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18:桃源之外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07 09:36:27 | 评论:0 | 点击:0
  

  雷坤强

  赵德海将此决定带给风先生,一并带去的还有半捆烟叶和三斤老荫茶,风先生推攘着收下物资,却死活不让赵德海帮忙耕种,“无功不受禄,无德不受宠,自家事咋能让赵老弟负担!”赵德海边裹烟边问风先生有无更好的办法,风先生长叹一声说:“我就是饿死,也不能给你添麻烦。”赵德海将裹好的烟卷放进烟斗,又问风先生桃源村最优秀的传统是什么,风先生沉默片刻说:“扶贫帮困,患难相助。”赵德海说:“这就对了嘛,现在你有困难,我不帮谁帮?我要是不帮,自己心里过不去,乡邻还闲言碎语,咱俩可是十几年的亲家啊。”风先生斜躺下来不再说话,陈风氏感激赵德海仗义相助,立马张罗杀鸡宰鹅,取了野菌山珍土洋参,炖成老汤宴请赵德海一家。

  这顿饭赵德海吃了理所当然,不吃也在情理之中。风先生当了半辈子清官,主动告隐后身无分文,这些上桌待客的下蛋家禽,加上堂屋满壁盖有大红印章的奖状,如今算是他视若珍宝的全部家产了。要说风先生有一子半女,也不至于落魄到此般田地,问题关键是风先生无儿无女并非他没那能力,全因陈风氏摊上先天不孕不育的怪症。纵然如此,风先生数十年始终如一,从不曾嫌弃陈风氏半分。年轻时每每与人谈及子嗣,亲朋无不劝风先生离婚再娶,为风家续一房香火,但风先生总这般自慰:“今生无后,乃因前世儿孙满堂,所谓福气,老夫上辈子就享够咯!”风先生这种为人处世的坦荡,正是赵德海深交之原由,外加多年相互帮扶积淀的深情厚谊,两人就算年岁相差近二十,彼此也无任何鸿沟阻隔,凭心称兄道弟形同手足,整个村庄的人可都看在眼里。

  一年之计在于春,家中缺了年轻力壮的赵羿鸣,刘芳身体孱弱难扛重活,如今包揽风先生五亩田地,赵德海、赵晨山父子责任更重。空前的压力压得赵德海喘不过气,好不容易起早摸黑插完秧,十年难得一见的冰雹铺天盖地而来。秧苗新插还未生根入泥,须臾就被密集冰雹砸个稀烂。灾情严重十万火急,赵德海忙往刘家镇汇报情况,民政所负责人听至一半,摆出洞若观火的神情说:“赵主任,冰雹灾情昨晚我已听闻,这次天灾覆盖金佛山东部,受灾群众成千上万。”赵德海拘谨地赔着笑脸:“所以,我这……这不赶着争取安抚金嘛。”“安抚金?”民政所负责人展露出为难的神情,“恁么大的灾情,安抚一事还需上报县民政局,由减灾委员会商榷定论。”赵德海顿时急了:“这样层层上报,具体落实得等到啥时候?要是今年颗粒无收,村里老人小孩咋个生活?”“凡事得讲规矩,遇事也得走程序嘛!”民政所负责人满脸肉笑,端起茶盅呷一口,轻言细语安慰起赵德海,“你要相信党和群众的血肉关系,赵主任尽管放心吧,赈灾物资很快就会下来。”

  春耕春种刚刚拉开序幕,这场冰灾虽然残酷无情,但尚有扭转乾坤的余地。赵德海回村认真分析灾情,结合多年对桃源村气候的观察,认为破解灾补难题还需自力更生。于是连夜召开干群大会,一面动员群众抓紧时间培育秧苗,金佛山气候温暖湿润,桃源村地处高山春晚秋迟,延迟播种虽有可能错过秋收晴日,但平田重新栽插总好过就此荒芜;另一面安排各社社长走访灾情轻微的邻村,山里人培育秧苗素有多备无患的习惯,如遇家中还有剩余秧苗的农户,统统以粮换购收回补耕。赵德海安排有理有据不失妥当,干群纷纷响应摩拳擦掌。不出十五日,凤河两岸禾苗扶摇生长,连片农田再现蓬勃生机。

  赵德海经此折腾身心俱疲,山里人靠天吃饭的艰辛无奈,在胸中莫名交织出对山外的渴望。他隐隐感到不思突破固守农耕,很难带领村邻摆脱靠天吃饭土里刨食的命运,不禁对离家出走的赵羿鸣重寄厚望,心想既无法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打工何尝不是成就功名的途径。但赵德海万未料及,置身县城的赵羿鸣这时已身陷囹圄,平安旅馆老板娘一改往昔通情达理,对赵羿鸣下达了最后通牒,语气蛮横地勒令赵羿鸣,如不续缴房费,立马收拾包裹滚蛋。“臭小子,有多远滚多远!”老板娘骂骂咧咧不觉解气,又戳着赵羿鸣崭新的西服冷嘲热讽:“别以为穿上西装就是美国总统克林顿,没带几分钱住啥旅馆呢?你这叫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赵羿鸣想着好男不跟女斗,嘀咕着“狗眼看人低”,最终忍下这口恶气。事实上赵羿鸣连日扫街式寻工并非一无所获,只是内心对新工作期望太高,几次小试牛刀的面试都未打动心扉。

  第一次是在寻工头日,山城面馆月薪800元包吃不包住,赵羿鸣本无心应聘小工职位,盘算这八百块工资,扣除租房、零用等花销,收入不如在家种地,头也不回转身就走。第二次应聘南沽宾馆客房部经理,这家县城规格最高的星级酒店和地标建筑,一扇旋转门令赵羿鸣观摩良久,最后好不容易尾随一队客商迈进,“大专以上学历,三年管理经验”职位要求,残酷地将其拒之门外。赵羿鸣赶忙降低要求,应聘火锅店服务生,各家待遇皆不及内心期望。还未山穷水尽的地步,赵羿鸣不愿在服务业浪费时间,决定了解县城更多的行业岗位。眨眼过去一周,走遍南沽人才市场,仍是薪资低廉的服务工作。坚持至弹尽粮绝这天,赵羿鸣走在尘土飞扬的街上,大骂自己高不成低不就,又后悔出走匆忙资金准备不足,难以适应缺钱寸步难行的城市生活。然则再多悔恨也难抵肚腹的饥饿,漫无目的走过几条街,赵羿鸣突觉耳晕目眩四肢乏力,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上一篇:偷青
下一篇:早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