下劳动改造幸福。后来妈妈如愿以偿,然而久居喧嚣闹市,她又怀念桃源村这个地方。妈妈不止一次告诉我,赵德海叔叔与人为善正直不阿,在她心中是永远的大哥。所以我也把你当大哥,你身上散发的优点,与德海叔叔同出一脉……”这封信的末尾,惠盈隐隐道出对赵羿鸣的思念:“希望今后每年假期都能去桃源村,更望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对了,今夏我就要参加全国高考,可是英语成绩一直很差,我担心考不上名牌大学。不过,话说回来,还是顺其自然吧——羿鸣哥,你在远方,别忘给我加油唷!”

  赵羿鸣收到这封信时已近年关,他从父亲赵德海手中接过信封,看到落款上娟秀的“苏惠盈”三个字,比从单位出纳手里领取半年工资还激动万分。赵羿鸣这次打工归来,没有“广东帮”摩托车队的轰烈,没有邱老二开越野车进村的气派,他带着大包年货从县城乘中巴至刘家镇,又沿机耕道徒步两小时才回到桃源村。赵羿鸣到家时黄昏将近,刘芳正在院坝赶鸡进圈,儿子入时的打扮让刘芳眼拙一时当成路人,只是轻轻打了声招呼。赵羿鸣看着母亲愈加佝偻的背影,眼眶一湿扔下包裹:“母诶,是我,我是羿鸣。”“狗娃,是狗娃!”刘芳辨出赵羿鸣的声音,激动得有些结巴,“你……总算回来了!”母子俩寒暄一阵,赵羿鸣没见赵德海和大哥,问及去处,刘芳说:“你爹和你大哥去坡上背柴,我这就喊他们回屋。”说完移步院边,双掌捂嘴冲茫茫林野喊:“他爹,坡上摸摸索索啥嘞?回屋吃饭了。”这是刘芳和赵德海三十年来心照不宣的暗语,夫妻间交流从不称呼其名,生活中也无城里人“老公”“老婆”之类的昵称,一句“他爹”就将所有恩爱包涵。

  当夜,重又团聚的一家人无话不谈。小桃已为赵晨山诞下一子,家添新丁喜事逢,当上爷爷长了辈分的赵德海精神特别爽朗,推杯换盏间,父子俩此前的矛盾云消雾散。话题围绕赵羿鸣进城遭遇展开,虽无长子赵晨山遭遇的凶险,赵德海听来仍唏嘘不迭,一杯接一杯喝着赵羿鸣孝敬的泸州老窖。赵羿鸣把酒闲谈,讲着讲着不无感慨:“当年大哥没遇上坏人,今儿早就发了!我这次出门也不算太平,危难时多亏贵人相助,不然这时候还在街头流浪嘞!”赵晨山激动地说:“咱乡下农民,在外真离不开贵人,那些善心帮你的,不在背后耍阴的,都算贵人啊。”“晨山讲得没错!”赵德海颔首以表赞同,借机教导赵羿鸣,“你出门能遇贵人,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一定要懂知遇之恩,不能忘恩负义。”赵羿鸣连声称是,动作熟练地倒满酒,各自敬父亲和大哥一杯,就县城街头饿晕后的故事娓娓道来。

  那天是晴朗的礼拜日,县城机关事业单位放假,街上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赵羿鸣“扑通”晕倒路口,引周遭行人纷纷驻足。两名太婆惊叫着扶起,其中一位乃退休老中医,见赵羿鸣额渗虚汗面色铁青,镇定地摸摸脉象,又掐人中又喂水。赵羿鸣醒来发现躺在医院,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陪伴床前,料定这小伙救了自己,慌忙起身致谢。随后两人一番闲聊,互道姓名、厘清事情原委不在话下。原来,赵羿鸣昏倒时已连续三日未进颗粒,虽经老中医掐人中得以苏醒,但很快就因极度虚弱又晕了过去。两位热心太婆力气小,搬不动牛高马大的赵羿鸣,这一幕恰巧被开车路过的易川撞见,善心大发,主动请缨将其送进医院。

  易川和盘托出事件经过,赵羿鸣听罢感慨道:“多亏做好事不留名的婆婆,多亏易兄仗义援手,还望给兄弟留个地址,方便往后登门拜谢。”易川憨厚一笑说:“举手之劳的事,兄弟不必挂怀,三年前我来南沽,也有过类似遭遇。当时身无分文露宿西门桥,饿极了找包子铺赊账,老板见我一副乞丐样,不施好心倒也算了,居然落井下石取菜刀威胁,说我妨碍他做生意,有多远滚多远。后来饿得眼冒金花,一头栽进城南臭水沟,多亏卖菜大娘相助,我才捡回这条命。”

  同病相怜的境遇,赵羿鸣既欷歔又激动,纵然心有万千感慨,却不知如何说起。易川到底是老江湖,话锋一转问赵羿鸣:“听兄弟口音,应是金佛山东坡方向。”赵羿鸣说:“老家刘家镇桃源村。”“咦!”易川惊讶地叫了一声,“真是巧,我幺姨嫁到刘家镇,我家在西面,岳池坝人。”岳池坝盛产药材,赵羿鸣从风先生那里早有耳闻,当下也是一惊:“可是金佛山中药之乡嘞!蛮子药特别有名。”易川苦笑着摇摇头:“药材倒珍贵,但是量不多,难以致富。”赵羿鸣看易川腰间别着大哥大,猜他在县城已混出些名堂,顺口附和说:“易兄有车有电话,应该走上了致富道路。”“搬了两年砖,现在承包双赢生态一处工地,”易川憨厚的脸上顿显谦逊,“帮那些大老板建房子,也算是打工。”赵羿鸣初出茅庐,对建筑行业一窍不通,易川见他满脸狐疑,忙作耐心解释:“建房子都是一层层承包,开发商拿地后招标施工单位,我们只是承接施工单位的小业务。”“那……”赵羿鸣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也算不小的老板了。”易川察觉出赵羿鸣有心事,顿了一顿问:“兄弟在县城有没有工作?”赵羿鸣咧咧嘴:“有工作,哪会劳烦易兄送我进医院。”易川当即发出邀请:“咱工地正缺人手,不过都是些苦力活,兄弟要是愿意,随时上岗。”进城下苦力并非赵羿鸣本愿,念及易川出手相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假思索答应下来。

上一篇:父亲与鸟
下一篇:线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