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了,小河
来源:南川日报 | 时间:2017-03-14 10:13:37 | 评论:0 | 点击:0

  

  王静

  我的家乡在金佛山脚下那山谷里的金山镇。金山镇原名小河。这个名字的由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镇中间有一条清凌凌的小河穿越而过,像一缕纱巾飘在街道旁边。

  我的生长与这条小河相生相伴,与它有着浓进血液里的交集。

  记得五岁那年有一天,我干妈带我和她一起去河里洗衣服。干妈梳着齐至臀部的油黑的长辫子。端着盆里的衣服去河边的路上,我跟在后面一蹦一跳。盯着她的长辫子的尾,听着她哼的歌:九九那个艳阳天……

  那天的太阳真的很好。她坐在河中间的石板上挽着袖子裤脚,拨着清水洗衣。我在河边捡鹅卵石耍。耍一会感觉着被太阳晒热了,就把毛衣脱下来铺在石板上。

  那件妈妈给我一针一针织的红毛衣,被太阳晒后变成了一个硬块。我不懂腈纶线毛衣在阳光下的石板上晒后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件腈纶线毛衣,饱受同伴的羡慕,穿的时候好看又暖和。

  那时的我不懂得弄坏了东西可能被大人打骂,心里没有半点害怕,回到家,把衣服递给妈妈。妈妈没有教训我,后来我又穿上了妈妈一针一线织的花毛衣。是妈妈东拼西凑找的一些各种小团纯毛毛线勉强织的。

  六岁那年的有一天。比我大四岁的姐姐和院子里的其他伙伴要去高山砍柴。我非要跟着她一起去。她很不乐意带我。从出门的时候就开始叫我不去。

  我背着个背篓,背篓的底齐至我脚跟。每走一步,背篓底都打一下我的脚跟。就这样跟着姐姐走到屋后的山腰,姐又认真地叫我不要去。我说你不让我去我就把背篓扔下山。她说你扔。于是我放下背篓,将它横在路上。然后轻轻一踢,背篓真的开始往山下滚。

  一下一下,我们一群孩子看着它越滚越远。姐姐没说我,她急急地跑下山,到了河边才找到了那个对我们小孩子来说又大又重的东西。直到如今,说起那事,姐总会糗我:你小时候怎么这么横啊……

  再大点,在河里耍得更欢了。读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最喜欢和村里的伙伴一起去河里捞鱼。我们把河里的支流在分支处用河沙石块堵住。然后走到被堵的支流下游站成一排守着。支流里的水渐渐流干,里面的小鱼开始钻出来顺着水流往下游。守在出口处的我们用手捧起一条条两三寸长的鱼儿,心里乐开了花。我很笨,有时很久才捧到一两条。

  把小鱼剖了,洗掉内脏;回家找点盐糊在鱼上;在屋东头的土坎上扯几丝韭菜弄断当拌料;找一张南瓜叶洗一下,把鱼放在南瓜叶中间包起来;在屋后头找来几丝棕叶子,用粽叶子丝捆住包着小鱼的南瓜叶。再到河边捡一些河水冲来的树枝烧一堆火。捆好的小鱼被我们放进火堆下面的火灰里。不一会,小鱼就烧好了,可以吃了。

  这样的美食,四五岁的同伴都会弄。我们坐在那里,慢慢地吃。至今,我都想不起有其他的什么美食有那些小鱼的味道迷人。

  读到四五年级,我的家从山脚搬到河边的街上。我开始承担一些家务:每天到河边去拾水冲来的柴给家里烧火做饭。每天用胶桶到河边的一口井里提龙洞水回家淘菜煮饭。从河里过的时候,有时会碰到别人家散养在河里的鸭生的蛋。找不到蛋的主人,谁拾到谁就是主人,我经常会拾到。

  随着日子的流逝,河边的街两旁的房子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垃圾与生活用水都排在这条小河里。我和姐妹伙伴们不再经常到河里去玩耍,一是大了,不贪玩了;二是河水不知不觉失去了当初纯得如玉般的清亮与洁净。

  我的孩子幼年也在河边度过,他几乎从没下河去耍过,我们怕不安全。他也没有吃过用南瓜叶包着烧熟的小鱼。现在的河里很难看到鱼。有鱼我们也不太敢让他去捞来吃,怕这样的河里长的鱼吃了不好。

  如今,我与幼年时候的伙伴各奔天涯,从没相聚过。不知道她们的梦里,是不是和我一样时常有那条清亮的小河。

  我想你了,小河……(编辑王静)

相关热词搜索:小河

上一篇:我热爱这样的场景(外二首)
下一篇:最后一页