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场,一个有故事的小镇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9-06 09:03:33 | 评论:0 | 点击:0
   

  八月里来的最后一天,

  在清爽的早晨,我们出发去到太平场镇,

  本想寻一处古村落,找寻乡愁的味道,

  没曾想,除了古村落,

  太平场这座小镇给了我们更多的故事。

  廊桥建造有传说

  

太平场,一个有故事的小镇

 

  太平场镇的太平桥是一座三跨木结构廊桥,且保存完整。记者 陈姗 摄

  去古村落的途中,路过太平场集镇,一座横跨于河流中别致的廊桥桥亭吸引了我的目光。这是一座三跨木结构廊桥,全长大约30米,宽近6米,两座6米高的石质桥墩竖立在河道之上,其上架设木梁,木梁之上是全木结构的桥廊。全桥最绝妙的是桥廊正中升起的歇山顶式桥亭,桥亭翘角飞檐,造型灵动,是全桥的点睛之笔。

  该镇宣传委员向显宏告诉我们,眼前这座廊桥建于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距今已有130年历史,是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由于今年才重新翻修,廊桥的翘角飞檐外漆墙面已经没有斑驳的痕迹,可是桥墩上的题刻依然诉说着它的古老年份。

  我和同事来了兴致,下了车,清晨的阳光慵懒地洒在脸上,伴随吱吱呀呀的木板声穿过廊桥,其间在桥上坐着乘凉的老人和玩耍的小孩儿让人恍如遗梦,感觉回到了它建立的年代。

  据说,原来最初的太平桥并没有这座别致的桥亭,仅仅建有一座桥廊。地处山间谷地的太平场,长江支流黎香河由南向北穿场而过,每到汛期,眼前的涓涓细流便会变成汹涌的山洪。每到山洪暴发,一夜之间,黎香河上便只剩下两个孤零零的桥墩。村民们只有顺流而下找寻冲散的木料,重新营建廊桥。到了光绪十二年,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场上的乡绅决定一定要建造一座能耐得住洪水的桥梁,于是贴出布告,许以重金,公开“招标”。然而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却没有一个人敢接手。

  就在整个太平场一筹莫展之际,一个衣衫褴褛的小沙弥却自告奋勇摘取了布告。人们当然不会相信一个和尚能建起抗击山洪的廊桥。然而小沙弥却说,自己是金佛山金佛寺的和尚,受主持吩咐为太平场的百姓修桥,并声称自己不取分文,只要求在桥上建一座佛寺。乡绅们自是不会相信小和尚,不足两丈宽的桥面,如何建得起一座庙?便随意布施了一些钱粮,打发小和尚离开。

  当人们第二天一睁眼,却发现一座廊桥已经横跨在黎香河之上,而小和尚早已不见了踪影。于是人们恍然大悟,那小和尚一定是金佛转世,而他所说的佛寺正是桥廊正中那座翘角飞檐的桥亭。于是人们在桥亭中开辟佛龛,供奉佛像。并将桥下黎香河设为放生池,并约定场上百姓不得在河中打鱼。时至今日,佛龛虽已不存,但桥下的石桥墩上仍然保留着“下放生池”的题刻。

  不管传说多么离奇,淳朴的太平场镇村民一直坚信,太平廊桥让他们风调雨顺,和和美美,并用实际行动一直守护着这座穿越百年的风雨廊桥……

  “深闺”碉楼诉故事

  

太平场,一个有故事的小镇

 

  石垣子郑焕章碉楼虽是土墙,但做工依然讲究,门上也雕刻着花纹。记者 陈姗 摄

  一部《让子弹飞》的电影,一场惊天动地的火车劫案,号令山林的绿林悍匪张牧之,遭遇行走江湖的通天大骗老汤,两人从生死宿敌变成莫逆之交,然而真正的决战才刚刚开始,南国一霸黄四郎虎视眈眈镇守鹅城,一场场情杀命案连环上演,华南三王各自为政,鹅城双艳粉墨登场,乱世枭雄的混战一触即发。姜文、周润发、葛优、刘嘉玲和陈坤这些操着一口川味匪语黑话的大腕们,演出了发生在华南“鹅城”内外的荒诞离奇、惊险滑稽的一幕幕剧情。唏嘘、欢笑之余,更多的是对当时中国真实现状的无奈和叹息。电影里的场景始终没有离开碉楼。

