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矸河探秘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9-01 09:33:37 | 评论:0 | 点击:0

  

  余道勇

  灰矸河峡谷像一位养在深闺的处子,隐秘在天山坪崇山峻岭之中,那深不见底的河谷,被浓密的植被覆盖,更增添了神秘。

  初秋,气温仍高,而雨季尚未来临,正是探秘灰矸河之良机。我们将去穿越一条时空的隧道,去品尝大自然对一切热爱生活者的赏赐。只有热爱生活的驴行者,才可以不断地被眼前的一切美景感动……

  经山王坪驱车到庙坝,然后背上行囊,从村旁公路一侧的羊肠小道走下去,便到了河床底部。乱石堆里,溪水流淌,有螃蟹横行,让人想起村边小溪抓鱼摸虾的时光。但这绝不是村边小溪,而是神秘的灰矸河!走不到一分钟,它便给驴友来了一个下马威——前面一潭碧水,两侧巨石阻挡,人们须蹚水而过。一些还在小心翼翼地踮脚不想湿鞋的菜驴,此时不得不将双脚探入水中。然而,并非那么简单,要过这个小潭,只有一条线路可走,其水深已没过膝盖,其余地方水深均已过腰,而且水浅的那一线,中间又有横石阻隔,稍不慎,就会滑入深水区。老队员早有准备,而新手们,不得不在队友的指导和牵引下,在沁人的凉水中尖叫着小心渡过,企图将湿身的程度和范围降到最小。然而,这只能算小儿科!

  沿着河床顺河而下,乱石穿空,但河床的每一级陡降,水流形成瀑布恰似水帘洞,引得众驴友在水帘内外穿梭,拍照留影。在老队员指引下,有时钻入石缝底部,匍匐穿洞而过;有时紧抓岸边的藤蔓枝条,顺势滑落而下;有时另辟小径,绕过河床,曲折迂回而至;有时还需要借用前面驴友做好的护栏和梯子,踩着石级攀援而下。步步惊心,手脚并用,可谓“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扶膺坐长叹”,落水者有之,滑倒者有之,幸而团队再三强调安全,均无大碍,自得其乐!

  纵观整个峡谷,两侧山体绝壁千仞,怪石嶙峋,绝壁上藤树缠绕,树荫浓密,不见天日。真个是“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树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不觉惊叹大自然如此造化,万物之灵的人类,怎么能不一探其穷?这是人与自然的默契和约定。

  潺潺的水流,时隐时现。倏忽间,水流就不见了踪影。显然,河床下面一定藏着暗河通道。而两侧的悬崖上,甚至绝壁上的小洞口,都有细流倾泻而下,在阳光下如银练般飞舞,飘到你的眼前,变幻成无数水珠,张口可吞,沁入心扉。难怪有驴友多次前来探索,是因为不同的时节有不同的风景。如果是雨后,那些银练就会变成一条条飞龙,壮观得很。当然,如果雨势大,也没有驴友敢冒险前来,所以这道风景,也只能让我们想象。

  河床陡降,也形成深潭。潭甚多,每一处都像一幅画,潭水透明,清澈见底,而彩色的树叶偏偏要去凑热闹。浮在水面上的彩叶,像是贴在玻璃上的水彩画,但那画是动的,像蝴蝶游荡,又像身着彩衣的运动员在镜面上滑行。大小水潭,深浅不一,最深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水深及胸,驴友必须将背包举过头顶,凫水才能渡过。众潭之中,又数一处名为“黑龙潭”的最为引人关注。那黑龙潭,平静如镜,最深处不可探底,水面约百十平方。下得潭来,众男驴友已经受不住那绿水的诱惑,齐刷刷扑通通跃入水中,上演一出“渌水荡漾驴友啼”,哪管长裤长衣,只想做个人间神仙,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然而,最有灵性的,莫过于小青的守望。这小青是一条有故事的青蛇,浑身翠绿,可爱至极,驴友将其命名为小青。据说,多少次有驴友前来,它都会守望在河壁的缝隙里,或者河中央的乱石堆中,成为这里一道固定的风景。人与蛇互不侵犯,和谐共享这个静谧的自然世界。任人们在它的面前摆着各种姿势拍照,小青岿然不动,它的眼睛,始终是褐色而温顺的。如果它被激怒,它的眼睛会变红。我们在拍照的时候,都自觉不用闪光灯,不去干扰它的宁静,而小青,有时也故意吐几下舌头,那神情,似乎向我们扮个鬼脸,打个招呼。也许,这真是一条灵蛇,在此修炼了数百年?

  沿着河谷下行落差约六七百米,步行约十公里,终于带着一身疲惫到达小电站,再往前走,就是更为惊险的后河,一般驴友都不敢涉足,我们也不敢造次,只能从电站处沿着陡峭的山体上行到公路之上。驴友们换好干爽的衣服,沿着“之”字形山路攀爬。刚换过的衣服,再次被淋漓的汗水湿透。气喘吁吁中,终于到达山腰公路,折回起点,探秘之旅才算功德圆满!

相关热词搜索:灰矸河探秘

上一篇:生如夏花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