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5:桃源之外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9-01 09:31:02 | 评论:0 | 点击:0

  

  雷坤强

  两光棍捎回的都市信息,沾上桃源村清爽空气,又经二人夸张篡改,悄然发生裂变。每逢村邻办生期酒,但凡两人在场,必然上演一出双簧。老光棍张方明吼:“北上广遍地是金嘞!”小光棍赵洪强唱:“四川重庆遍地是银!”老光棍张方明又说:“藏在山沟是乌鸦呀,飞出桃源变凤凰。”小光棍赵洪强继续唱:“再守一亩三分地哟,明年还是驴球样。”俩光棍唱和呼应,村邻云里雾里难辨真假,连风先生被问及消息真假也玩太极:“这城里人的事咋说得清?拿刚走的陈嫣丫头说吧,插队时横竖不像金枝玉叶,回城转个身就成了大家闺秀。凡事嘛,亲身经历才有发言权。”

  风先生熟读四书五经,通晓中医五行,又写得一手好字,村中谁家患病或遇红白喜事,号脉提笔之事非他莫属。即便是在解放前,占尽风头的邱老地主也得礼让三分。身为村中德高望重的权威,尽管风先生言辞不够明朗,刚历丧偶之痛的邱老二,还是持宁信其有的心态去了广东。邱老二如何去的桃源村人毫不知情,他头次回村过年的情形,大家却都刻骨铭心。

  那年金佛山天无祥瑞,桃源村蒙受百年难遇的雪灾,霜雪压垮稻草堆和柴房屋,埋葬羊肠路和机耕道。凤河两岸,蔬菜萝卜全烂地头,电桩电线摧枯折腐,人们又过回油灯照明时代。这时的邱老二器宇不凡,出行西装革履,腋下钱夹鼓胀发亮,一副荣归故里的派头。邱老二回村翌日,他钱夹叠满百元钞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这似乎间接印证牛贩子所言不虚,年富力强的后生们不禁蠢蠢欲动,有人将田地送予亲戚打理,诚诚恳恳说:“田地种啥都成,别让它荒废就行。”有人贱卖耕牛作路费,宽慰惴惴不安的妻儿:“多种几分富不了,少耕几亩饿不慌,咱出去挣了大钱,全家都往城里迁。”

  赵羿鸣在刘家镇没白念书,他通过校广播捕捉改革信息,结合邱老二打工发迹,断定进城才是致富出路。除夕团圆夜,赵羿鸣化身小大人,以商量的语气劝赵德海:“爹,您也出去闯闯,邱老二那副衰样,他能打工发财,您一腔正气浑身是力,难不成输他?”土地下放到户至今,赵德海苦心耕耘,已成村里数一数二的好手,别家亩产稻谷五百斤,他种的农田亩产八百斤。但赵晨山进城生死未卜一事,赵德海至今仍耿耿于怀,深感城市如密林老壑,处处布满玄机。赵德海坚信,凭祖传耕作技艺,勤勤恳恳吃苦耐劳,有朝一日终能发家致富。桃源村赵、张、曹、肖四大族,祖辈皆从黔北迁徙而来,起初以狩猎为生,明末山中闹虎患,猎手接连为虎所伤,又有多人追捕逃进古佛洞中的猎物有去无回,后人渐渐认为这是对自然索取过度,方才弃猎务农,潜心种植高山水稻,精心喂养牲畜家禽。

  赵德海思虑良久,吹胡子瞪眼地说:“你个读书娃懂啥!农民离开土地咋成?田土一年年荒,往后再回村,一切都得重来。”“挣了钱就在城市定居呗!”料定山外遍地金银的赵羿鸣不以为然,“桃源村这乡旮旯,回不回无所谓。”赵德海豁然抬高嗓门:“陈嫣插队时讲过,城里人生住筒子楼,死后煅成灰,不撒江海就葬公墓。这不就是死无全尸?到时有家家难回,入土无土安,老子哪天死了,还没脸见列祖列宗!”

  赵德海如此执拗,赵羿鸣只好讲道理:“古人说穷则变变则通,封建思想早该变一变了。故步自封没有出路,你看清朝闭关锁国,君主专制到达顶峰,阻碍生产力发展,结果咋样呢?结果就是走向灭亡。再说出去挣了钱,不想定居城市,随时卷铺盖儿回家嘛!兜里有钱,还怕田地荒道路毁?一切都可以重来!”清朝闭关锁国的历史,赵德海不知其详,但他好歹念过几年书,即使没去过县城,也从镇上的生意人嘴里,多少听闻些城事。赵德海何尝不想进城,抛开赵晨山失踪的心结,对土地和刘芳的感情,他也难狠下心割舍,不能像家业衰败的邱老二,屁股一拍说走就走。赵德海不为劝诫所动,大字不识的刘芳,却帮赵羿鸣使劲撺掇:“他爹,羿鸣说得没错。刨了几辈子地,你见过哪家地里长黄金?放放心心去,该种的地我种,该耕的田我耕,一块也不落下。”母亲刘芳帮腔,赵羿鸣底气更足:“邱老二带回的那叠百元钞,抵咱家种三年水稻咧!娘留在家里干活,种多少算多少吧。”

  母子俩齐心规劝,赵德海实难招架,转过脸数落刘芳:“瞎掺和啥?你一个妇人家,身子原本就弱,哪来精力耕田种地!到时候老子有命挣,怕你没那福气享。”刘芳骤然沉默,赵德海身为当家人的威严,她自嫁入赵家以来,从未想过撼动。偶因生活琐事争吵,即便骂得再狠再毒,赌气两天自然烟消云散,你拿你的锄我挑我的担,把个一亩三分地,耕得热火朝天。赵羿鸣在吵闹中长大,熟悉爹娘性格,此情此景如不斡旋,一场小吵在所难免,急忙转移话锋:“爹不去打工,争个村长当总行吧。您都干八年社长了,论能力有能力,要经验有经验,就差那么一点点野心……”

相关热词搜索:桃源 小说

上一篇:赶“海”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