  而在太平场镇也有“养在深闺”的碉楼,虽说没有像电影中那般跌宕起伏的故事,但是在对阵古时匪患也是功不可没。我们到太平场最后一站三星村,探索这最后的重头戏——古村落里的碉楼。

  在三星村平房中,两幢棕黄色、体型高大的建筑很是显眼。首先是其色彩与周围建筑的青灰色调相比,显得明快。其次是它的风格,楼高约四五层,但却不宽,墙体上只留有几个小孔。

  明清时期,太平场镇因其位于崇山峻岭的大槽谷中,地势平坦,是富商豪绅安居乐业的理想之地。但太平场周边山林茂密,而镇内又多富商豪绅,时逢乱世,自然是“绿林好汉”经常光顾之地。富商们出于对财富和自身安全的守卫需求,碉楼在特定的历史和地域环境下便成为这一古场镇重要的防御建筑。

  村落里的碉楼一般为三四层,最高的6层。四面开小窗,用于瞭望和射击,内有楼梯连接各层。遇到匪患时,碉楼内可储藏粮食,屯兵坚守达一两月。

  在其中,石垣子郑焕章碉楼颇负盛名,亦称郑家庄园碉楼。石垣子郑焕章碉楼耸立在郑家庄园的左侧角,碉楼为土木结构,土筑墙厚0.7米,楼有四层,横排3间,楼高16米,建筑地面积80余平方米。碉楼门为石门框,两边门柱石门叶净高2.1米,宽0.4米,高2.1米。门洞净宽1.1米,为青杠木,厚0.1米。基石和地平渗有糯米浆,土墙也渗糯米浆混筑。

  石垣子郑焕章碉楼与众不同,独具一格,其特色有四。一是碉楼有房屋10余间,其碉楼之宽大,南川少有。二是基石和地平渗有糯米浆,土墙也渗糯米浆混筑,极其坚固。民国年间,曾有土匪抢劫,企图挖墙进楼,因土墙十分坚硬而败退。三是建有炮楼和炮角。炮楼建在碉楼右前角,两面靠碉楼墙角,有射击孔,在炮角上可控制四方来犯之匪。四是造型美观。碉楼顶部两重檐瓦,即两头为三层楼,中间为四层楼,第四层楼一重檐瓦,故两重檐瓦高低错落。

  这碉楼的主人郑家是太平场的大户之一,有名的绅士,除石垣子庄园外还在教官坪、兴隆湾、大湾、板子有四座庄园。石垣子庄园有上下两个院,上院为四合院,下院为三合院,两个院的头上各有一座碉楼。两个院住有郑焕章、郑万一两兄弟,大哥郑焕章住上院,兄弟郑万一住下院。郑家庄园以石砌墙垣,一个数十间房屋的大院,尤其是郑焕章住的上院有上中下三层院坝,房屋20多间,朝门两个,碉楼一座,可谓气势恢宏。

  相传,碉楼是郑氏先祖郑焕章花费半担(俗称半挑)银子建造。郑焕章是郑氏落业太平场棕树湾第四代祖,郑焕章后郑氏嗣孙现有8代。太平棕树湾郑氏在郑焕章这一代是兴旺时期,有田土上千亩,庄园5座。郑焕章富有才学,医术高超,民国年间是全国医学会理事,他还写过不少医学论文,曾任过太平场乡乡长、马尔康县代理县长,为人善道,人品正直,乡间口碑好,曾在木洞搭棚煮稀饭施舍穷人。一次为躲土匪挑了三担银子到巴县丰盛躲藏,路过街楼被匪抢去一担,他索性将剩下的银子边走边散发给穷人直到重庆。

