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物语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13 09:20:07 | 评论:0 | 点击:0
  

  余道勇

  在时间的长河里,我们曾一次又一次地与春天邂逅,又一次一次地与春天道别。我们是如此的喜欢春天的时光,以至于常常嬉戏于春天的灿烂阳光之下,尽情地脱下鞋袜,卷起裤腿儿,在春的河流里沐浴着它的雨露阳光。

  然而,当春天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我便长久地伫立在这温柔和煦的春光里,凝视着万物生命在春天里的欢闹与奔腾,倾听着大地万物的笑声与低语。

  初春依然有点冷,但吹进窗子里的风,已经很轻柔,拂摸着人们的肌肤,不再像冬天的西北风那样有刀子割痛的刺痛感,给人一种春风得意的喜悦。远处的山,依然是肃杀的一片,但也许只过一夜,你就会感觉到暖春将取代寒冬!

  先是春梅紧紧地挨着腊梅花次第开放了,这是梅的品格,她想让梅花的家庭垄断冬春的花期。但世界太奇妙了,许多的花儿当仁不让地争相开放着。所以梅花就知趣地开到了墙角里,相当低调,只有暗香传送。“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而最迫不可耐的,要数玉兰花了。玉兰在寒冷的冬天里孕育了很久,一到初春,不等叶子张开,就把花骨朵儿昂立在枝头了。有一种叫“二月花”的兰科植物辛夷,叶芽儿都未吐出,花苞儿早就挂满了树梢。樱花也不示弱,一株一株地绽开了冬藏已久的花蕾,红的、粉的、白的,满树都是,开得她的同科花木桃啊、李啊、杏啊、梨啊一大群,相继向着春天报到来了。

  柳儿还未吐绿,但远看似乎绿意盈盈了,在河岸边,让春风吹得洋洋得意,腰姿乱摆。而海棠却横空出世般地开放在阳台里、花坛间、盆景中,红遍了一个世界,而且她虬劲的枝条,让人想摘一朵都感到无从下手。而迎春、月季、杜鹃那些,正不慌不忙地安营扎寨,准备抢占下一个月度的宝座。田埂上的装饰也让人眼花缭乱,从地里冒出的紫花地丁、白花繁缕、碎米荠菜等等,虽不闻花香,却让踏青的人们喜出望外、流连忘返。最让百花所不能容忍的,竟然是那不入流的油菜花,却在历年的花节中成为人气王,不论是人还是蜂,都奔着号称万亩的菜花而去,吸引了众多的眼球和粉丝。

  春节后的乡村,又恢复了往常的冷静与落寞。年前匆匆赶回家的游子,过了年初八就依依不舍地携儿带女奔赴各大小城市讨生活去了。留在村口的母亲,红红的眼睛无奈地透露着春天的离愁别绪,只能把乡愁嘱托在向着远去的车尾灯的挥手之中,霎时湿润了天空一大片。这湿润的天空,只能归结到雨水这个节气上来,洋洋洒洒地飘起了春雨,与大地一起分享母亲的泪水。但远去的背影,又是下一年头的期盼,在年节的文化熏陶中,人们对新的一年充满了希望。

  城市的灯饰还没有撤去,依然保持着节日的记忆。然而川流不息的车流和忙碌的人们的脚步,使人们又从农历的记忆中恢复到公历日期上来了。生活的快节奏,让人们似乎忘记了元宵节,忘记了正月!人们见面的问候不再是“新年快乐”“狗年大吉”,而是恢复到“你好”“吃饭了没”上来了。但城里人从农村老家带来的腊肉、熏肠、干鱼等美食,似乎淡淡地回味着年的滋味,以及对乡野的思念!

  春和景明,万象更新!往岁春天的景象似乎被我们遗忘,今岁的花朵,仍然带给我们如此惊奇的喜悦和感动。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也许正是这种喜悦和感动,才显示出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尊重。否则,还有什么能让我们感受到生命之价值如此珍贵呢?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们,总是无时无刻地被生活所感动着、惊喜着!

  我在春天的河滩里徘徊,欣赏高山流水,感受惠风和畅。河水打湿了我的衣裤,微风拂乱了我的头发,朝霞映衬着我孤独的身影,但我仍然像剪纸一样憧憬着远方,很久很久……而脚下虫子的和鸣,周边百花的呼吸,与我构成了一片初春的呢喃物语。

  我捡起地上一根干枯的蕨草,发现那躺倒在地面的大片早已枯黄的蕨草之间,冒出了无数的蕨尖。这么良久的伫立,我在想,那些绽放了又凋谢的花儿,那些嫩绿了又枯黄的树叶,那些吐尖了又枯死的野草,在生命的长河里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存在呢?其实他们什么也没有带走,他们从土壤里吸收的各种矿物质,最终还是归还给了土地,但他们吸取了阳光和宇宙的能量,传递到了人们的生活之中,使我们获得了温暖和光明!

上一篇:早春
下一篇:父亲与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