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红萝卜灯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8-03-07 09:35:15 | 评论:0 | 点击:0
  

  徐光惠

  正月里来正月正,正月十五闹花灯。过完大年没几天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对于孩子们来说,元宵节更为热闹有趣。吃元宵、猜灯谜、烧火龙、踩高跷、挑花灯等民俗活动,精彩纷呈,妙趣横生。父亲为我做的红萝卜灯,温暖着我整个童年,照亮我人生的旅途。

  小时候,乡村还没有通电,家家户户都点煤油灯,光线暗淡。一到晚上,村子里就黑黢黢一片,寂静无声,因此孩子们对灯是极其渴望的。元宵节晚上,小孩子们迫不及待地跑出门,三五成群打着灯笼在村子里转悠,你家走走,我家串串,一路奔跑嬉戏,唱着欢快的歌谣,开心得很。

  那时,家里穷,物质条件匮乏,有个灯笼也是个很奢侈的愿望,因为父母是没钱给我们买灯笼的。有家境宽裕的人家会给孩子买回一盏漂亮的灯笼,有大点的孩子也自己学做简易的灯笼。我年纪小不会做,便跟在隔壁哥哥的屁股后头,一路小跑,看着他手里举着的红灯笼,羡慕得不得了。有一回,他们跑得快,我怕跟不上,一着急鞋也被跑掉了,一把捡起来穿上继续追赶。那时,能拥有一盏红灯笼,是我心里最大的愿望。

  在我七岁那年的元宵节,父亲突然叫住我:“惠儿,别跟在他们后面跑了,爸这就给你做一个灯笼。”“爸,你要给我做灯笼?是真的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父亲笑着点点头,转身去了院子里。我忙不迭地跟在他身后,心里窃喜。

  他找来一个粗壮、颜色红润的萝卜,用刀子削去一半,大头做底,小头朝上,再挖去中间的部分,倒进去一点红颜料,萝卜两端打孔用麻绳打结拴好。他让我拿来煤油灯,往里面倒上煤油,用棉线搓了一根灯芯,放在萝卜中间。父亲又找来一个玻璃瓶,把底座去掉,正好罩在萝卜灯的外面,萝卜灯就做好了,小巧而别致。我提着萝卜灯,别提多开心了,盼着夜晚快点来临。

  我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盼到天黑。父亲用火柴把灯芯点着,刹那间,萝卜灯一下亮了起来,在漆黑的夜晚发出灿烂的光,红彤彤,明晃晃的,映红我的脸庞,也映照着父亲饱经风霜的脸。我兴奋地跳了起来,一股劲儿地傻笑,高喊着。“噢!我有灯笼啰!我有红灯笼啰!”父亲慈爱地看着我,也笑了。

  我提着那盏红萝卜灯,在小伙伴面前炫耀地左摇右晃,根本不用担心被风吹熄。我立马成了孩子堆里的焦点,感觉自己像个天使,心里那个得意劲儿甭提了。小伙伴们把我团团围住,争先恐后想要跟我换着灯笼玩,我也不吝啬和他们交换,趁机摸摸以前从没碰过的灯笼,我们在村子里尽情地玩闹、追逐,欢快的笑声撒满村庄。

  元宵节那晚最热闹最明亮,点点灯光像闪烁的星星,点亮黯淡贫瘠的村庄,给静谧的小山村带来光亮与祥和。父亲做的红萝卜灯伴我度过快乐的童年时光,也给我们家困苦的生活带来了温暖和希望。

  父亲已去世二十多年,每年元宵节,我都会想起记忆中的红萝卜灯,想起那段艰难却温馨的岁月。或许,就在今夜,我会在梦中与父亲重逢,父亲依旧笑着,再次为我点亮那盏温暖的红萝卜灯。

上一篇:收藏阳光
下一篇: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