  郑家庄园随着时代的变迁,虽然远去了曾经的辉煌和兴旺,而且庄园已不复存在,但院子基本保存原貌,石板铺就的院坝宽大平整、低矮的木瓦房、古老的瓦挡吊垂,一股古朴气息从大院扑面而来。尤其是大院的碉楼依然如故,还是那样的雄伟挺立,巍然屹立,见证着世间风云和时代变迁。

  此外,太平场镇还有郑万一碉楼、漆树湾张家大院、五星园碉楼,每一座碉楼都诉说着一个家族的故事,承载着时间的点滴和历史的变迁。

  一生一世河沙地

  

太平场,一个有故事的小镇

 

  太平场镇雷劈石崖墓群历史悠久,共有崖墓13座。记者 陈姗 摄

  廊桥过后,我们临时改了行程,决定去看看拥有巴渝最早文字的雷劈石崖墓。

  在太平场镇河沙村河沙溪中,有一块重达上百吨的巨石,当地人叫它雷劈石。

  雷劈石横卧在一片乱石丛中,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巨大的棒槌。棒槌从中间整整齐齐断开,一分为二,就好像被炸雷劈开似的。两截石头之间的缝隙相距不足半米,仅能容一个人通过,仿佛两边的人用力一推,就能让它们重新合拢似的。

  据说这雷劈石以前是一个巨石圆球,为遗落的女娲补天石,石球自诩河神,经常兴风作浪,致使下游连年水灾,民不聊生。天神闻之大怒,命雷电将其劈为两半,从此河沙风调雨顺。

  或许是因为这个传说造就了河沙这独特的地理风水,东汉阳嘉二年(公元133年)有崖墓群葬于此,这是南川境内发现最早的古墓雷劈石崖墓群,距今已有千多年的历史,经考证为巴渝地区发现汉字最早的地方,是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崖墓是我国古代南方民族的一种葬俗,古墓都是位于高高的悬崖上,这些崖墓完好无损的连接成群,形成了一个崖墓群体系。又称岩墓、蛮子洞、仙人涧,是古代开凿于山崖或岩层中的墓葬。中国的崖墓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西汉后期开始迅速发展,东汉风行一时,在有的地方一直延续到明清。

  太平场镇雷劈石墓群共有崖墓13座。其中墓1-墓8分布于长100米、宽10米的崖壁上,墓9-墓13分布于河沟对岸崖壁;墓5为正方形,墓门上方刻有“阳嘉二年王犻作直四万”10字,汉隶。“阳嘉”为东汉顺帝年号,阳嘉二年即公元133年。

  也不知道是太平场天然的环境,还是真正印证了这雷劈石的传说,如今河沙村还是有名的长寿村,该村郑会芬老人曾上榜中国第四、西部第一寿星。河沙可谓,一生一世之地,非去不可。

  相关链接

  碉楼“认领”制

  近年来,世人开始注意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碉楼与村落”的人间奇景,开始注重古村落的开发。不过,记者穿行于太平场等拥有碉楼的乡间时,随处看到人烟稀少的碉楼、庄园院落仍旧斑驳陆离,锈蚀破损,楼顶渗漏,生草长树。

  对于当地政府来说,碉楼保护成为一个难题。该项目相关负责人王云中坦言,对于镇政府,大多的财政投入都用于城镇建设和民生基础设施推进,保障基本开销都已经十分困难,如果要对古村落进行整体打造和保护,需要资金几千万上亿元,一个乡镇根本无法负担。由于资金不足,整体碉楼的维修整治只好搁置。

  “守着金碗没饭吃”,一味地上级拨款、财政给钱的模式已经不适用了,面对这么一个巨大的资金窟窿,一味的“等、靠、要”是不现实的。太平场镇开始思考一种新的尝试——托管碉楼,交由民间认领。

  王云中介绍,所谓民间认领就是制定出整体的规划,把更多的民间资金带到场镇古村落建设中,引进业主按照整体规划对碉楼进行投资修缮经营。

  目前,该场镇碉楼“认领”正在积极地招商,已有不少业主有“认领”意向。

相关热词搜索:太平场 小镇 故事

上一篇:我区避暑季揽金11.2亿元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